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希望有天你会懂(18)

弱水三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5日讯】

看完电影,我们到便利商店买了几瓶水备用,然后就开始找落脚处。找著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轮流盥洗毕,我们拿着选台器一台一台地转,碰巧转到卫视中文台正在重播‘爱情白皮书’,不过只是浓缩过的精华篇而已,大概是用来当作圣诞夜的特别节目吧。这部戏我很早以前就看过了,可是反正别台也没什么好看的,就还是再看一次算了。

“你在看什么?”小田很好奇地凑到电视机前。

“爱情白皮书啊..你没看过吗?”

“我都不看这种肥皂剧的。”

“这才不是肥皂剧呢!”我不服气。

“在演些什么?”小田有一点好奇。

我把剧情大致跟他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正好看到挂居背着奈美,要和与他‘同病相怜’的女人上床的那一段(Sorry…我不记得她的名字)。我马上拿起选台器转了台,小田很好奇地问:

“怎么了?”

“我只是很讨厌看到那段背叛的剧情而已。”

无聊地看了一会儿电视,小田问我:“要不要出去买东西吃?”

“好啊。”

走到旅馆附近的便利商店,小田买了一些零食,我买了一碗速食面。我们还没吃晚餐呢。

回去之后,我就去找饮水机泡面吃,小田则喀啦喀啦地吃起零食(那也能当饭吃,真是败给他了)。等我把面泡好,正要开动的时候,发现小田正盯着我..不,是盯着我的面看。

“你要吃吗?”我问。

“要。”小田点点头。

“不管你。”我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啊~你都这样啦~”他在一旁耍起赖来。

“好啦好啦。”真是拿他没办法。

我用筷子卷起了一些面条,叫他张嘴,他就像巢里的雏鸟乖乖张开嘴,我把面放到他嘴里,结果我一边吃他一边吵我,最后吃得比我还多。

吃完晚餐之后,我斜躺在大沙发椅上看电视,脚则放在小沙发椅上。小田裹着被子蜷在床中央。真的很冷耶,脚都快结冰了。

“喂!分一点给我吧!”我对着床上的小田喊著。

“喏。”他把外套丢过来。

后..亏我还说他体贴!“哼,”我把头别过去对着电视,装成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你对我好坏喔!自己盖被子,只给人家一件薄薄的外套,我觉得我好可怜,不跟你说话了!”

“好嘛好嘛..”小田显然中计了,站起身来要分我一半棉被:“这样可以吗?”

“不够!”我恶作剧地用力一扯,把整件棉被都拉过来盖着,然后心满意足地说:“这样好多了。”

“你..你都这样啦~”换他不平地嚷着。

“好啦,不跟你闹了,一人一半总行了吧。”

后来我们把电视关掉,两个人倚著枕头望着天花板闲聊著。

“你忘了跟我说一句话。”小田忽然说。

“什么话?”

“圣诞快乐呀!”

“噢..圣诞快乐!”

“你也是。”

这是一个静谧的平安夜,房里只剩下我们彼此的祝福声回荡著。

隔天早上起床,我们急着收拾行李去赶车。因为圣诞节当天是连假的最后一天,很有可能会塞车的。

这回我们又烦恼起该搭什么车。坐中兴号的话,回台北和新竹可是不同的车呢,那我们不就得在高雄就分道扬镳了?

“那我先跟你一起坐到台北,然后我再自己坐到新竹好了。”小田提议。

“这样你不是很麻烦吗?”光是坐回台北就要花很多时间了,遑论再坐回新竹。

“没关系啦。”小田坚持。

坐上中兴号,我们只聊了几句话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小田还在睡,好像真的很累的样子。其实很想跟他多说说话的,可是他既然这么累,也只有由他睡了。

到了台北总站下了车,我问他:“要回去了?”

“你刚刚不是喊饿吗?那先一起去吃东西吧。”小田懒懒地回答。

我们到火车站上的金华百货去吃面,吃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沉默,没说什么话。

“早知道就坐飞机来回,”小田说:“这次没有上次去鹿港好玩,坐车坐太久,累死了!”说着边伸了个懒腰。

吃完之后,我坚持送他去坐车。一直到看着他上了车,我才慢慢地踩着疲惫的步伐走到开封街去等236。

回到宿舍,寝室是空的。当然啊,今天是圣诞节耶,这个时候谁会乖乖待在宿舍呢?

对着空荡荡的寝室(或该说是空荡荡的宿舍),我慢慢地收拾东西,然后打开CD player ,放起Brave Heart 的电影配乐,拣一本闲书随意看着。

悲哀凄美的音乐在整个房间回荡。我放下手里的书,发起呆来,不由得回想起暑假时和小田一起去看这部电影的时候。

在没人的寝室里,我开始掉泪,最后索性痛快地哭了出来。

多么可悲的圣诞节啊。

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解决的办法。不如,就先断了在网路上的联络吧,不然我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期待着他给我一些音讯。

决定了之后,我想到我手边还有他借我的‘While You Were Sleeping ’的CD,而我借他的‘Forrest Gump’电影配乐他也还没还我,真是牵扯不清。怎么办呢?我又不想再和他见面,不然只会历史重演,这点我太有自知之明了。

于是我把小田的CD用挂号寄回去,并附上一张小纸条:‘这片CD放我这儿这么久,也该还你了。至于我借你的Forrest Gump..反正你的生日也快到了,你就把它当成是你的生日礼物或迟来的圣诞礼物都行,不用还我了。’我尽可能以理性而不带感情的口气和他说话,以誓我的决心。

我为了怕自己改变主意,隔天就把它寄出去了。然后又想也不想地把我所有在BBS 站的账号给砍掉。处理完这一切,我忽然有种自由了的感觉。不过我心里也隐隐约约明白,我仍在期待些什么,我在期待他终会发现我对他的重要性,虽然希望渺茫。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一会儿,天空乍然放晴,于是继续了我们的行程。
  • 我忽然觉得,往屏东的路好长好长,远得我无法承受。心中的郁结,几乎让我呼吸困难。好想赶快下车,离开这个地方。
  • 这学期小田寄来的信件,有些时候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某些问题。也许他开始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会跟我说一些心里的话。而我也都尽我所能地帮他,回信经常都是一封封长篇大论。
  • “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 续我们的行程逛了一会儿之后,小田把旅游手册交给我:“小茜,你来看地图吧。”“好。”

    我是个有点迷迷糊糊的人,即使地图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一定认得出方向的。所以有时我就停下脚步对着地图研究起来:“假如这边是东边的话,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