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13)

弱水三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4日讯】

轻轻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倒在床上,不过眼睛仍睁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愿意再玩这种猜心的游戏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宝宝,捏它一下还会发出〞I LOVE YOU”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我是被穿透窗户的阳光照着醒来的。看看手表,也不过七点多而已。系在窗边的风铃轻轻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多好的天气。我懒懒地躺着不想起来,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阳光。

小田、小P、学长都还睡得很香,于是我轻手轻脚地起床梳洗,一切都就绪后,我又回到房间看漫画。

不知道小田哪时起床的,穿着背心短裤拖鞋进来,然后一副懒人状地又倒在床上,笑着说:“你起来啦?”“对啊。”

他慢慢摸著去刷牙洗脸换衣服,小P和学长仍然在睡。着装完毕,小田说:“那我们去看电影吧。”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仿佛被外星人抓去做实验,凭空消失了一段时间似的。
       
回到学校,室友们对我一脸沮丧的样子感到很困惑。不是很开心地出门吗?怎么回来的时候却垂头丧气的?

我无奈地告诉她们小田心里容不下别人的事实,她们听了也都颇为讶异,不太能够相信竟然有人在分手了一两年后,桌上还放着旧情人的照片。除非,他真的用情至深。

大四上,我和小田各忙各的,见面机会不多,可是他有时还是会抽个空约我出去。

中秋节快要到的时候,妈妈提醒我那天要回新竹的外婆家。其实我每次回新竹,都有股冲动想去找他,可是他多半不在。但我想中秋节那天他应该会回家吧。

果然,后来和小田通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那天可以去他们家的店里找他,还给了我店里的电话。小田家里是卖电脑的,每次一回家都会被抓去看店,没什么自由,所以他并不是很喜欢回家。再则,小田和他父亲之间似乎也有点不和。

到了中秋节那天,回到外婆家,我拨了通电话到小田店里,是他接的。他嚷着说都没有月饼可以吃。我就笑说:“那不然待会儿我帮你偷几个过去吧。”

要出门之前,妹妹站在门口,带着奇特的笑容说:“姊姊,你要去找姊夫啦?”小田和家里的人几乎都讲过电话,大妹要考试他打来问是否需要他的帮忙,二妹住院的时候他也打电话来表示关切。任凭我说破了嘴,也没人要相信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我慢慢地散步到小田家的店附近,找著了他店里的招牌,便推门进去。他正帮忙客户修理电脑,好像有点忙不过来的样子。

“嗨,你在忙吗?”我走到他旁边,轻轻打了声招呼。

“你来啦?等我一下。”他抬起头笑了一下,又继续低头忙着。

“呃,如果你在忙的话,那我先回去好了。”

“不会啦,你等一下喔。”

我就站在旁边看他修电脑,想帮忙也无从帮起。

客人带了一个小女孩来,小田边忙还边不忘逗她玩,嘻嘻哈哈的很是自得其乐,客人在一旁也笑了。

好不容易修好后,客人要离开时,跟身边的小女孩说:“跟叔叔阿姨说再见。”“叔叔阿姨再见。”小女孩仍旧淘气地笑着。

小田嚷着:“不行,不叫哥哥就不让你走!”真是的。

客人离去后,小田这才喘口气,指指里面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说:“这我爸;爸,这我同学。”

“伯父你好。”

“你好。”小田的父亲以一种开朗而宏亮的语气说:“没想到浩伟还交得到女朋友。”

啊?显然这样贸然跑来容易招人误解,不过我并不因此而觉得尴尬,反而笑着对他父亲说:“不会啊,他有好多女朋友耶。”从某个角度来说,我也并不算是乱讲。

“你…!”小田听了我的回答,吓了一跳。

“哈哈哈..这一点一定是遗传到我了!”伯父大笑了起来。

“你也是清华的吗?”伯父问我。

“不是,我是政大的。”

“什么系?”

“我念会计。”

“不错啊,将来做生意说不定还要多靠你帮忙了。”

“啊..没有啦。”讲得我都有点汗颜了。

我倒是觉得小田的父亲十分和气,人也蛮开朗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和呢?

“浩伟,你出去买点东西给人家喝吧。”伯父吩咐著。

“嗯。”小田转头看看我:“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

出了店门,小田忽然说:“你好可恶。”

“为什么?”

“下次我也要跟你妈说你有很多男朋友!”天啊,真会记恨,呵…

“你为什么不喜欢你爸?我看他人蛮好的啊。”我好奇地问。

“他对我的朋友都很好啦,可是你们又没看过他在家里的样子。”

“是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买了饮料回去,我们在店里看电视,HBO 正播映史蒂芬席格的‘魔鬼战将I ”,真是超乎常人的神勇,如果有这样的男朋友,我想一定会很有安全感吧。那时店里人不多,我们就坐下闲聊了好一会儿。

“噢,对了,你的月饼。”我微笑着把月饼递给他。

“啊,谢谢..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耶..”他一脸感激的表情,真好玩。

坐了一会儿,小田的弟弟妹妹都出现在店里了,好不热闹。后来小田问我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我点点头,出去逛逛也好。

我们到附近的庙那儿散散步,这个地方经常在表演野台戏,从小到大我不知道来过几次了。事实上,在我懂事以前,一直都住在外婆家的。

后来小田送我回去的时候,我要他在路口就停下来,不然等一下被一大堆亲戚看到的话,我就有得解释了。

我忽然有种很有趣的想法,也许我和小田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面也说不定。假设真有这么巧的事,那么当时擦身而过的彼此,大概不会想到长大之后还会见面,甚至变成好朋友吧?

有趣、充满了不确定性,这就是人生。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田载我到南寮海边的夜市,那时已经十点多了,却正是热闹的时候。我们买了烤鱿鱼和饮料,到堤岸边去吃。因为没有什么灯光,要爬上那狭长的河堤,可真得小心点。
  • 小田的眼神移向别的地方,不看着我:“不然要放在哪里?就这么摆着没换嘛。不然你说要放谁的?”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