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三四)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5日讯】第二十章
6月6号那天,我早早下班回家,看到璐璐居然已经到家了,正在整理我们的房间。

“回来得这么早,”我说。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璐璐问我。

“今天?”我故意装糊涂,“很普通的日子啊。”

“这段时间不顺心的事儿太多,你都忙糊涂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周年啊。”璐璐说。

“哦,”我装作恍然大悟地说,“你给我买什么礼物了?”

璐璐盯着我看了几秒钟,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我接在手里掂了掂,又晃了晃说:“让我猜猜是什么啊……看我猜得对不对。”我一边说一边拆包装。

“哈!”我说,“让我猜着了。谢谢老婆。”

盒子里放的是一双精美的意大利皮鞋,份量很轻,皮质十分柔软。

“穿上看看合不合适,”璐璐说。

“等会儿啊,”我一边说一边笑着从电脑包的前面拿出一个小礼品盒。

“老公,”璐璐说,“我说你不会结了婚就把老婆丢到脑后了嘛。”

璐璐把包装打开,里面是一块瑞士手表。我把表拿出来戴在了璐璐的左手上。

“老婆,喜欢吗?”

“嗯。”璐璐点点头。

“你知道吗?夫妻和男女朋友之间买礼物,都得买领带啊,腰带啊,项链、戒指、手表什么的。要带上或穿上后能形成一个环,这样就把对方拴在里面了。你给我买了双鞋,我要是穿上跑了怎么办?”

璐璐抓住我的胳膊夸张地说,“我看你能往哪里跑?”

我低头在璐璐的脸上亲了一下说,“老公去哪儿都把璐璐拴裤腰上。”

“老公,”璐璐靠在我肩膀上说,“小马又出差了。我把公司的车开回来了,咱们晚上出去吃饭吧。”

“好啊,”我说,“去安贞桥旁边儿的玫瑰坊吧,那儿的狮子头和冰鲜黄鱼都特地道。”

“我换一下衣服,”璐璐说,“你就穿这双新鞋去吧。”

“我还是穿旧的吧,”我说,“这么昂贵的皮鞋,一会儿开车再把它窝了。”

“穿新鞋吧,” 璐璐说,“一会儿我来开车好了。”

璐璐正在换衣服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帮我接一下,”璐璐说。

“喂,你好……孙军啊,你好……说吧,……是吗?!多长时间?……一年?……好,知道了,谢谢你啊。”

我挂了电话,璐璐探询地看着我,小心地问:“是妈的事儿,是吗?”

“嗯,”我低下头说,“孙军说市局里给妈批了一年的劳教,最近两天就要送到下面去了。”

※※※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五一节是我和璐璐单独过的。爸爸最终还是登上了去庐山的火车。整个五一节,我都盼望妈妈能回家和我们团聚,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消息。
  • 又是一个星期没有父母的消息,中间姐姐又往里面送了一次衣服。星期五的时候,我正在公司参加一个管理方面的培训,忽然接到父亲公司一位姓魏的主管的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被释放了,问我可否去见一下他
  • 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张斌在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看一份文件。陈薇低声问我,“你没事儿吧。”
  • 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希望我出事,就像我也不希望我的父母也被关进去一样,不过我非常敬佩那些有勇气说真话的人,他们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 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 你们都知道《圣经》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天堂,邪恶的人会下地狱。其实每一种真正的正教都叫人做好人。法轮功要求修炼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炼。我们尽量使自己的说话做事都符合这三个字的要求
  • 我和璐璐站在潭柘寺的正门前,请璐璐的两位瑞典朋友给我们合了个影,我让他们一定在取景时照下我身后墙上的八个字“法轮常转,佛日增辉。”
  • 我们报了父母的名字后,这个小伙子说“好像有点印象。”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本,查了一会儿说,“一个关在了24仓,一个是14仓,都是十五天拘留。”
  • 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 丹顶鹤又叫“仙鹤”,它的身影翩翩、姿容华丽,给予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印象,尤其在日本积雪盈尺的北海道里,更觉出尘脱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