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维州法轮功学员从迫害中逃亡出来后﹐设法暴露中国血腥的秘密

法轮功学员为和平而修炼

法轮功追随者为坚持信仰逃离迫害

北维州居民Veronica Lee练习法轮功第三套功法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28日讯】北维州周日期刊(Sunday Journal)记者山特‧R‧沙林更(Shant R. Shahrigian)2003年7月20日报导/1989年中共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屠杀大学生时﹐徐京璐能从她北京的家中清楚地目睹大屠杀的情景﹐当时中共军队炮弹的火光燃亮了整个安门广场。当时徐京璐只有13岁﹐她透过父亲的军用望远镜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一切。

但是这也是徐京璐最后一次能够通过中共政府批准的镜头观察她的祖国。

徐京璐说﹕“当时年幼﹐不知政治为何物﹐只是不停地问爸爸‘为什么﹖’”

徐京璐(左)晚上参加读书会阅读法轮功书籍
徐京璐(左)晚上参加读书会阅读法轮功书籍
徐京璐(左)晚上参加读书会阅读法轮功书籍

多年后的今天﹐徐京璐已是北维州费法斯郡(Fairfax County)居民。回顾祖国中共政府对其人民的一贯态度﹐从1989年屠杀无数学生抗议者和旁观者﹐到今天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一再证实中共政府持续地由残酷更加偏离正道。

在中共政府隐瞒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之后﹐徐京璐说﹕“我对于中共政府感到很困惑不解﹐但是当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就明白中共的本质了。”

和平的人们

徐京璐今年29岁﹐于2000年4月为逃离迫害而来到美国﹐她和她的家人均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法轮功又名法轮大法﹐是中国古老的精神修炼方式﹐在沉寂几世纪后﹐于1992 年再次广传全世界。

法轮功主要是练习功法﹐打坐﹐和教导人们改善精神层面。当中共政府自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法轮功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追随者。

法轮功修炼者们表示﹐中共政府看到修炼法轮功的人比共产党的总人数都多的时候﹐就突发恐惧幻想。

徐京璐表示﹕“法轮功修炼者们的和平在过去七年来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连中共内部都清楚。”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报告﹐自从镇压开始﹐中共政府已经屠杀了超过1,000 名法轮功学员﹐囚禁几万法轮功学员。“国际特赦组织”证实中共确实囚禁﹐酷刑和屠杀法轮功学员﹐但是无法取得具体受害者人数。

中共政府否认所有指控﹐并且持续系统性针对法轮功采取负面宣传。

教育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真相

徐京璐和许多大华府地区居民﹐固定和平抗议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并没有任何组织﹐修炼者自己私下一起练习法轮功﹐但是在有和平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集会时﹐法轮功学员们均踊跃参加﹐使得场面十分浩大。

一名华盛顿特区的法轮功修炼者奇斯‧维尔(Keith Ware)表示﹕“可以说有个很松散的组织﹐因为起码当地的法轮功修炼者都互相认识。就像喜欢跑步的人互相都认识﹐就互相约时间一起跑步﹐‘嗨﹐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去石头溪公园跑步吧。’”

北维州维也纳市(Vienna)居民小唐(Tiny Tang)经常帮忙协调当地的法轮功活动﹐她估计北维州大概有500位居民修炼法轮功。

今年6月17日﹐大约有40位左右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华盛顿特区的“自由广场”集会﹐表达他们对于诉讼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支持﹐江目前面临“种族灭绝”﹐“酷刑”﹐和其它种种人权罪行等多项罪名诉讼。

在此一周前﹐大约有80位左右的华府地区法轮功修炼者前往芝加哥﹐与来自世界各地一千多位法轮功学员集会支持对江泽民的诉讼﹐该诉讼在芝加哥法院审理。

奇斯表示﹕“我们对当权政治人物毫不关心﹐我们只关心一件事﹕结束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去见政治人物﹕那就是有法轮功学员被打﹐被酷刑折磨﹐被杀了。”

除参加集会之外﹐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们固定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中国大使馆附近和平抗议﹐同时也为了让更多人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虽然中国大使馆附近并非成天有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抗议﹐但是很多时候至少会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坐在中国大使馆对面草坪上打坐。每周末也会有几十位许多法轮功学员聚集这个草坪上抗议中共的迫害。

北维州安娜戴尔市(Annandale)居民凯蕊‧罗琪‧奴聂兹(Kery Loki Nunez)说﹕“我们和平抗议的气氛很安静和善﹐我们不吵也不闹。”

法轮功学员从来不需要用嘶声烈吼来表达他们的信息﹕仅仅看到他们在代表中共政府的大使馆几尺远的地方打坐炼功就足以触动人们的心灵—仅仅这样炼功﹐即遭中共政府狠下毒手﹐甚至狠下杀手。

虽然中国大使馆人员很少和法轮功学员交谈﹐康乃迪克大道上的行人经常会停下来和法轮功学员聊聊﹐路过的车辆有时也会按喇叭以示支持。

居住在北维州瀑布教堂市(Falls Church)的法轮功学员﹐芭芭拉‧菲利普(Barbara Phillips)说﹕“我们觉得越多人知道迫害的情形﹐迫害越难维持下去。”

芭芭拉是北维州的瀑布教堂市居民﹐她在50号公路附近的公园里打坐。芭芭拉曾经遭受许多疾病折磨﹐让她变的很衰弱﹐她说﹐修炼法轮功拯救了她的生命。“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病会好﹐但是我法轮功炼了三周以后﹐我就病好不用再吃药了。”
芭芭拉是北维州的瀑布教堂市居民﹐她在50号公路附近的公园里打坐。芭芭拉曾经遭受许多疾病折磨﹐让她变的很衰弱﹐她说﹐修炼法轮功拯救了她的生命。“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病会好﹐但是我法轮功炼了三周以后﹐我就病好不用再吃药了。”

芭芭拉是北维州的瀑布教堂市居民﹐她在50号公路附近的公园里打坐。芭芭拉曾经遭受许多疾病折磨﹐让她变的很衰弱﹐她说﹐修炼法轮功拯救了她的生命。“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病会好﹐但是我法轮功炼了三周以后﹐我就病好不用再吃药了。”

入世僧侣

用西方观点有点难了解法轮功是什么。芭芭拉表示﹕“在我们的文化里﹐的确没有什么可以直接和法轮功相比较。”

芭芭拉把法轮功比喻为基督教僧侣﹐因为两者均舍弃世俗欲望﹐追求精神提升。但是僧侣居住在深山老林里﹐但是法轮功修炼者却在一般社会环境中修行。

芭芭拉说﹕“人类社会环境十分复杂﹐因此我们修炼更扎实﹐提高更迅速。”

奇斯‧维尔则以一个古老的格言来描述法轮功。

他说﹕“大家都听过‘种瓜得瓜’这个格言﹐我觉得法轮功包含这句格言的高层次意义。”

奇斯又说﹐这只是一个“很肤浅的理解”﹐要想真正了解法轮功﹐应该要阅读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

凯蕊个人既是基督徒﹐又炼法轮功。

她说﹕“我觉得这两者在信仰方面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凯蕊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和一位无家可归的女士成为朋友﹐据她表示﹐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绝对不会去和流浪者做朋友的。

她说﹕“我觉得我变的比较关怀别人﹐但是要完全做到真和善还真难呢。”

真善忍是法轮功的基本原则。法轮功字面意思是“法轮气功”﹐气功有许多门派﹐和法轮功一样都是修炼功法﹐“转法轮”的意思是“转动法之轮”。

法轮功修炼者说﹐修炼法轮功是一个逐步渐进的自我改进过程。

芭芭拉说﹕“你会变的越来越好﹐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我拥有自己的人生﹗”

芭芭拉和当地其它法轮功学员都有很不寻常的际遇﹐有的十分神奇﹐有的十分悲惨﹐有的两者兼具。

大多数美国法轮功学员最初都是为了治病﹐而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今年40岁的芭芭拉表示﹐法轮功救了她的命。

芭芭拉‧菲利普来自密苏里州的克瑞屯(Creighton, MO)﹐芭芭拉于1987年在堪萨斯州的迪福莱大学(DeVry University)就读四年级时﹐被诊断出患有红斑性狼疮﹐毕业后她很快地就不得不放弃她第一个工作﹕生物医学设备技术员。几年后﹐她又被诊断出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和血管炎。患有这些疾病的人没有治疗是无法存活的。

芭芭拉谈到五年后被诊断出其它疾病的感觉﹕“长年累月的生病﹐让我真的觉得我来日不多。”“我非常的忧郁沮丧﹐常常想自我了断。”

芭芭拉在愤怒于沮丧中度过许多年﹐最后决定认命。但是就在1999年的冬天﹐她在堪萨斯州郊区的一家图书馆里恰巧发现一张法轮功传单﹐于是自己设法开始学习﹐并且在法轮功网站www.falundafa.org找到附近的老学员﹐把五套法轮功教全给她。练习结果相当惊人。

芭芭拉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病会好﹐但是我法轮功炼了三周以后﹐我就病好不用再吃药了。”

今年5月芭芭拉搬到北维州的瀑布教堂市﹐担任保姆照顾一对老年夫妇。

她说﹕“我的女儿很难适应﹐她说﹐‘你不像以前注意力全都放在我身上’﹐这时候我会说﹐‘因为我现在拥有自己的人生了﹗’”

其它学员在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也经历类似的奇迹。

今年49岁的劳伯‧耐比(Robert Nappi)是北维州史宾费尔市(Springfield)居民﹐自从1999年的车祸后﹐他处于半边瘫痪和痛楚中﹐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症状几乎都全部不翼而飞。奇斯‧维尔(Keith Ware)的双腿原来因为登山严重冻伤﹐加上在海军学院的曲棍球赛时又受伤﹐变的不好使﹐修炼法轮功后也好了。

奇斯说﹕“我当时说﹐‘你看看我这双腿﹐它们已经废了。如果炼法轮功能治我的腿﹐我就相信法轮功。’”

这些人的病好了之后﹐还继续修炼法轮功﹐提高精神层次。他们和芭芭拉一样﹐均表示炼功只是达到身体健康的一部分“药方”﹐还得改善自己的观点和生活方式。

逃离迫害

轮到别人念《转法轮》时﹐小唐(TinyTang)跟着默念
轮到别人念《转法轮》时﹐小唐(TinyTang)跟着默念
轮到别人念《转法轮》时﹐小唐跟着默念

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们也一样因修炼法轮功而慢慢地恢复健康﹐但是他们却因此遭受迫害。

小唐(Tiny Tang)今年29岁﹐于1997年离开北京﹐随着她的先生来到美国﹐她的先生当时前往内布拉斯加大学念研究所。两年后﹐她的先生来到北维州的Micro Strategy电脑公司就任电脑工程师的职位﹐而小唐则开始在“维州科技学院”(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攻读电脑硕士学位。

当小唐于2000年5月回到中国湖南省探亲时﹐她发现那里的环境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不友善﹐包括对她和她母亲。有一天﹐当地公安告诉唐妈妈﹐如果小唐来找她﹐要马上回报公安。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要找的人就在他们眼前。

小唐回忆﹕“我当时真的吓坏了。”

当时﹐公安还警告唐妈妈不准再炼法轮功。小唐在采访时特别关照记者不要公布她母亲的全名﹐只称其为雷女士﹐因为唐妈妈目前时时处于迫害的威胁中。

2000年10月雷女士被公安逮捕﹐这是她被逮捕四次的头一次。每次她均在监牢被扣押7至15天左右﹐而且每次均被公安洗劫大笔毕生储蓄才得以释放。

但是即使雷女士出了监牢﹐公安还是经常到她家中骚扰﹐高达十次之多。去年6月﹐唐爸爸不幸过世。小唐表示﹕“他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所以你可以想像我母亲有多么害怕。”

公安第三次逮捕雷女士时﹐他们胁迫她在全国电视前面宣布放弃法轮功。在公安当局的压力和关心她安全的家人的说服下﹐她不得以屈服了。之后“她每次想到上电视这件事就开始哭。”

徐京璐的婆婆拒绝答应公安类似的要求﹐但是结果同样可怕。

徐京璐和她的先生及婆婆在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前几年就开始修炼了。徐京璐说﹕“镇压一开始﹐我的家人就马上感受到压力。”

徐京璐说﹐对于申请前往美国的中国公民﹐中共政府对于发行护照把关极为严厉﹐因为它怕这些人去了美国就不回来了。但是她的先生龚澍嘉曾经前往美国做商务旅行﹐又如期回中国﹐因此赢得了中共政府的信任。徐京璐和她先生成功拿到护照﹐但是徐京璐的婆婆就拿不到护照。

镇压开始时﹐虽然徐京璐当时人虽然在美国安然无恙﹐但是对于天安门的恐怖回忆令她为在大陆的家人担心。

徐京璐和龚澍嘉前往美国后﹐徐京璐的婆婆继续在公开场合练习法轮功。她第一次被抓的时候﹐和重犯关在一起15天。三个月后﹐徐京璐的婆婆预备前往天安门广场炼功﹐在前往中国1989年中共屠杀大学生的天安门的途中﹐中共公安殴打并逮捕了徐京璐的婆婆。

徐京璐说﹕“我婆婆告诉我﹐‘不管公安怎么对我﹐我一定得和他们解释法轮功的真相﹕我修炼法轮功得到这么多的益处﹐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是她亲口对我说的﹐这是她的肺腑之言。”

徐京璐说﹐她的婆婆被判了一年半的徒刑﹐在那期间她婆婆被酷刑折磨﹐公安用高压电棒电她﹐剥夺她的睡眠﹐一直折磨到她签名放弃修炼。但是当狱官提出同样要求叫她上电视时﹐她拒绝了。徐京璐说﹐结果他们加重对她的折磨﹐他们开始天天殴打她。

终于﹐在部分中国政府官员暗中帮助﹐和一些朋友们冒极大的风险协助下﹐徐京璐的婆婆在今年2月平安来到美国。

徐京璐的婆婆一来到美国﹐就想办法和在中国的朋友联络﹐问她记不记得她们在监牢里被迫装配的筷子是什么品牌。徐京璐的婆婆记得当时监牢里装配筷子的工作环境污浊不堪﹐徐京璐的婆婆在监牢里被迫劳动的期间﹐有好几个月都不准洗澡。徐京璐的婆婆知道很多高级中国餐馆和旅馆都用这些筷子﹐所以她想要警告美国餐厅别用这些脏筷子。徐京璐的婆婆担心这些筷子也许会让美国人生病。

徐京璐的婆婆在美国也发传单告诉大众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而且也固定在中国大使馆外面和平抗议。

徐京璐说﹕“如果你知道有样东西很好﹐你会愿意看见有人诬蔑它﹐还是愿意帮忙传递真相呢﹖”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7-28 7: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