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我之所愿

郑贻春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我之所愿是人类文明的壮景奇观
历史的浩荡之流沉积我豪迈的祈愿

我愿打碎精神的阴暗的牢狱
并释放被关押的形色各异的思想犯

我愿取缔对百鸟齐鸣的
莫须有的审判
以解除霜剑风刀
对大自然的无情摧残. . . . . .

我愿让言论雪花一样地飘飞
给纯洁的白纸馈赠思想的花蓝. . . . . .

一种鸟叫不是春天
千百种鸟鸣和芳草的歌唱
才是美妙的春光无限. . . . . .

一种果实的丰收不是秋的骄傲
千万种累累的果实和沉甸甸的欢笑
才是风景如画的自然. . . . . .

一颗砂粒不能成为力量
亿万颗砂粒的碰撞与组合
才形成浩瀚无际的砂滩. . . . . .

我愿造成开明的风气
而不让蒙昧的无知来专权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防止漫延全国的SARS病菌,出入于公共场所的中国人几乎都戴着口罩,或旅游或购物或约会,口罩都不可或离。口罩遮住了中国人的脸,口罩也遮住了中国的脸。
  • 中国政府自秦王赢政至今的二千多年,从来就是以君权神授的弥天大谎,蔑视人权、否定人权、围剿人权、歼灭人权,并通过种种残暴而血腥的暴力与恐怖等形式无所不用其极地显示自身卑鄙无耻的阴暗心理和瞒天过海的阴谋诡计。如此等等的非文明的野蛮的政治制度极其严重地造成了中华民族的深刻的历史悲剧与现实中无奈的广袤哀叹,并且显而易见地构成了中国大陆泱泱之众的泪水与苦难的具有决定意义的根源和肮脏无耻的相连血脉。
  • 据美国一家颇具影响的媒体报道,北京有一个军医叫蒋彦永的老人,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撒谎不脸红的为极权专制负责任地掩盖SARS病疫情的犯罪事实予以有力地戳穿,并使铁桶般密封了长达五个月之久的SARS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警觉。
  • 政治是什么,据说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列宁语),据说是"阶级斗争",即"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毛泽东语),当然也有其他诸如此类的表述。
  • 由中国大陆广东省始发的“SARS”病,从去年十一月到现在,一路高歌猛进,冲破了司空见惯的密封性极强的堪称铁桶一块的重大事情不须告知人民的神秘保权机制,并使传统意义上的“正确舆论导向”再也不能继续一以贯之地永远正确下去了。
  • 上述种种,不过是毛泽东祸国殃民之罪恶的挂一而漏万的陈述而已。毛泽东的言而无信、背信弃义、撕毁合同的事情委实多矣,不胜枚举。
  • 除了军事建制的社会化之外,还有的是社会化的单位所有制,亦即所有的人都归属于一个以行政级别为划分的单位,如生产单位、教育单位、金融单位等等,这些单位有的也俗称某某部门。单位所有制也采用军事建制的方式,以副股长、股长、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副厅局、厅局等官阶来界定人的身份,并根据级别之大小来进行自上而下的命令式管理。这种命令式管理,形成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状态,这是五十年代初形容国民党统治方式的共产党宣传,然而现实的状况却是,官大半级压死人,一切以级别论英雄,一切以权力论英雄,有权者,就可以发号施令,风光一时,英姿飒爽;无权者,就只能成为狗熊,成为白丁,成为被欺骗、被捉弄的对象。
  • 自由的思想必然导致自由的言论。言论是思想的直接表现,是思想的自然涌流。自由的言论是自由思想的直接现实。言论的自由与否,是衡量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组织、甚至一个人的文明程度的基本标准。而毛泽东终其罪恶的一生之表现来看,从来都是限制人的言论的,并通过限制人的言论而封闭人们思想的通路,从而使人们不敢于想,不善于想,最后则就根本不去想,也不能去想。其结果则是,不能独立自主地思想,就必定亦步亦趋地跟随毛泽东的思想打转转,兜圈子,听信毛泽东命令似的思想去统一步伐,统一行动,并宗奉毛泽东哪怕是胡言乱语的“最高指示”,亦即毛的圣旨,而勿庸置疑地和心甘情愿地跟随毛泽东革命到底不回头。
  • 人之为人的自由包括思想自由、创作自由、学术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发表自由;行动自由、恋爱自由、请愿自由、游行示威自由、迁徒自由,等等,总之,所有这些已经提及的和尚未提及的诸多的选择自由。
  • 在毛泽东为夺取全国性政权而从事的漫长的造反经历中,他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扫荡了十次之多的党内异已。轻者削职挨整,重者判刑,枪毙,死无葬身之地。虽然被毛泽东整肃的这些党内要人在邓小平时代大部分都已获致了基本的平反,但自封为党内十次路线斗争正确代表的毛泽东镇压与自己意见相左乃至根本不同的党内领袖却是不争的事实,是不可更改的真实的历史。有意见就要被逮捕,有意见就要被判刑,有意见就要被流放,有意见就要被杀头。因为这种意见据说是“不利于革命”的,而不利于革命的,就必然是反革命的。所以,“杀你个反革命”,你有甚话可说?既然你是反革命,那么连让你说的权利都被剥夺净尽,连你说的可能性都根本就没有,那么跟你说的只有白晃晃的长矛大刀的锋刃,只有那毫无情义可言的冷冰冰的疾速飞驰的子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