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14)

弱水三千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4日讯】

有那么一次,小田上台北找我,然后我们一起坐火车回家。碰巧是下班的尖峰时间,整个车厢里都挤满了人,站都站不稳,小田让我勾着他的手。我笑着对他说:“我的毕业照洗出来了耶,同学都说看起来很贤慧…”小田一脸的不相信,我只好说:“好吧,重点是〞看起来〞啦。你要看吗?”“好啊。”

我从皮夹中掏出一张学士照给他看,他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这张外星人的照片要带回去研究研究。”老实不客气地把照片放到自己的皮夹里。

我看着他,不能理解他这动作到底是啥意思。反正,小田经常让我陷入一团迷雾之中。

某个假日,小田问我要不要下去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他只是觉得蛮久没见面了,所以才会来找我。

那一天依照惯例,我到了之后,先拨了通电话给他,告诉他我到了。然后我蹲在车站旁的一根柱子边,专心地看着我的口袋书打发时间。看着看着入了神,竟不知道小田什么时候来的,他也没出声,就蹲在我的旁边瞅了我好一会儿。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转头,忽然看到他就蹲在我的旁边,吓了我一大跳。

我抱怨地说:“你什么时候来的?每次都这样,吓死人了!”

我们上五指山去玩。一进入山区,秋老虎的闷热不见了,皮肤感受到山的沁凉,放眼望去,四周一片翠绿。

小田把车停在一处,然后我们开始爬山路,走了几层阶梯之后,我就有一点喘喘的。

“小茜小姐,你上学期登山课修假的啊?”小田觉得好笑。

“你看我的成绩不就知道了?”勉强及格。

“那你还行吗?”

“行啦行啦,没问题!”开玩笑,要是真的这样就不行的话,那我也未免太逊了。

爬了一段路,发现某层阶梯旁的小台地,矗立着一座庄严的观音像。那时我虽还不是很虔诚的佛教徒,但不知为何,一见观音心中就感到平静安详。

我走上前问讯行礼。小田很好奇地跟了上来:“你许了什么愿吗?”“世界和平啊。”我是说真的哟。

走到另一座岩洞形成的庙前,小田说要合照。虽然我们一起去玩了很多地方,可是我们的合照用一只手的指头都可以数得出来。因为小田的相机太复杂,很难请别人帮忙。

小田小心翼翼地调好光圈、距离后,我们就在相机前,等著那一声〞喀擦〞。没想到照下去的时候,刚好有一个小男孩经过,不偏不倚地挡住了镜头。

“好可恶喔!”小田差点冲过去把那个小男孩扁一顿。我想如果方才挡住我们的是小女孩的话,他一定不会那么生气的。

五指山这一带有许多庙宇,小田好像都蛮熟的,来过很多次的样子。(是啊,这里是新竹嘛,怎么可能会有他没去过的地方呢?)

到了一间供奉盘古的庙,小田说:“这庙是拜盘古的。”“乱讲。”我随口回答,直觉地不相信他。

“你你你…你看看那上面写什么!”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盘古庙’三个大字映入眼帘,还真的是咧!我赶紧一本正经地双手合什向盘古道歉。

然后我们又到别处参观。在某一间庙前,正好看到一个乩童手舞足蹈著,拿刀砍著自己的身体,不知道是被哪位‘神明’给附了身,身后还跟了一大群信徒。

我和小田坐在一旁的阶梯上看着。我啜了一口手中的柠檬红茶,不经意地说:“他们真的相信啊?”

小田吓了一跳,连忙捂住我的嘴:“你怎么讲那么大声,不怕被打啊?”

“其实,那是不是真的,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小田说:“神明的力量其实来自于祂的信徒,信祂的人越多,祂的力量自然也越强大。”

小田对事物一向很有自己的看法,有时也颇能给我一些启发。

“你要不要吃棉花糖?”小田忽然问我。

“好啊,好久没吃了。”

我们向庙前的摊贩买了两只棉花糖,小田不一会儿就把它解决了,我却还在那儿磨磨蹭蹭地慢慢舔著。

忽然,小田趁我不注意,把我的棉花糖撕下一大块。我嚷着:“后!怎么可以抢人家的棉花糖吃啦!”

“好啦好啦..ㄚ..”他作势要我张嘴,然后把棉花糖放到我嘴里:“还给你不就行了!”

不久之后,午后的山区下起不算小的雷阵雨。我们到庙里躲了一会儿,始终不见雨全停,于是打算等雨稍微小一点,就启程下山。

等雨小了一点,我们坐上摩托车出发,小田这回抄了一条小路,并不比较近,但是车比较少。我望着前座的他,心想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我和别人真的没有不同之处吗?

“我要喝饮料。”小田说。我伸手把刚买的饮料递到前面去,却兀自发起呆来。

也许吧..也许我的确是个没原则的人。只是我就是不忍舍弃这点小小的幸福,不知道我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我和小田之间的关系。

小田不知怎么了,有点疯疯的,仗着路上没什么人,大声而放肆地喊著:“喔呵呵呵..我可是世界第一的白鸟丽子呢!”

那阵子卫视中文台正好在重播‘白鸟丽子’,小田觉得那个丽子很可爱,常常在模仿她。

嗯,我也不知道我想的对不对,我总觉得在小田开朗健康的外表下,其实总是在压抑著些什么。这从他寄给我的一些信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快乐,很可能只是一种假象。

所以啊,今天难得有这种让他放声大喊的机会,他自然要好好宣泄一下心中的不快了。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轻轻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倒在床上,不过眼睛仍睁得大大的。我想把所有的事看清楚,不愿意再玩这种猜心的游戏了。我抓起床上的兔宝宝,捏它一下还会发出〞I LOVE YOU"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睡着了。
  • 小田载我到南寮海边的夜市,那时已经十点多了,却正是热闹的时候。我们买了烤鱿鱼和饮料,到堤岸边去吃。因为没有什么灯光,要爬上那狭长的河堤,可真得小心点。
  • 小田的眼神移向别的地方,不看着我:“不然要放在哪里?就这么摆着没换嘛。不然你说要放谁的?”
  • 小田是个最最标准的水瓶座,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一开始我还不太能够理解他的思考模式,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颇有趣的。不知不觉,我的个性竟然渐渐被他影响,连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到了,这使我讶异不已。
  • 后来天色渐暗,我想我该回家了。小田送我去坐火车,还帮我买了车票。我掏出零钱包,想付他票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