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三八)

扬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3月2日讯】从劳教所出来,我有些沮丧地回到公司,习惯性地打开和国外功友联系的电子邮件信箱看看有没有当天要做的工作。

信箱里有一封简短的邮件,问我联系到美国留学的事情怎么样了。我感到非常吃惊,因为我从来没有和他们谈起过我的留学计划,不知道他为何有此一问。我也突然想到,自从春节期间寄出去留学申请后,竟然没有任何一家大学确认收到我的材料了。

就在我对着计算机发愣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看了一眼主叫号码,接起了电话。

“喂,璐璐,”我说。

“老公,我收到一封美国大学的来信,说你已经被录取了,但是没有奖学金,让你赶紧把银行的存款证明发过去。你说存款证明咱们开多少啊?”

“他们需要多少就开多少呗。”我懒懒地说。

我挂了电话,开始处理公务。不一会儿,电话又响了。

“喂,璐璐,”我说。“什么事儿?”

“我刚才问了问我们同事,”璐璐说,“他们都说没有奖学金签证很困难,而且你还要让我同时签陪读签证。我们公司有个同事就是自己担保,要出国读MBA的,被拒签了八回,护照都换了两本儿了,也没签出来。我想要不然你先去吧。存款证明,我就先开你一个人的吧,等你签出来了我再申请陪读。”

“璐璐,你听着,”我一字一顿但是坚决地说,“你一定要和我一起去签证。我也一定要和你一起走。如果美国使馆仅仅给我签证而拒签你的话,我就宁可不去了。”

我下班回家的时候,璐璐已经回来了。

“怎么今天你又这么早?”我说。

“我在银行开完存款证明就直接回来了,”璐璐说。

“老婆,”我想了想说,“今天下午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开中国。当初决心留学的时候,可能有赌气的成分,也有逃避的成分,不过经历了这将近一年的风风雨雨,我现在想啊,也许我们真的该走了。”我停了一下,继续说,“妈被抓进去了,现在也没有消息。我们修炼的人要走正自己的路,那么就不能搞歪门邪道的东西。我这几天一直在考虑,我们应该怎么做才会对妈妈有所帮助。”

我拉着璐璐的手走到窗子前。

“我从镇压开始就一直认为,破除有关我们的造谣宣传是最最重要的,怎么能最大限度地让人了解真相就去怎么做。经历过上次给公司发email这件事以后,我觉得我在国内所有的同学、朋友和同事,凡是我认识也接触得到的,已经都了解真相了。至于他们具体怎么考虑,那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在我修炼到今天这个程度上,我认为我的想法是对的。

中共中有些人为什么总把自己打扮成‘伟光正’,打扮成真理的化身呢?他们最恐惧的就是老百姓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货色,他们最怕的就是曝光。我们能做什么呢?就是揭露这些谎言,让人们看清他们的邪恶。当然,我们也可以到天安门去打横幅,也可以到劳教所门口去静坐,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能力应该更大地发挥出来,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去讲清真相。如果所有的人都这样做,这才是对邪恶最大的打击。邪恶的手段表面上千变万化,其实就四个字,一个是‘恐吓’,一个是‘欺骗’。我们不怕它,也不被它蒙蔽,它就没招儿了。

前两天,我们一直在想怎么把妈救出来。镇压一天不停止,象妈这样的悲剧也就一天不会停止。我们把真相广泛地传播出去了,镇压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妈的问题也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千万不要忽视真相的力量,一句真话可能抵得上千军万马。皇帝新装的闹剧就是在一句真话中落幕的。所以我们需要抓紧去传播真相,这也就是和时间赛跑。

在国内做事需要谨慎小心,我觉得应该尽量避免无谓的牺牲。如果到了国外的自由社会,我们就可以放开手脚了。所以璐璐,我希望你能和我一样坚定信心,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那我们就一起走。”

※※※
(待续)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星期一上班的时候,张剑忽然跑过来小声问我,“杨帆,你妈妈关在哪里查出来了吗?”我摇了摇头,“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我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回家问候一下爸爸,也问问他是否收到了妈妈的劳教通知书或者探视通知。转眼一个多星期过去,妈妈仍然音信全无。我甚至不能确切地知道她到底被关押在北京的哪一个劳教所。
  •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出门。璐璐下了点面条,我们就著冰箱里的剩菜草草吃完。太阳落山了,屋子里的光线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来。我们仍然沉默地坐着。“老公,” 璐璐先开口说道,“其实这也算意料之中吧。”

  • 第二十章6月6号那天,我早早下班回家,看到璐璐居然已经到家了,正在整理我们的房间。“回来得这么早,”我说。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璐璐问我。
  • 五一节是我和璐璐单独过的。爸爸最终还是登上了去庐山的火车。整个五一节,我都盼望妈妈能回家和我们团聚,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消息。
  • 又是一个星期没有父母的消息,中间姐姐又往里面送了一次衣服。星期五的时候,我正在公司参加一个管理方面的培训,忽然接到父亲公司一位姓魏的主管的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被释放了,问我可否去见一下他
  • 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张斌在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看一份文件。陈薇低声问我,“你没事儿吧。”
  • 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希望我出事,就像我也不希望我的父母也被关进去一样,不过我非常敬佩那些有勇气说真话的人,他们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 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 你们都知道《圣经》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天堂,邪恶的人会下地狱。其实每一种真正的正教都叫人做好人。法轮功要求修炼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炼。我们尽量使自己的说话做事都符合这三个字的要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