小说连载:出尘(一三三)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4日讯】五一节是我和璐璐单独过的。爸爸最终还是登上了去庐山的火车。整个五一节,我都盼望妈妈能回家和我们团聚,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消息。

“还是托孙军问问吧,”璐璐说。“也许他能帮咱们打听打听里面的消息。”

“等上了班以后吧,”我说。

5月8号,璐璐下班的时候带给我一个坏消息说拘留所向北京市局报送了一份劳教名单,妈妈的名字也在上面。

“为什么报劳教?”我问璐璐,“爸爸不是关了一个多礼拜就放出来了吗?他们做的事儿也没什么区别呀?”

“我也问孙军了,他说第一、妈妈是第二次被拘留了;第二、丰台分局原来有个副局长,对法轮功非常了解,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爸妈被关了几次也没挨打的原因。市局对这个分局长很不满意,说他镇压不力,就把他撤了职,新上任的这个副局长可能是想表现表现吧。”

“哎,”我叹了口气说,“用法轮功人的血去染红他的顶戴。”

“别太担心了,老公,”璐璐说,“报劳教是第一步,市局批不批还不一定。妈不会有事儿的。我让孙军再帮我盯着点儿。”

“但愿如此吧,”我说。

整整沉寂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和海外的功友取得了联系,开始在网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妈妈仍然没有确切消息,孙军在不停地托人打听,每个人告诉他的都是完全不同的结论。

“你们也别着急了,”我和璐璐请孙军吃饭的时候,他对我说,

“市局里现在也没主意,我听一个朋友说他们等著中央的政策呢。法轮功这个事儿啊,现在越闹越大,而且这段时间太敏感。5月11号是你们老师生日,5月13号是你们老师第一天开始出来传法的纪念日。我听说好像你们还把13号这天定成‘世界法轮大法日’了是吗?”

“是啊,你们这些朋友消息还挺灵的,”我说。“除了中国,其它有法轮功的三十多个国家那一天都要搞庆祝活动的。”

“他们公安里有人天天不干别的,就盯着你们的网站看。法轮功这事儿呢,现在谁也不敢作主,我那些朋友明著告诉我,‘只要没打死人的,都可以往外捞。就法轮功不行。’我现在也没辙了。”

※※※
那一段时间,明慧网除了刊登一些弟子交流的文章外,大量报导了美国各州,加拿大、欧洲以及亚洲的“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2000年5月22日,明慧网发表了一首李洪志先生写的七言诗《心自明》。这是自从镇压开始后,他写给弟子的第一篇文章。虽然他并没有在文章中透露任何详细而具体的内容,但是时隔十个多月,我们终于又听到了他的声音。

(第十九章完)

(待续)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又是一个星期没有父母的消息,中间姐姐又往里面送了一次衣服。星期五的时候,我正在公司参加一个管理方面的培训,忽然接到父亲公司一位姓魏的主管的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被释放了,问我可否去见一下他
  • 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张斌在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看一份文件。陈薇低声问我,“你没事儿吧。”
  • 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希望我出事,就像我也不希望我的父母也被关进去一样,不过我非常敬佩那些有勇气说真话的人,他们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 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 你们都知道《圣经》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天堂,邪恶的人会下地狱。其实每一种真正的正教都叫人做好人。法轮功要求修炼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炼。我们尽量使自己的说话做事都符合这三个字的要求
  • 我和璐璐站在潭柘寺的正门前,请璐璐的两位瑞典朋友给我们合了个影,我让他们一定在取景时照下我身后墙上的八个字“法轮常转,佛日增辉。”
  • 我们报了父母的名字后,这个小伙子说“好像有点印象。”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本,查了一会儿说,“一个关在了24仓,一个是14仓,都是十五天拘留。”
  • 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 丹顶鹤又叫“仙鹤”,它的身影翩翩、姿容华丽,给予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印象,尤其在日本积雪盈尺的北海道里,更觉出尘脱俗。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我和璐璐结束打坐睁开了眼睛,相视一笑。“璐璐,”我说,“我刚才打坐的时候忽然间明白个事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