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舍利显神威,佛法传东吴

 
大纪元 >文化网 > 中国历史 > 三国
本站文章搜寻



佛家故事:舍利显神威,佛法传东吴


太平 整理

(http://www.epochtimes.com)

在历史上,有的高僧圆寂火化后可以留下舍利子,舍利子非常坚硬而且会发光,被佛家视为至宝。下面是一段关于舍利子的记载。

康僧会的祖先是康居国人,世居天竺,其父因经商而移居交趾。他十余岁时,父母双亡,他以至诚之心为父母服孝,服孝期满后就出了家。出家期间,他精进不懈怠。他为人有雅量并有见识,笃志好学,明解三藏,博览六经,天文图纬都有涉猎,他的文字很有功底。他在吴地时,孙权已控制了江东,但佛法并未盛行。

在这之前,有个僧人支谦曾从月支到中国,在吴地传播过佛法。但佛法在吴地才刚刚开始传播,影响并不普遍,康僧会想使佛法在江东振兴,在那里兴建佛寺,于是他便带百锡杖东游。吴国赤乌十年,他到达建业,在那里营建茅屋,开始传佛法。当时的吴国人因初次看见和尚的服装,又不知佛理,怀疑他是个异端。有人向孙权奏告:“有个异人进入吴国境内,自称是和尚,长相和服饰都与我们不同。理应检察。”孙权说:“从前汉明帝梦见一位神,号称为佛。你所说之事,难道是佛的遗风吗?”他立即召见僧会,问他道:“你有何灵验?”僧会说:“如来迁迹已过千年,但其舍利光照无极,昔日阿育王建立八万四千座寺塔,而塔寺的兴旺正表明佛祖的影响之大。”孙权以为这是夸诞之辞,就对僧会说:“如能得舍利,当为造塔,如是虚妄之言,国有刑法制裁。”僧会请求七日期限。

僧会回去后便对从属们说:“法之兴废,在此一举,今日如不至诚,将后悔莫及。”他们一同洁斋净室,把铜瓶供在香案上,然后烧香礼请。七天的期限到了,毫无回应。他请求再延期七天,亦无回应。孙权说:“你这是欺骗人,我要加罪于你。”僧会又请求延七天,孙权又特别应充了。僧会请来法侣,对他们说:“佛法理应降临的,可是我们却没做到,我们当以死的誓约作为期限。”三七最后一天的傍晚,仍然寂然无声。到了五更天,忽然听到铜瓶里铿然有声,僧会走过去一看,果然得到了舍利。第二天一早,孙权亲手执瓶,将舍利子往铜盘上倾倒时,铜盘在舍利的冲击下,即刻被撞破了。孙权肃然惊起,说道:“这是稀世之瑞物。”僧会走到孙权面前说:“舍利的神威岂止其表相而已!烈火烧不坏它,金刚之石捣不碎它。”孙权于是命人检验,僧会再次发出誓约道:“佛法泽被天下,苍生仰泽,祈愿您再次垂降奇迹,以广示威灵。”说完便把舍利放在铁砧子上,让大力之人尽全力去砸,结果铁砧与铁锤都陷下去一个坑,而舍利丝毫无损。孙权大为叹服,立即建塔。此塔名为建初寺,取东吴开始有佛寺之意,其所在之地起名为陁里。从此,佛法在江东兴盛起来。

孙权之后,由孙皓继位,他所颁布的法令苛刻暴虐,要废除一切除了朝廷规定正式祭之外的祠庙,连佛寺都要一同毁坏。孙皓说:“有什么理由让佛寺存在?如果他们是教导人们忠贞正直,与儒家经典一致,那就让其存在;否则,统统烧掉!”大臣们提醒他说:“佛之威力,不同于神。康僧会当年感动佛祖,降下舍利瑞宝,大皇才创建了佛寺。今天,如果轻率地加以毁坏,恐怕会招致后悔。”

孙皓派遣张昱到寺庙去诘难僧会。张昱极有辩才,他在僧会面前诘难发问。僧会旁征博引,机智应对张昱的问题,文理锋出。他们从早一直谈论到晚上,张昱也未能使对方屈服。于是张昱告退,僧会送他出门,当时佛寺旁边仍有没有废除的淫祠。张昱说:“佛门既已广传,为何这些人离得这么近而没受到教化?”僧会说:“震霆破山, 聋子听不见,可不是因为雷音太小的原因。如果道理通顺,那么万里之外也能响应, 如果阻塞不通,肝胆楚越。”张昱回去后,赞叹僧会才高,慧明,自叹弗如,让孙皓再鉴察。

孙皓即集合朝中的贤能之士,用车马把僧会接来。僧会刚坐下后,孙皓就问:“佛教讲善恶报应,那么什么是善恶报应?”僧会答道:“贤明的君主以孝慈训育天下,于是瑞鸟飞翔而老人健在;以仁德化育万物,则甘泉喷涌,嘉苗生长。善行既然有祥瑞呈现,恶行也一样。所以,隐蔽的做恶,鬼知道后会诛之,显露的做恶,人知道后会诛之,易经说‘积善余庆’,诗经咏道‘求福不回’,虽是是儒家经典上的格言,它也是佛教的明训。”孙皓说:“如果是这样,那么周孔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还要佛教做什么?”僧会说:“孔子所言,仅向世人揭示了眼前的物象,指出了实用的行为规则;至于佛教,所涉及到的则备极幽微。所以佛教认为,行恶则会下地狱忍受无尽的痛苦,修善则有享受天宫永远的快乐。用这样的道理来劝世,不是更好吗?”孙皓当时难以反驳他的话。孙皓虽然听到了僧会对他宣示的佛法,但他的昏暴性情并未因此而改变。

有一天,孙皓他让卫兵到后宫收拾花园,在地下挖到一尊金身佛像,有数尺之高,卫兵将他呈献给孙皓,孙皓却让人把他放到肮脏的厕所里去,并用粪汤浇灌,他与大臣们在一旁看著还嘻笑取乐。顷刻之间,孙皓全身肿痛,尤其以阴部为甚,痛得他呼天抢地,太史占卜道:“这是冒犯大神而招致的灾祸。”孙皓立即到各寺庙去祈祷求保佑,并让宫女马上迎取火身佛像供在殿堂上,用香水洗了几十遍,然后烧香忏悔,孙皓跪在地下连连叩头,自己陈述罪状,乞求神灵宽恕。不一会儿,身上的疼痛便减轻了。孙皓还派人到寺庙,请求僧会为他说法。僧会跟著使者入宫后,孙皓向他询问罪福的根由。僧会向他简要地讲了佛教法理,孙皓因刚刚经历过,所以听得很明白。他既高兴又很佩服。因此求看沙门戒。孙皓看到佛法如此广普,更增加了修善的想法,便到僧会那里去接受五戒,十天之后疾病就痊愈了。

此后,孙皓便将在僧会住处的见闻经历,讲给宗室家人听,他们也都信奉了佛教。僧会在东吴朝廷里努力宣讲佛法,因为孙皓性情凶蛮粗鲁,不能领悟深幽微妙的佛法,只好跟他讲述关于因果报应的眼前事例,借以开其心窍。东吴天纪四年四月孙皓投降晋朝,九月,僧会圆寂,这一年也是晋朝太康元年。到了东晋成帝咸和中期,苏峻作乱时,烧毁了僧会所建的佛塔,后来司空何充又予以重新修造。

平西将军赵诱从不信奉佛教,蔑视佛法。他闯入这座寺中,对各位僧人说:“久闻此塔舍利子屡放光明,实属荒诞不经。所谓可信,就必能让人亲眼目睹,这是你们所做不到的。”说完,佛塔顿时射出五色光芒,照耀著整个殿堂及佛寺。赵诱见状,惊得毛发竖立,不觉肃然而生敬意。从此,他开始虔诚地信奉佛教。

孙皓是三国时吴国末代昏君,他因为亵渎佛像而遭恶报,幸运的是,他尚能觉醒。可叹今天却有许多中国人不相信善恶有报,甚至诽谤佛法,那将会有什么样的报应呢?上天是公正无私的。也愿他们象孙皓一样,最终也能觉醒。


◇◇◇ ◇◇◇
注:康僧会(Kangsenghun, ?—二八○)三国吴僧人。祖籍康居,世居天竺,后移居交趾。年十余丧父母,服满出家。好学博览,通内外典籍。时江东佛法未盛,他立志东游弘法。吴赤乌十年(247,一作赤乌四年)至建业(今江苏南京),设像行道,孙权为之立建初寺。译有《六度集经》8卷、《旧杂譬喻经》2卷,现均存。《出三藏记集》卷十三载其所译《阿难念弥经》、《镜面王经》、《察微王经》、《梵摩王经》,均收在《六度集经》中。《开元释教录》卷二载其尚译有《吴品经》5卷、《菩萨净行经》2卷、《权方便经》1卷、《菩萨二百五十法经》1卷、《坐禅经》1卷,均佚。他曾为《安般守意经》、《经镜经》、《道树经》作注,并为前二经作序,并就《安般守意经》向安世高弟子会稽陈慧请问。《六度集经》、《法镜经》、《六度集经》文词典雅,诸波罗蜜前均有短引,为治汉魏佛学重要资料。

( 资料来源:《高僧传》)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打印机版

主编信箱 | 投稿信箱| 广告服务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浏览本网站, 可获得最佳效果。
大纪元 200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