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婆媳制

郑贻春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十三年媳妇熬成婆
熬成婆的媳妇就是小脚老太了
就是口大哈四方的癞蛤蟆了
就是狗肚鸡肠的黑黑的狼心驴肺了

重权在握 仍然在握
那是他迟迟不肯下岗的伟大收获
他要魔爪遮天
刺刀相向所有的青草与花朵
他要戏子似地耍弄全中国的眼睛
和全世界的耳朵
并以其强奸犯的权柄
肆意凌辱泪水滔滔的山峦江河

当年做媳妇时
他对婆婆的孝心真是没的说
又端屎来又端尿
还把稀里糊涂的鼻涕喝 

婆婆魂归地狱了
他苦熬的十三年终于没有白过
这一回,他要扬眉吐气当一回正儿八经的婆婆
让刚进门的小媳妇好生待候待候了
他要让小媳妇逗得他挤眉弄眼地乐一乐 

这,就叫做与时俱进奔小康
这,就是色贿猪仕场竞妓的好生活

翻江倒海

翻江才能倒海
不翻江 怎么倒海呢
不翻江 是到不了大海的
不翻江 是见不到大海的浩瀚辽远的气势的
不翻江 是不可能获得广阔的自由境界的

翻江翻开臭流氓腐败的肚腹:
鳄鱼的血盆大口窜跳出伶牙利齿的世纪恐龙
吃人鲨的眼睛爬行着极权的大蛆腿
飞翔著恐怖的红蝙蝠
蛇蝎的爪子群魔乱舞
占领了金銮殿恬不知耻的最高处

翻江翻出灵幡森森的黑幕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幕
粪池一样臭哄哄的黑幕
毒蜘蛛向着豺狼的巢穴靠拢
蚊蝇的交媾淋漓著皇帝的尿液(夜)明珠

翻江翻出吞噬良心的鬼档案:
老年痴呆症是掰断笔杆子的胡作非为
贪权恋栈是封嘴手术的无孔不入
胡搅蛮缠让大陆患上了骨癌
马蜂蛰(泽)民让中国鲜血如注 

污泥浊水的江
卑鄙无耻的江
横行霸道的江
遗臭万年的江

不把江翻得个底朝上
翻它个大王八现出原形
不把江翻得个人仰马翻 七零八落
大海,还能有什么出路
中国,岂不要在毁灭中痛哭?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郑贻春
  • 郑贻春
  • 为防止漫延全国的SARS病菌,出入于公共场所的中国人几乎都戴着口罩,或旅游或购物或约会,口罩都不可或离。口罩遮住了中国人的脸,口罩也遮住了中国的脸。
  • 中国政府自秦王赢政至今的二千多年,从来就是以君权神授的弥天大谎,蔑视人权、否定人权、围剿人权、歼灭人权,并通过种种残暴而血腥的暴力与恐怖等形式无所不用其极地显示自身卑鄙无耻的阴暗心理和瞒天过海的阴谋诡计。如此等等的非文明的野蛮的政治制度极其严重地造成了中华民族的深刻的历史悲剧与现实中无奈的广袤哀叹,并且显而易见地构成了中国大陆泱泱之众的泪水与苦难的具有决定意义的根源和肮脏无耻的相连血脉。
  • 据美国一家颇具影响的媒体报道,北京有一个军医叫蒋彦永的老人,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撒谎不脸红的为极权专制负责任地掩盖SARS病疫情的犯罪事实予以有力地戳穿,并使铁桶般密封了长达五个月之久的SARS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警觉。
  • 政治是什么,据说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列宁语),据说是"阶级斗争",即"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毛泽东语),当然也有其他诸如此类的表述。
  • 由中国大陆广东省始发的“SARS”病,从去年十一月到现在,一路高歌猛进,冲破了司空见惯的密封性极强的堪称铁桶一块的重大事情不须告知人民的神秘保权机制,并使传统意义上的“正确舆论导向”再也不能继续一以贯之地永远正确下去了。
  • 上述种种,不过是毛泽东祸国殃民之罪恶的挂一而漏万的陈述而已。毛泽东的言而无信、背信弃义、撕毁合同的事情委实多矣,不胜枚举。
  • 除了军事建制的社会化之外,还有的是社会化的单位所有制,亦即所有的人都归属于一个以行政级别为划分的单位,如生产单位、教育单位、金融单位等等,这些单位有的也俗称某某部门。单位所有制也采用军事建制的方式,以副股长、股长、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副厅局、厅局等官阶来界定人的身份,并根据级别之大小来进行自上而下的命令式管理。这种命令式管理,形成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状态,这是五十年代初形容国民党统治方式的共产党宣传,然而现实的状况却是,官大半级压死人,一切以级别论英雄,一切以权力论英雄,有权者,就可以发号施令,风光一时,英姿飒爽;无权者,就只能成为狗熊,成为白丁,成为被欺骗、被捉弄的对象。
  • 自由的思想必然导致自由的言论。言论是思想的直接表现,是思想的自然涌流。自由的言论是自由思想的直接现实。言论的自由与否,是衡量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组织、甚至一个人的文明程度的基本标准。而毛泽东终其罪恶的一生之表现来看,从来都是限制人的言论的,并通过限制人的言论而封闭人们思想的通路,从而使人们不敢于想,不善于想,最后则就根本不去想,也不能去想。其结果则是,不能独立自主地思想,就必定亦步亦趋地跟随毛泽东的思想打转转,兜圈子,听信毛泽东命令似的思想去统一步伐,统一行动,并宗奉毛泽东哪怕是胡言乱语的“最高指示”,亦即毛的圣旨,而勿庸置疑地和心甘情愿地跟随毛泽东革命到底不回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