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16)

弱水三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5日讯】

我忽然觉得,往屏东的路好长好长,远得我无法承受。心中的郁结,几乎让我呼吸困难。好想赶快下车,离开这个地方。

到了恒春,已经九点多了,我们赶紧去找落脚处。小田还有个怪僻,一定要找‘旅社’,叫‘宾馆’的他就不要,不知道他在意这个做什么。

找了一间看起来还蛮干净的小‘旅社’,我们先把行李放下。小田说:“租摩托车去夜游吧。”“好。”

到了附近的租车行租车,店老板还很热心地告诉我们一些路线,并叫我们小心一点,别迷了路。小田指指我说:“对啊,尤其是她,很笨的。”真是过分!

恒春的柏油路宽广而平整,可是没有路灯,也很少有别的车。道路的两旁,是一个个的坟塚。摩托车的前车灯照着前方,什么都没有,唯见一条无尽头的长路。

“你会不会怕啊?”小田好奇地问。

“不会啊,有什么好怕的?”本来嘛,有什么可怕的。

“你知不知道路的两旁是什么?”

“坟墓啊。”

小田笑了起来。

其实,跟鬼比起来,我倒觉得人更可怕。我不担心这时会不会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反正我向来问心无愧。可是如果出现了一群毫无理性、随便砍人的飙车少年,那才是真的令人心惊呢!

骑到了一个叫‘出火’的地方,小田把车停在路边。路旁有一大片空地,不少人围成好几个圆圈,蹲在地上玩火。原来,这块地的下方有瓦斯,打火机一点就燃烧起来了。

小田是第二次来这里,我则是第一次。从马路边要走到大家玩火的地方,有一点点距离。不过四周一片漆黑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晓得前方有火光,火光旁有人。

“喂..你不要笨笨地跌倒了喔,小心一点!”前方的小田转过身来对我喊著。

“知道啦。”

到了那儿,我很好奇地蹲下来看,并学着大家拿起地上的木枝对着前人挖的洞戳啊搅啊的。我们借了别人的火把这儿点燃,冒起一簇火花,映得脸上一亮一亮的。

玩了好一会儿,我们站起身来,抬头一看,赫然发觉恒春的夜空干净的惊人。大大小小的星子在天上闪啊闪的。自从暑假到澎湖毕旅后,我就再也没看过这么多的星星。

“哇!好多星星!”我惊叹了起来 。

“对啊。”小田望着星星,微笑着。

南台湾的十二月,并不冷冽,是温柔的冬天。即使这么晚了,也没有刺骨的寒风。

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我们打算离开了,想到恒春古城去看看。城墙多半已被破坏,只留下四个城门,看似历尽沧桑地矗立在那儿。爬上残余的城墙,我坐在上面呆望着星空;小田则四处〞探险〞,认真地不知在研究些什么。

回忆至此,我发现每次都是这样的-

我,停留在一处,望向我觉得美丽的地方。

他,静止不下来,四处探寻搜索,任何事都新鲜、任何物都有趣。

我就待在那儿等他回来。

好好笑,忽然想起了‘风筝’这首歌,小田真像一只风筝。

土地踏实平稳,自有其恬淡安适的乐趣。但当地见着了四处游荡的风,却又止不住地欣羡起风的自由、忍不住爱上它的不安定。最后只有把自己化为尘土飞砂,才能跟着风四处遨翔,直到风停了下来,尘砂落地,等待着下一次的风起…

宛如沉稳的地的我,等得很辛苦,但我并不是全无所得。

看看表,十二点多了。

“回去休息吧。”小田跑回来说。

“嗯,时间差不多了。”我跟着他站起了身。

回到旅馆,我觉得好困。照例还是我先进去盥洗,出来之后换他进去。我摊在床上看电视,小田不时地从浴室里跟我说一些什么,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最后,一不小心睡着了。

“…你说呢?”小田不知问了什么,许久不见我出声,就嚷道:“小茜,你睡着了啊?”“Hun…?”我勉强睁开双眼,一脸困惑,如在梦中的眼神。

小田从浴室里出来,见我抱着棉被一动也不动,便过来摇我:“起来起来,怎么这么早就睡了?”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角色对换了。

“好啦。”我打起精神和他一起看电视、聊天。后来实在太晚了,便关灯就寝,这下倒换我睡不着了。我翻来覆去的觉得很难受,失眠实在不好玩。我索性起身坐一会儿。没想到小田也没睡着:“哇!小茜,你不要忽然起来嘛,吓死我了!”

“会吗?”

“不信你先躺下。”

“嗯?”

我躺了下去,换小田起身坐着。房间暗暗的,分不清谁是谁,只见小田的影子立在眼前,好似一缕幽魂,感觉真的十分诡异。

“啊..真的蛮恐怖的。”

“你看,快睡觉吧。”

“好啦。”我只好又躺下去试着入睡,后来意识逐渐模糊,可是我知道自己睡得很不安稳。

迷迷糊糊中,我好似听到小田的声音,轻轻唤著:“小茜..小茜..”

“什么?..”我不太确定是梦还是现实。

“你怎么睡到那里去了?”小田轻声地说。

我这才发现不是梦,我不知道怎么睡的,整个人远离了床的中心,靠着墙壁。

“过来过来..”小田的语气像是在召唤着迷失的孩子。我睡回原来的位子,小田温柔地拍拍我的头(其实我觉得很像在摸小狗)。我忽然觉得很安心,不一会儿我又睡着了。

待天亮,我睁开眼睛,小田还是早已起床。那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圣诞夜。但是在这纯朴的地方,我感受不到什么圣诞节的气氛。

我们骑着昨天租来的摩托车,沿着海岸线走,每遇到一处美景就会随兴地停下车来逛逛。

这里满山遍野的牧草看起来是如此的青翠,令人心向往之。不时还可以见到三三两两的牛群、羊群低头嚼著青草。

我喜欢这种没有建筑物遮蔽视线的感觉,我喜欢一望无际辽阔的草原。

忽然,下起了半大不小的雨。我们把车停在一座小庙边躲雨,顺便吃早餐。我啃著硬硬的便利商店面包,望着庙后一大片嫩绿色的草地。奇怪,一点都没有冬天的感觉。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学期小田寄来的信件,有些时候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某些问题。也许他开始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会跟我说一些心里的话。而我也都尽我所能地帮他,回信经常都是一封封长篇大论。
  • “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 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 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 这个暑假似乎特别炎热漫长,不知道要怎么打发好。本来和阿惠约好了要去九份住一天,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只有两个女孩子去那里多危险啊!”而取消了。好可惜,少了一次出去散散心的机会,有点郁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