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公正执法,善待修炼人,必有后福

刘新宇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3月13日讯】 武则天临朝执政时,恒州鹿泉寺有个僧人叫净满,他有很高的道行,受到其他僧人的嫉妒。有人偷偷地画了张画,藏在他的经书夹里,画的内容是有个女人坐在高楼上,而净满则在一旁弯弓搭箭要射这个女人。然后又让他弟弟到皇宫里去告发。则天女皇得知之后大为恼怒,命令御史斐怀古审办此案,要对净满施行杀戮。裴怀古坚持明断,没有屈从女皇的意旨。

李昭德则进言说:“怀古审理得太粗率,请令人重新审办此案。”怀古厉声说道:“陛下执法不论亲疏,应当对天下人一视同仁,为什么让我诛杀无辜之人,以迎合圣上的旨意?倘使净满有犯上之罪状,我又怎么好意思宽恕他呢?臣愿坚持公平判决,尽量减少冤案,为此宁死不悔!”

则天女皇于是解除了原先的旨意。裴怀古后来以副职陪同阎知微去突厥和亲,突厥封阎知微为南面可汗,让他带兵入侵赵国,战事平定后,裴怀古才伺机逃了回来。在往回逃的途中,由于他平日身体虚弱,经不住奔驰颠簸,便向苍天诚恳祷告,誓愿死在大唐国土。在他精疲力竭朦胧入睡的时候,梦见一个像净满的僧人,指引他说“可以从这条路逃出去。”怀古睡醒之后,按照僧人指引的路走,果然安全逃了回来。

故事里怀古坚持原则,即便对方是皇帝,也绝不屈从上意,终使高僧无罪释放,后来终有福报。今天善待大法弟子的人将来必有后福,追随江xx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可千万要三思而后行呀,天下可没有后悔药卖啊。莫要到时追悔莫及,悔之晚矣。

祝愿所有的世人都从善如流,给自己选择一条光明的未来。

(资料来源: 《太平广记》第95卷)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庐陵有个法曹吏,曾经告发一个僧人,因歪曲事实导致他被判死刑,打入州府的监狱。
  • 最动人的眼眸,是一双闪亮亮、童真无暇的眼眸;最动人的心,是一颗光灿灿、澄澈见底的赤子之心。修炼就是要“返本归真”。先天的童真,最接近人的本性,我们又何忍将天真的小孩污染呢?修了法轮大法后,深深知道: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才是孩子该学的,才不致被后天观念污染。
  • 大纪元记者雪梨报道/就因语言障碍错过上诉机会而被关押于维拉活拘留中心的一对老人近日两次险遭移民局遣返一事,澳洲纽省法轮大法佛学会本月12日在维拉活拘留中心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呼吁澳洲政府关注这对修炼法轮功的老人被遣返中国可能遭受的生命危险。
  • 我的小孩现在三岁多。他一出生我就给他不停地读法,放老师的讲法录音。小孩喜欢玩,嘴巴还不停地讲些我听不懂的话。开始我还以为他没听进去。一岁四个月的时候,他坐在床上吃手,我叫他不要吃手,把手拿出来。他拔出手后说:“口断执著。”当时我很吃惊,也给我很大鼓励。因为当时《洪吟》我还没刻意读给他听。后来一个同修到我家来谈体会,我将经文“位置”背了两遍,小孩在旁边玩。第二天小孩在沙发上、床上就不停地念“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我就明白了小孩好象在玩,其实都听进去了。
  • 海伦和安迪是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也称作法轮功)修炼中的小姐弟俩,他们出生在澳大利亚南部美丽的多伦河畔的阿德莱德市。

  • 在海外舆论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航天工业部退休高级工程师(中国首颗卫星研制者之一),多伦多居民杨震东的母亲杨月丽女士于2月6日提前四个月获释。图为杨月丽和儿子杨震东。
  • 99年7月26日,市公安局胁迫家人把我强行送进锦州市康宁医院(精神病医院),住5号病房,当天下午1点钟,在未经任何询问和诊断情况下,由副主任王智等五、六个人强行将我摁倒在地床上,野蛮地注射治疗精神病药物。药力发作,我昏睡过去,直到吃晚饭才被护士叫醒,饭后让我服药,我拒服。王智威胁道:“你若不吃就给你下鼻饲,强制你吃。”这样我被他们强行绑在床上,从鼻处插一根胃管,鼻子、喉咙疼痛难忍,眼泪不住地流,那个滋味真是难受极了,注射大量破坏神经的精神药物,又使我昏睡过去。第二天,我浑身无力、流口水,几十步远的厕所对我是那样漫长,每天昏睡,不叫不醒,本来修炼大法后健康的身体竟被折磨成这样。尽管如此,我头脑清醒,始终明白自己是大法修炼者。主任马东方和王智趁机想从我口中得到他们想要的,我说:“法轮功好,大法已溶入了我的思想中、血液里,现在我被你们弄得没有一点力气,但你们永远也改变不了我的思想。”马东方非常生气地说:“今天不谈了,以后再找你。”他们时不时派人来威胁恐吓一番。十几天后,我全身肌肉开始僵直,硬邦邦的,走起路来象木偶,浑身疼痛无比,度日如年,整整煎熬3个月之久。
  • 序:某年月日,余因修炼法轮功受尽迫害后流落在外年余,夫君忽受牵连身陷囹圄。倍受摧残出狱后,夫君来函告曰:“记得在号里做的梦:我俩从什么地方出来,找自行车---突然,你被一个形象委琐的老头推下了路沟---我又气又急,又想找老头拼命---却跳下路沟---沟里又深又暗,长满了各种树木,地上是厚厚的残枝败叶----我连滚带爬找到你,抱起你---你软软地偎依着我,却没有痛苦,而是像解脱般地轻轻对我说:‘又可以让你抱我了----我们回家,我们回家---。’我也说:‘我们回家---’当时我的心情——用任何词汇都无法描述!--------醒来,那场景,历历在目;那心情,倒海翻江------,我永远的爱人!!!我写不下去了-----”余读此信,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特赋拙诗一首。
  • 大纪元特约记者薛力报道/加拿大国会议员安德斯先生寄信给所有的加拿大国会议员和参议院的同事们,希望他们一同呼吁加拿大总理在今年3月17日开始的联合国国际人权会议上发起一项决议,谴责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 据辽宁省葫芦岛市消息透露,三名女性和三名男性法轮功学员在两年多前起,先后被当地警察迫害致死。经本中心昨日核实,这六名死难者均因修炼法轮功被公安当局拘禁并遭受折磨,他们的年龄从35岁到61岁,有教师、退休教师及单位党委书记。其中有三人曾经身患绝症,修炼法轮功后本已完全康复,但在当局禁止他们炼功并对他们施以残酷折磨,致使其旧病复发死亡。以下是来自葫芦岛市的消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