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三七)

扬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8日讯】星期一上班的时候,张剑忽然跑过来小声问我,“杨帆,你妈妈关在哪里查出来了吗?”
我摇了摇头,“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们大学有个同学和我住一个宿舍,他爸爸原来好像在公安部干过,现在退休了也在当律师。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

“好啊,”我说,“你能帮我打个电话吗?”

两天以后的中午,我们一家四口人开车来到了团河劳教所的门前。
张剑帮我找的那位姓杜的律师在退休前曾经在公安部里做到三级警监,他陪着我到了陶然亭附近的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一个姓张的警官接待了我们,他看在律师的面子上帮我查到了妈妈的下落,并打了个电话给劳教所,告诉他们安排一下家属探视。

我们站在劳教所的铁门外,阳光没有遮拦地照在身上。不远处有一大片庄稼地,几个穿着蓝色囚服的男犯人一边浇地一边打打闹闹。
自从读了李洪志先生的文章后,我和其他功友一样,感到前途一片光明。一个多月来不安与焦虑的心情一扫而空。

大铁门慢慢打开了,走出来一位年轻的女警察。她让我们和她一起进了院子里的一个大房间。那是一塑公室,里面坐着七八个警察。

“你们拿的是给她的东西吗?”女警察问。

“对,就是几件夏天穿的衣服,还有几件秋天穿的衣服。”我说。

“衣服不让送啊,我们这儿发衣服。”女警察说。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身体还好吗?”爸爸问。

“身体还行,思想比较顽固,”女警察说。“如果不是张警官打电话来,根本就不该安排你们会见的。”

“谢谢您了,”我说。

“我问你们一下,”女警察说,“你们中间有谁也炼法轮功吗?”

“会见前还要审查思想啊?”我说。

“别兜圈子,”旁边一个中年女警察说话了,“听这意思你们就炼,对不对?赶紧都回去吧,炼法轮功的都不让见啊!”

对面的年轻女警官面露难色。

“为什么不让见?”姐姐问。

一个中年男警察从里屋走出来倒水。

“没什么为什么,就这规定!”中年女警察说完转头叫那个出来倒水的警察说,“许科长,这儿有几个法轮功,还想会见里面的家属。”

那个许科长转过身来满脸怒气,嚷嚷着,“快出去!快出去!法轮功还敢往这儿跑!”

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才看我们第一眼就火气冲天,就说“我们是来会见家属,劳教管理委员会的张警官让我们来的。”

“我告诉你,” 许科长嚷嚷着说,“他要是知道你们炼功,根本不会让你们来。法轮功不许会见家属,听见了吗?这是规定!”

“能让我看一下这个规定吗?”我说。

“你少废话啊,” 许科长表情凶恶地说,“赶紧给我走!”

※※※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我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回家问候一下爸爸,也问问他是否收到了妈妈的劳教通知书或者探视通知。转眼一个多星期过去,妈妈仍然音信全无。我甚至不能确切地知道她到底被关押在北京的哪一个劳教所。
  •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出门。璐璐下了点面条,我们就著冰箱里的剩菜草草吃完。太阳落山了,屋子里的光线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来。我们仍然沉默地坐着。“老公,” 璐璐先开口说道,“其实这也算意料之中吧。”

  • 第二十章6月6号那天,我早早下班回家,看到璐璐居然已经到家了,正在整理我们的房间。“回来得这么早,”我说。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璐璐问我。
  • 五一节是我和璐璐单独过的。爸爸最终还是登上了去庐山的火车。整个五一节,我都盼望妈妈能回家和我们团聚,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消息。
  • 又是一个星期没有父母的消息,中间姐姐又往里面送了一次衣服。星期五的时候,我正在公司参加一个管理方面的培训,忽然接到父亲公司一位姓魏的主管的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被释放了,问我可否去见一下他
  • 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张斌在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看一份文件。陈薇低声问我,“你没事儿吧。”
  • 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希望我出事,就像我也不希望我的父母也被关进去一样,不过我非常敬佩那些有勇气说真话的人,他们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 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 你们都知道《圣经》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天堂,邪恶的人会下地狱。其实每一种真正的正教都叫人做好人。法轮功要求修炼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炼。我们尽量使自己的说话做事都符合这三个字的要求
  • 我和璐璐站在潭柘寺的正门前,请璐璐的两位瑞典朋友给我们合了个影,我让他们一定在取景时照下我身后墙上的八个字“法轮常转,佛日增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