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五)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6日讯】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我听说要成立一个开展新业务的部门,公司正在物色人选,”张剑说。

“你消息够灵通的,还听说什么了?”我问道。

“其它倒没听说什么,不过我们都觉得你可能要提职了,” 陈薇说。

“如果总裁没找我谈过话,倒是有可能提拔我,现在肯定是没戏了。”我说。

“你跟他说你要出国是吗?”刘颖说,“其实你可以先答应不走,等真拿到奖学金和签证的时候再说。”

“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我说,“我告诉赵总我现在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为了公司发展,他们需要一个能一直为公司服务的人。”

“你现在遇到什么麻烦吗?是不是你家里又出什么事儿了?”陈薇问道。

“我家里还好。”我说,“前两天,我在给人大代表的一封请愿信上签了名,留了地址,希望他们能纠正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的错误。外地的警察在按照名单抓人,据说北京签名的人很多,政府可能在等两会开完之后再行动。所以我不知道……这个这个……以后会怎么发展。”

“其实你签了名可能也没什么用,”张剑说,“中国如果真是那么民主和法治,镇压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了。”

“我何尝不知道,”我叹了口气说,“不过总不能就这么认了。这可是个牵扯上亿人,几千万个家庭的大事儿啊。社会啊,”我感慨地说,“人和人之间越来越不信任,越来越冷漠,许多邪恶得以横行是跟每个人的冷漠、缺乏社会责任感和明哲保身有关的。我改变不了别人,只能改变我自己,别人都不说话了,但是我仍然要大声疾呼。你们知道吗?前几天在潍坊又打死了一个人,一个快60岁的老太太,因为不放弃法轮功,就给打死了。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大家都沉默的看着我,眼神中有担忧、有同情,也有敬佩。

我继续说道:“在没有取缔法轮功以前,政府是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政府会如此周密地撒一个弥天大谎来欺骗自己的老百姓。这件事,这个计划周详的欺骗过程对于那些思维正常的善良人来说,简直难以置信,根本就不可想像的。而我们的信仰,包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要求就决定了我们不可能采取什么暴力的手段。我们没有枪没有炮,也没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媒体和宣传机构,唯一有的就是这张嘴,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把真实的情况和政府或者是亲戚朋友说明一下。这种言论自由就是宪法也要保护的,可是政府连这个自由也不给我们。”

“你们的勇气和毅力真是让人佩服,”张剑说。

“这些也都来自于‘真善忍’。”我说,“你们现在只到我们家看了师父两堂课的录像,还不能完整地认识这部法。”

“就是看了两讲之后,我不知道别人了,我自己觉得李先生确实没有说任何不好的话,或者让人做不好的事情,不过我也没有听出来特别特殊的东西。”曹宁说。

“对。因为你第一遍看的时候是站在你现在的思想基础上听的,所以你听师父讲的好像都是教人做好人。如果你要是能够听两遍,可能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那要是看三遍呢?”我说,“如果你仅仅看语言或者文字的表面,那你可能就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我打个比方,可能不够恰当,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听说中国专门有人研究《红楼梦》,象胡适、俞平伯、脂砚斋、张爱玲等等都是红学家。我就想,《红楼梦》有什么可研究的啊,不就是一本小说吗,怎么还有人没事儿干专门研究它。后来有机会看到《脂批红楼梦》,我才知道在字的背后还有很多奥妙。不要执迷于语言或者文字本身,否则就像佛教中说的,佛陀用手指指给你月亮,你却把佛陀的手指当作了月亮,真正起作用的是文字背后的内涵。”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 吉普车奔行在狭窄而颠簸的公路上。这是我们到达尼泊尔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代理说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把我们拉到了附近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峰上。
  • 飞机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加德满都机场没有供飞机停靠的廊桥,需要步行到他们的候机楼。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气温稍微有些凉,站在机场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喜马拉雅山群峰耸峙,山顶上都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