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17)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5日讯】

不一会儿,天空乍然放晴,于是继续了我们的行程。

来到七孔瀑布,我们把车停在山脚下,爬阶梯上去观瀑。并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倒真的有好几个孔。

“ㄟ..你也是用这种单眼相机喔?麻烦你帮我们两个照一张。”一个中年男人请小田帮忙。

“好的。”小田接过相机,帮那个中年男人和他搂着的女人照了一张。

“我的相机喔,不知道怎么搞的,才刚花了一万多块买的耶,却老是出问题,你帮我看一下好不好?”原来照完还没了事,那男人好像还想多抬抬杠。

“噢..好..我看一下。”小田无奈地对我笑了一下,就接过相机和那人研究了起来。他就是这样,总是不懂得怎么拒绝别人。

我把行李放在石头上,干脆一个人去攀登瀑布。蛮陡的,有一点恐怖,幸好我的布鞋抓地力不错,不然实在很有可能掉到河里变成落汤鸡。我卖力地爬上去,想瞧瞧〞孔〞里的究竟。后来一看,觉得自己真是无聊,孔里当然是水啊。

我从瀑布上往下望,那两个男人还在吱吱喳喳个没完。而那个女人则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一副乖乖的小女人样。我本来想过去和她聊聊天,忽然发觉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难道叫她也跟我像猴子一样的爬上爬下吗?想想还是算了吧。不过看她就只能坐在旁边枯等,有一点同情她。

后来小田和那个中年人实在讲太久了,我索性坐在他们旁边的石头上老实不客气地瞅着他们。一向很有礼貌的小田,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最后那个男的总算是放过他,要起身告别了。

“喂!你刚刚都不救我!”小田又抗议了起来,就像鹿港的那一次。

“救你干嘛?我看你和他聊得蛮投缘的啊!”我促狭地笑着。

“你!”小田又好气又好笑。

“依你看,刚才那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小田忽然问我。

“夫妻吧。”我想都没想地回答。

“为什么?”

“为什么..”我想了想,还真不知道我为何这么肯定:“年纪都那么大了啊..”我说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好笑的理由。

“那可不一定耶,”小田一脸不赞同:“那你想别人看到我们两个会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愣了一下,随即敷衍地说:“朋友啊。”心想‘原来你也会觉得我们两个的关系怪怪的,我还以为你是世纪末仅存的一只恐龙呢’。然后径自往前走,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小田在一颗石头前站住脚,很兴奋地说:“过来看,化石耶。”我走近一看,似乎是某种贝类的样子。原来不知几千几万年前,这座山还在海里呢!一股沧海桑田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田顺手捡了地上另一颗石头对着那化石敲了敲,敲下一小块递给我:“很有趣吧,让你带回去做纪念。”

离开了七孔瀑布,我们继续沿着24号省道前行。

到了佳乐水,我们把摩托车停在路旁,走近海边的沙滩。海风很大,浪一阵阵猛烈地打来。有时站得离海面太近,还会被突来的大浪给吓一跳。

小田拾起地上的树枝,在沙滩上用日文写了一个大大的‘笨蛋’,我则恶作剧地在前面加上‘乱马’,小田不甘示弱地把它画掉,改成‘小茜’,幼稚得不亦乐乎。

离开了海边,骑到了一个名为‘风吹砂’的地方,果然地如其名,我们真正领教了恒春著名的落山风,风砂大到把人的脸都打痛了,眼睛也几乎睁不开。虽然近海处栽满了林投,却仍是挡不住阵阵袭来的强风。

“我想吃烤蕃薯。”小田忽然说。

“好,你等一下,我去买给你吃。”

我跑到小贩那儿买了两个烤蕃薯,然后和小田就这么蹲在围墙后躲著风吃。小田把自己的吃完以后,又偷咬了我的一大口。“你很诈喔~”我们边吃边玩闹着。

沿着海岸线一路游玩过去,最后绕了个圈回到恒春。我们先把租来的摩托车牵到租车店归还,然后整整行李打算到客运站等公车回高雄。

还没走进售票处,就有野鸡车的来拉人,说再两个人就可以开车了。虽然好像有点不保险,不过基于时间和金钱上的考量,我们还是接受了。

上了那辆小客车,他们放录影带给乘客看,是钟丽缇和郑伊健演的‘美人鱼’。我们斜靠在坐椅上,看着电视打发时间。

“喂,美人鱼怎么说?”小田忽然问。

“嗯,beauty fish 吗?”我随口胡诌。

“不是啦,乱讲,是mermaid 。”他纠正我。

“噢。”

剧中的那只〞美人鱼〞一直想要和男主角接吻,可是想尽办法都不成功,最后终于因为时间地点都对了,两人就顺其自然地接了吻。

“你有没有和人接吻过?”小田劈头就是一个让我吃惊的问题。

“没有…”

“连和你以前的男朋友也没有?”他质疑。

“我又不是很喜欢他,所以…”

“是喔?”

‘小田一定有经验!’我这么想着,忽然莫名其妙地有点不悦。

戏演完了,离高雄仍有一段距离。他们换了一卷猪哥亮的餐厅秀。看着看着,我靠着他睡着了。

到了高雄市区,天都黑了,路上行人熙来嚷往地好不热闹。啊..当然,今天可是圣诞夜呢!

本来打算在火车站附近下车的,谁知弄错了地方(好吧,我招了,是我的错 :P)。我们在一家百货公司前下了车,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进百货公司找洗手间。

那家百货公司布置得金璧辉煌,搭配着一株株的圣诞红与柏树,充满了欢愉的气氛。

我们搭电扶梯上楼,小田望着main floor的那些化妆品专柜,很不以为然地说:“这些人还真有钱啊,到百货公司来买东西。”我知道小田一向对这类地方没有兴趣,我甚至觉得小田在百货公司中出现是很突兀的。忽然想起刚认识时,和小田一起穿过台北新光三越站前店,他戏谑地说:“你看到那些专柜小姐了没?下一场大雨她们脸上的漆就会很壮观地掉下来了!”惹得我笑个好半天。

舟车劳顿了一天,我们都觉得十分疲倦,想赶快先找地方住。

为了隔日回程的方便,我们打算在火车站附近投宿。可是,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我们翻开地图,看看我们是在一心二圣三多四维五福六合七贤八德九如十全的哪个位置。幸好高雄市是规划过的城市,不一会儿我们就认清了方向。

沿着往火车站的方向走去,我们看到了一家戏院,有不少人排队买票。我们也想看场电影,就走过去看看有哪些选择。最后我们决定选‘Babe’(果然是小孩子看的,呵..),欢愉热闹的圣诞夜,看看温馨可爱的动物电影也不错。

进了戏院,惊觉有一大堆小孩子,心里暗暗地觉得不妙。果然,电影一开始,小朋友一看到可爱的动物就惊叹起来,还不时地问旁边的爸爸妈妈一些很好笑的问题,真令人哭笑不得。

原本闷闷的心情,随着笑声似乎暂时消失了。

好个圣诞夜。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忽然觉得,往屏东的路好长好长,远得我无法承受。心中的郁结,几乎让我呼吸困难。好想赶快下车,离开这个地方。
  • 这学期小田寄来的信件,有些时候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某些问题。也许他开始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会跟我说一些心里的话。而我也都尽我所能地帮他,回信经常都是一封封长篇大论。
  • “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 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 Check in之后,老板娘领我们到房间去,原来就在一楼柜台的旁边而已。我们检查了一下设备,该有的都有了,便心满意足地打开冷气打开电视把自己扔到床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