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四)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6日讯】“谢谢您,赵总。”我说,“我很感谢公司的器重。其实您刚才问我谁能接替张斌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我最合适。但是我的前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还有一些我私人的问题,牵扯到社会的大环境,那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

“你还是在炼法轮功,是吗?”赵总说,“这方面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公司会把这个当作你个人的信仰来处理。”

“我不知道您是否了解法轮功。他实际上就是一种佛家气功,有没有佛我们可以不讨论,但是这种气功确实能够健身,也要求人重视自己的思想品德,对于政权没有什么要求,更不会教人做不好的事。现在这场镇压就是一场政治运动。您是过来人,这些您肯定比我要明白。可是,您知道吗?我妈妈,一个因为炼了功而从重病中恢复健康的老太太,大清早一个人在我们家门口的小花园里打坐的时候被警察抓去关了15天。我实在不能理解,警察这么做有什么法律依据。这两天北京不是开两会吗?我在一张请愿的表格上签了名,希望两会代表能够呼吁政府允许我们有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外地已经抓了很多签名的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会有那么一天。”

赵总沉吟了半天,说“你太年轻。年轻的话就容易逞血气之勇。”

“赵总,”我说,“我刚结婚半年,我的妻子很漂亮也很温柔懂事。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就想,如果我能和这个人恩恩爱爱地厮守一辈子那该多好。假如我现在就什么也不做了,我们确实可以夫唱妇随地过小日子,因为警察毕竟也不知道我们炼功。但是我妈妈因为盘著腿坐着,就被拘留了15天,还有功友因为不放弃信仰被警察活活打死的。我如果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就罢了,但是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不能假装我不知道。那里再杀人,我这里当然要帮他们喊‘救命’。就好比我在公共汽车上看到小偷偷东西,如果我不敢制止的话,谁高兴?小偷最高兴。而且小偷偷我的时候,别人也不会管我。”

“哎,”赵总叹了口气说,“我也没有想到问题会这么严重。”他停了一下说,“中国现在离民主和法制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也许等经济发展了,这些问题都会慢慢解决的。”

“赵总,请恕我直言,”我说,“我们法轮功所要求的跟经济发展没有关系,而且我们也没有要求民主和法制,我们要求的不过是信仰自由的天赋人权。我看有人写文章说啊,这种自由是不需要政府花一分钱的,因为他不是要求政府做什么,而是要求政府不做什么。如果你要求政府做一件事的话,就会涉及到人力物力财力,但是信仰自由是只要政府不干涉就行了,这是最省钱的,反过来如果政府要限制这种自由的话,才需要安排警察便衣、才需要购买设备、才需要花钱。而且人的思想是最难控制的。”

“那你最近还要有什么行动吗?”

“那倒没有。我在用自己的头脑思考,实际上政府取缔我们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法轮功是没有组织和上下级关系的,别人指挥不了我,我也不去指挥别人,但是我是很希望通过聊天的方式让更多的人能够认识我们。”我停了一下说,“赵总,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民,人微言轻,不过我相信如果社会上每一个了解了法轮功的人都能够为法轮功说一句真心话,并不需要谁有多大的权势和多高的社会地位,只要每人一句真话,那些关在牢房里的法轮功学员就会被释放出来,杀人的凶手就会被追究法律责任,我们也就可以自由炼功了。”

“你妈妈现在还好吧?”赵总问。

“她现在还好。”我说,“其实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对谁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计较待遇,认真负责地工作,我觉得都是修炼法轮功最基本的要求了,应该全社会都欢迎他才对。嗨!现在成这样了!”

小叶走了进来。

“赵总,山东的客户已经到酒店了,是把他们请过来,还是您过去一趟。”

“我过去吧,”赵总说,“你让老范准备一下车。”

“不打扰您了,赵总,”我站起身说。

“我和几位经理再通一下气,听听他们的意见,”赵总说,“做了决定以后再通知你。”

“谢谢您,打扰您这么长时间。”我说。

“互相沟通一下还是有好处,”赵总和我握了握手。

※※※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 吉普车奔行在狭窄而颠簸的公路上。这是我们到达尼泊尔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代理说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把我们拉到了附近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峰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