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门

邓垦
【字号】    
   标签: tags:

这门,关闭得地老天悲,
门柱上生满磷火般的苔霉。
摇不醒的石狮总酣然沉睡,
全不管台阶上有谁偷窥。
一个家族走失了,
风在高墙上读着落晖。

曾有暴跳的心破门而去,
涉过罗网似的夜和罗网似的水,
成为含恨的鱼,
或者生动的旗麾。

这大院也曾有过热闹的歌吹,
累累脊骨都在后庭跪成弓背,
或者化一阵风彻夜低嚎,
或者撒一片雨落满一池血泪……

我信,如果不来轰顶的炸雷,
这沉重的门只会成为一块墓碑!  

(1988年7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邓垦
  • 邓垦
  • 邓垦
  • 邓垦
  • 邓垦
  • 邓垦
  • 邓垦
  • 邓垦
  • 我的老师杜远澍,是不幸的,又是有幸的。不幸的是他生活在一个知识饱受践踏的时代。有幸的是他浇灌出了许多芬芳的桃李。他孑然一身,有许多无人知晓的感受与真情。他深受蹂躏,有许多无处诉说的隐痛与悔恨。杜老师最强烈的感受也许是“咸阳执教累青春,悔读诗书悔入秦”。这是我与杜老师分别四十年后相逢“菱窠”时,他送我的一张照片后面题赠的几首旧作中的诗句。
  • 】《诗友》复刊,是旧病复发的结果。 心中有块垒,有人借酒销愁,有人供佛烧香,我们则以文泄愤。这土地、这人世,不平事太多。我们的最大不平,就是不惯于喉咙被锁着链子;我们的喉头在痛苦地发痒。因此,我们唱出了这集子。 这只是蓉荥两地友朋圈子内随意哼出的心中的歌。谈不上技巧,但却很真实。人们从这集子中,能找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临近尾声的一些人的所思所想,所寻所求; 能听到他们狂躁的心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