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三)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6日讯】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天安门前红旗招展,戒备森严,两会代表在从宾馆到人民大会堂的路上都有警察全程戒严护送。我在广场上看到那些置于重重保安下的人民代表时,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什么对于人民如此惧怕。我甚至感觉他们不过是一些被那个政党劫持和软禁了的人质而已。

小麦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那里有一份向人大代表请愿的表格,问我愿不愿意签名。虽然在广场上看到的景象让我有些怀疑即使我签了名是否会管用,我还是认认真真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并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外地许多城市都在按照签名表上的地址和姓名抓捕学员,在最初的几天里,我每次在宿舍附近看到警车时,都感到自由和监狱仅仅是一步之遥。

3月初的一天下午,总办的秘书小叶忽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到总裁那儿去一下。

“总裁找我?”我说,“是出口项目的事儿吗?要不要带什么文件过去?”

“我也不知道,”小叶说,“你直接过来吧。”

我走进总办的时候,赵总正在接电话,他示意我先坐到沙发上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电话,走过来和我握了握手。

“一直想和你聊聊,你也忙,我也忙。”赵总说。

“总裁忙的都是大事儿,”我说。

赵总摆了摆手,“我听说你最近在联系留学,是吗?”

“对,从去年八月开始准备考英语,今年一月份刚刚考完,”我说。

“联系了几所学校?”

“有七、八所吧,我申请递交得比较晚。这种奖学金申请都是越早越占便宜。”我说。

“你感觉成功的把握有多大?”

“不知道,”我老老实实地说,“只能说试试。以前我联系过两回留学,都没有成功,尽人事听天命吧。”

“对公司的待遇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赵总问。

“哪里,”我说,“钱永远都挣不完。我觉得现在待遇已经很优厚了,能够自食其力,赡养父母,还能剩下一些钱,这就够了。”

“公司现在经营业绩还是很好的,”赵总说,“去年我们销售了30多个亿。不过居安思危,趁著现在公司手里有钱,我们想扩展一下业务范围。你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吗?”

“嗯,有这么两个方向,”我想了一下说,“现在数据业务很火爆,尤其是电子商务。但是中国面向个人的电子商务很难搞,因为现在中国人的信用消费几乎是空白,所以在网上支付很困难,加上货物发送都成问题。这种资金流和物流的问题哪个公司都有,我们也解决不了,将来网上支付肯定会有政府管理和垄断,根本轮不到我们来做。比较现实的就是做数据的接入设备和路由器。不过,现在电信局都喜欢一揽子的系统集成方案,公司也可以考虑自己开发数据网的服务器。”

“公司确实是在考虑这方面的事情。我们几个事业部的经理已经开过几次会了。公司决定单独成立一个部门,销售数据产品,我们正在物色这个部门经理的人选。你有没有觉得谁比较合适?”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说,“如果搞技术销售的话,研发部的人也可以,不过他们人力太有限了,现在几乎是一人一摊盯得死死的,而且他们搞开发的人对于市场的感觉可能不那么成熟。如果从我们部门抽人的话,我们部门又绝大多数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嗯……其实张斌最合适,有能力也有魄力,可惜他已经拴在我们部门上了。”

“公司实际上也是这样想的,把张斌调过去当然不成问题,问题是你们部门谁能顶他的位置?” 赵总说。

我在脑子里把周围的人飞速地过了一遍,然后说“我没想好。张斌坐的是个责任很重大的位置。”

“你来公司七年了吧?”赵总问。

“差不多七年了。”

“高总和张斌对你都很欣赏,坦白地说,他们都认为你是接替张斌的最佳人选,不过我们也知道你要留学。这就是人各有志,当然留学对你以后的发展肯定会更有好处。不过刚才你也说,是否联系得到奖学金没有太大把握。如果你要是能够再在公司工作两年呢,我们就把这个人事安排定下来,否则公司必须要考虑到管理的连续性。”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谢谢您,赵总。”我说,“我很感谢公司的器重。其实您刚才问我谁能接替张斌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我最合适。但是我的前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还有一些我私人的问题,牵扯到社会的大环境,那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