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3条将给香港带来比SARS更厉害的灾难”

澳洲雪梨反对23条大集会 上演立法后给各行业带来的灾难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罗娜澳洲雪梨(悉尼)报导/6月29日星期天中午由全球反对23条大联盟澳洲分盟主办,有多个团体参加的声援香港、反对23条立法的大集会在雪梨的中国领事馆前和中国城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举行了从领馆至中国城的大游行活动。一场真人扮演的23条立法后,各个行业的香港人都有可能受到影响而招致麻烦甚至牢狱之灾的一出戏,吸引了大量过客停足观看,人们从简单明了、生动的表演中体会到了23条将给香港人带来的危害。


一场真人扮演的23条立法后,各个行业的香港人都有可能受到影响而招致麻烦甚至牢狱之灾的一出戏
一场真人扮演的23条立法后,各个行业的香港人都有可能受到影响而招致麻烦甚至牢狱之灾的一出戏

各界的代表:民主中国阵线总部理事秦晋、中国劳工党主席方圆先生、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澳大利亚分盟发言人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研究生张小刚、中国问题研究协会会员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生李青、法轮功发言人John Dellar 等人分别发表演说。澳洲民主党联邦议员艾登•瑞奇维也发来的支持这次大集会反对23条的信,他在信中说道:“澳洲的一些国家议员和人权组织经过商量一致认为23条实际是对香港基本人权的一种侵犯,我向澳洲外交部长唐纳先生呼吁希望通过他向香港政府提出停止23条的立法并且用一个更加有效的办法来制止恐怖主义蔓延,感谢你们参加反对23条立法的活动,并祝愿这次活动成功。”


雪梨的中国领事馆前的反对23条的集会
雪梨的中国领事馆前的反对23条的集会

记者就目前的焦点问题采访了与会的几位发言者。

中国劳工党主席方圆先生


记者:方圆先生你认为香港政府为什么急于一定要在7月份强行实施这个立法?

方圆:强制实行这了立法原因可能还不是来自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只不过是在实行中央政府的旨意吧了。之所以要香港政府出面是因为中央政府曾有50年不变的承诺,香港政府出面好像给外界一个假像,这个承诺不是中央破坏的,而是香港人民请求中央给他加一把枷锁。

记者:最近的SARS疫情由于中国政府的掩盖而影响了香港人民,那么你认为23立法香港人将面临的又是什么?

方圆:SARS本身是天灾加上人祸所造成的,而23条是典型的人祸造成的,是钳制舆论、言论的结果,把中国大陆封闭式的统治搬到香港。这种人祸的之惨烈超过一种疾病对人类的危害。当香港97年回归的时候,我们对它有一种期盼,希望中国大陆香港化。香港在99年的民主自由的理念之下能够对长期封闭统治中国打开一个视窗,起一个潜意默化的作用。我们很担心的是香港大陆化,遗憾的是这种担心变成了现实。不是大陆香港化而是香港大陆化,所以这种人祸的惨烈超过SARS。23条将带给香港一场比SARS更厉害的灾难。

记者: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违反了中国政府所承诺的一国二制?

方圆:明显的违反了一国二制。如果不是违反了那又何必中央政府要香港政府出面请求给他加一把枷锁这样完全违背人常理的那种表演哪!请问任何人会愿意在自己脖子上加上一把枷锁吗?

记者:现在还有一些人对23条立法感到麻木或者无奈。那么你对此事是怎么看的哪?

方圆:最好的办法是起来抗争。如果你沉默的话,并不意味着你对这个恶法感到反感。23条出来了,你保持沉默以后说不定还要出24条、25条。中国共产党54年的统治得以持续很大程度上是老百姓保持沉默。这种沉默不是高尚的沉默,如果SARS出现的时候你保持沉默、王炳章被关进监狱的时候你保持沉默、法轮功学员被打压的时候你也保持沉默、迟早有一天当共产党打压的血淋淋的屠刀架在你脖子上时,你也能保持沉默吗?所以沉默不意味着高尚。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理事秦晋先生


记者:秦晋先生,请问你是否会认为反对23条的呼声是干涉香港的内政?

秦晋:我觉得这是一个正常合理的一个呼应,它并不干涉到香港的内政。作为我们都有可能去香港走亲访友,那麽这个23条立法实际已经干扰我们今后进入香港的自由,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并不认为我们干扰了香港的内政,而香港本来就是我们中国的。我们作为中国人关心中国何来干涉之词,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记者:那麽对于美国政府或其他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也关注23条,你是怎么看的?是否23条也影响了外国人?

秦晋:你这个问题是我想起了中共的对外的五项基本原则其中一条是互不干涉内政。其实中共一直是干涉别国的内政,它只不过是不想让别人来批评他的内政。譬如:多年前搞过革命输出,要解放世界上的2/3的劳苦大众;在印尼搞印尼共产党造成印尼华侨被苏哈托政权镇压几十万人丧生;近期在柬蒲寨扶持波尔波特政权,使得柬埔寨有上百万人口被屠杀,这些难道不是中共干涉别人内政的恶果吗?这次美国对23条的提出了关注和美国众议院26日以426票对1票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中国和香港政府撤消实施基本法第23条的提议,是美国作为一个西方民主国家对其他主权国家的人权方面缺陷的一种批评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而且现在整个世界的趋势是人权高于主权。

记者:香港的人民反对23条的呼声其实也是蛮高的,但香港政府还是想在7月强行实施23条,你看这后面的背景是什么,它为什么要这样做?

秦晋:我想讲二个问题,一个是香港的呼声虽然有,但不至于形成影响香港当局的立法。这是因为香港本来只有自由并没有民主,等到最后一轮港督彭定康想要改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初彭定康是想进行民主政治改革,被中共骂成千古罪人。香港现在的政府基本上中国大陆钦定的,它是要看中国当局北京脸色的。关键问题是:影响立法的是北京当局而不是香港民众,而北京当局是希望香港政府能过作出这个立法来帮助中国大陆在香港免除被反对的窘境。而作为港府它要做的是作出自律,自我约束自己、自我向北京政府靠拢以取得北京政府对它的青睐。所以我认为这是它立法的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一个强大的、蛮横的专制政府在起的作用。

记者:那你的意思是中国政府所承诺的一囯二制只是一个空的承诺?

秦晋:其实它很失败。现在愈来愈看清楚了一囯二制只不过是它当初为了能把香港收容回来的一个权宜之计而叫出来的口号。50年不变其实5天以后就变,而50年不变这句话本身也没有法律依据,它是靠一个人的一句话来定得也不是靠立法来定的。而中国本来就没有法的,就是有也是假法。中国宪法被修改过好几次,从来就没有真正实施过。它当初说50年不变、一囯二制是为了让香港老百姓免于恐惧能够回来不要人都走光了。它立这个样板是给台湾看的,想把台湾给哄回去,但台湾现在是不曲不饶,坚决不回去。现在香港是愈来愈大陆化了,所以它树立了一个很糟糕的榜样。一囯二制只是流于口号是权宜之计,应该说是失败的。

记者:那麽你认为那些民众应该怎样做才能使政府意识到这一点而不是强行实施23条,把恐惧或者灾难带给香港人民?

秦晋:这就是我们中国民众的可悲之処,也是香港民众的可悲之処。香港民众比大陆还好一些有新闻自由。中国大陆没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老百姓说实在的都被愚弄了。在23条这个问题上,香港民众表现也不尽人意,他们以为这个跟他们没有直接关系我只要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不反对政府就行了,有一口饭吃就行了。他是用自由换取繁荣。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当生命与自由作选择时,往往选择生命,享受是第一的,自由可以不要,这是中国人的可悲之処也是香港人的可悲之処。

所以这次立法,香港老百姓的自由呼声表现并不是很强烈。在这个问题上的改观有待于中国大陆的政权性质的变化。尽管中国的国号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它只不过是改了国号的一个专制政府,由原来的爱新觉㑩的家天下改成现在的党天下。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澳大利亚分盟发言人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研究生张小刚先生

记者:张小刚先生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反对23条是影响香港的内政?

张小刚:这个问题从这几方面来看。第一:香港的23条不仅影响香港居民而且影响去香港的游客。所以不能说与我们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去香港。另外,香港的同胞也是我们的同胞,我们很多人都有亲友在那里,所以我们关心香港也是应该的。而且23条影响了香港之后反过来对大陆也有影响。以前香港是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大陆人民的声音可以通过香港被反应出来。现在的23条是限制了大陆人民的途径,就这点对大陆人民也是有影响的。所以23条不光光是香港的问题。23条立法不仅仅影响到香港人民的本身权力,也使香港的经济商业等都会受到影响。各国与香港都有很多经济贸易的往来,也会影响到各国的利益。因此各国的关心这个也是理所当然的。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人权和主权的关系,香港的人民的权利应该高于政府的主权,没有人权,这个主权也就没有意义。从价值上看,各国和人民关心23条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不存在干涉香港内政的问题。我们今天在澳洲、在悉尼举行集会呼吁反对23条也是为了香港人、为了所有的中国人维护自己的权利而努力,是相当有意义的。

记者:现在不仅仅是香港的民众要反对立法,其他国家的民众中也有反对,那为什么香港政府仍然要推行23条?

张小刚:其实我觉得不是香港政府要这样做,而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实际上大陆要想方设法管理香港。当23条正在醖酿中,中国有个高官说过这样一句话, 23条不立法,香港回归没有意义,意思是大陆要管制香港的,香港的系统要归为中国的系统。所谓一囯二制是一个虚的话,实际上大陆是想方设法要控制香港的。在中国大陆生活过或者比较熟悉的人都知道,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搞过许许多多运动,这些运动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大陆的这种体制下,如果一个人不管你有没有罪或者犯没犯过错误,只要当局的人对你不满或者不喜欢你,他总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把你治罪,象反右、文革一直到六四的清查之类,直到现在高官之间的勾心斗角、人事斗争都用了这套办法。香港本来在回归之前就有了一套法律系统,能够很有效的防治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种行为。而23条就是要把香港这套原有的法律系统从根本上破坏掉,他就可以用颠覆国家或者跟外国势力勾结等任何一种罪名强加在香港那些对中央政府或当地政府不同意见、或者不满的人身上,把你制狱或者根本上的禁止。香港人民在这种恶法强加于自己的头上,要靠自己坚持维护自己的权利,也要为这种权利而呼吁。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7-01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