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西柏坡

郑贻春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西柏坡(一)

谁今天来到西柏坡
谁明天就可能拿下全中国

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吧
就在这里运筹帷幄

把日月星辰作密码
发给狂叫的野驴和猛虎
让青青芳草和夜来哭的花朵
开满渗著浓血的黑土地
让饮泣的高粱、玉米和大豆
茂盛在苦难的密林里
也失落于不长庄稼的后山坡

长闭不醒的眼睛是捷报
滚滚如烟的人头是收获

再摊开偌大的地图 在中国的厨房
把中原做菜板
用围歼的战略做刀
用分兵夹击的战术切割
直到将国军这条鱼
剁得个鲜血汩汩
剁得个七零八落

800里的秦淮河
盛不下华夏族的悲叹
九百六十万的土地
何曾见过如此的屠戮

蚂蚁在进攻
红色的毛毛虫发出蚊子嗡嗡的号令
老鼠在蹿动 蹿出平津地区见不到的宁静
谁在召唤黑暗
谁在泯灭黎明
谁在招惹历史的哭声

哦,谁来到西柏坡
谁就要拿下全中国

西柏坡(二)

在革命圣地 我也革命
我革命有什么意义呢
革命已经成功 诗歌仍在消亡

革命就是拿下金銮殿
拿下紫禁城
革命就是在万众簇拥的人头上
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革的是什么命?
再革下去 我的命也会被革没了的
因为,成千上万的命在死亡的实践中已经默不作声了
那,就把我算作他们当中的一员吧
就把我算作半个多世纪前收获的一颗哭不出声的冤魂

西柏坡纪念碑(三)

我像雄鹰一样飞临到
这冷漠的高耸的石头上
锋利的双脚紧抓住
这即将坍塌的稻草

如抓住一堆屎尿
我浑身无比地肮脏

肮脏的我竖成纪念碑的头
在这贫瘠而荒凉的乌云笼罩的世界里转动
在这杀喊声连成一片的死亡之地上驻足并飞翔 

我是一个不能动的历史形象 

西柏坡(四)

来到革命胜利的发源地
我跑肚拉稀
像发了疯的革命风暴

难道说,我肚子里
细菌的肆虐横行
跟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三大战役
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要不然,为什么非得把厕所
选作我难过的主题?

我的病何时能好
用什么药物治愈
西柏坡这个病体?

西柏坡(五)

西柏坡的歪脖子树
种植在哪里

它生长并成熟在故宫的深处
它萌芽在慈禧老佛爷的后脑勺里
它钢硬在康熙的御批里
它复制在军机处的裤裆里
它克隆在中国的眼睛里

西柏坡的歪脖子树
跟吊死崇祯皇帝的那棵歪脖子树
确实有脱离不开的关系

西柏坡(六)

从西柏坡来到故宫
来到紫禁城
我犯了一路的病

我一直想呕吐
我感到很恶心@(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