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希望之声电台《茶余饭后》

冯智活在希望之声电台与听众谈七一游行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9日讯】香港最近连连爆出新闻,继七月一日轰动世界的五十万人大游行之后,董建华政府被迫宣布推迟23条立法的二读。为了让大家对23条立法的进展有更多的了解,《茶余饭后》采访了前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之声”董事、香港教会工作者协会副主席,香港圣公会的全职牧师冯智活先生。

冯智活先生说:强行23条立法,势必出现第二个移民潮。经济差点大家还可以撑著过,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但香港人享受惯的自由一旦被剥夺,要他们象大陆的人那样生活,很多事不能做,很多话不能说,很简单,打电话上来这个节目说句话都要考虑会不会有什么政治后果,这是大家绝对不能接受的。23条限制的并不仅仅是对政治热衷人士或者传媒界朋友的自由,它限制的是每一个港人的自由,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游行人众的覆盖率如此广泛,涉及各阶层、各年龄层。

冯智活先生说:七一之后我对香港的前途很有信心,很为我们香港人自豪。只要有了民主选举,香港不但不会怕23条,也不会怕所有不合理的政策,不怕任何危机,包括经济危机,因为我们一定会团结,民众一定会支持自己的政府。

《茶余饭后》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一个粤语脱口秀,与听众一起畅谈大陆,香港,台湾时事与趣闻。每逢星期日晚八点到九点于旧金山AM1400广播电台播出(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在线收听网址: www.soundofhope.net)。

以下是这次越洋电话访谈的内容摘要。

主持人:很多听众都很关心7月1日游行的情景,你能否跟大家介绍一下?

冯:那天我下午一点半到达指定地点,当时已经很难进入会场,里面人山人海,比我晚到一两分钟的朋友已经进不去了。大约三点钟,我跟着大会的旗出发,十多分钟队伍就无法行进了,原因是很多人在我们前面插队。我太太大概4点钟出门要与我会合,因为人太多出不了地铁,那一股人潮被迫在金钟逆流而上。由于人数剧增,警方安排不了,参加游行的人从各个方向不断往维多利亚公园方向涌来,致使龙头行进十分艰难。举目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整个铜锣湾人头涌动。

主持人:听说这是六四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

冯:是的,人数之多出乎我意料之外,以往的游行都是几千或者一万人,我相信这次不止50万,因为很多人被困在地铁,有些人早走了,有的晚来了。警方这次的估计比较中肯,说是在6点正的时候路面看到的大概有35万,之前、之后有多少不算在内。走在游行队伍当中心情很兴奋,我没怎么喊口号,很享受当时那种热切的气氛,大家都穿起了黑衣服,打起标语和横幅,喊著口号。我本来对这件事不太乐观,七一之后我对香港的前途很有信心,很为我们香港人自豪。回归大陆之后虽然过了6年的苦日子,但人民对民主的诉求,争取改变,并且身体力行地参与改变现状的意愿反而愈发强了。这次香港人的行动表达了他们对政府的施政不满,体现了一种很强的、不愿意让政府随意摆布、愚弄,要做自己的主人,历史的主人的民主意识。

朱姓听众:我觉得他们是无理取闹,香港从来都没有象现在那么自由过,你们整天骂,尤其是郑京翰、李柱铭、李卓人等等全都不象话

冯:朱先生刚才点到名的人全都是我的朋友,我和他们的立场基本是一致的,我知道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希望香港不好。我的看法刚好相反,正是因为希望香港好我们才走出来的。我们都长在香港,生活在香港,都以香港为家,说我们想搞乱香港,那是不可能,也绝对不愿意的。我们现在已经不贪心了,很自制了,很少提大陆的事、也很少提台湾的事,尽管我们心里都很希望他们有一个更好的命运。我们已经不奢望更多的自由,只是想继续享受九七回归之前的自由,但23条偏偏明显地、大幅度地削弱了港人的自由。为什么七一这么多人上街游行?证明反对的意见得到了大多数市民的支持。如果大家都沉默才是最可悲的。我觉得我们说话都应该本着自己的良知,应该尊重别人的意见,不要猜测别人的意图,如果你认为别人意图不轨,应该拿出证据来。

王姓听众:我在香港40多年,对香港的情形很了解。我觉得那些能够站出来呼吁的人很伟大,他们都是在为老百姓说话,为香港好,如果没有他们为港人说话,香港的老懵懂就更懵懂了董建华可以做个老板,但做特首他差远了。

黄姓听众:我在香港长大,过去英国统治香港,穷人很惨。有了中国的支持才有香港的今天,中国不运东西去香港,香港人吃什么?饮水要思源,现在的香港政府已经很体贴民意了。

李姓听众:我与很多香港人当年移民美国、加拿大、澳洲就是怕九七, 怕发生象今天在香港所发生的事情。有些人一直说中国、香港如何如何好,我想问一下他们为什么不留在那里而来美国吃这碗民主饭?一边吃着别人的饭,一边非要说自己那碗饭香,这怎么解释?

冯:如刚才的朋友所说,懮虑要出现的恰恰就出现了。强行23条立法,势必出现第二个移民潮。经济差点大家还可以撑著过,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但香港人享受惯的自由一旦被剥夺,要他们象大陆的人那样生活,很多事不能做,很多话不能说,很简单,打电话上来这个节目说句话都要考虑会不会有什么政治后果,这是大家绝对不能接受的。23条限制的并不仅仅是对政治热衷人士或者传媒界朋友的自由,它限制的是每一个港人的自由,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游行人众的覆盖率如此广泛,涉及各阶层、各年龄层。

马姓听众:我觉得立法是每个政府都应该做的,香港特区政府的立法也是理所当然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就会无法无天。几十万人游行反抗23条不就是无法无天?李柱鸣是香港人,是民主党,来美国唱衰香港不就是无法无天?有意见可以提,何必发动几十万人去游行他们只是反共

冯:如果七一游行是一个反共的运动,我相信香港市民是不敢参加的,不是因为对政治冷感,是害怕。港人对六四镇压的反应除外,因为六四死了人,让他们看到了横蛮、血腥。如果不是死了人,当时港人的反共情绪是不会那么强烈的。再说,美国前段时间不是也有很多人举行反战示威吗?香港人一样,无非是在履行自己的公民权力而已。别忘了在香港上街游行是合法的,甚至连警方都赞扬这次游行的理性和和平。没有任何破坏,没有一个橱窗被打烂,甚至也没有听说一个垃圾桶被推翻,我相信这是一个世界记录,我以香港为荣。

林姓听众:其实香港人现在已经算有福气了,起码他们不满政府可以宣泄一下,可以游行自救。这次50万人游行争取到政府改变立场,全世界的华人都应该感到高兴。试想在大陆哪一个地方可能出现游行?那些下岗工人、农民如果起来游行是要坐牢的。所以说香港是个福地。至于民主党的人来美国批评香港我觉得合情合理。政府错了,当面批评它它不接受,你自然就去找别人帮忙救救香港,如果政府没有错,他们又何必到处去批评它呢?

冯:我同意刚才那位朋友所说的。我希望港人不但关注23条,不要停留在对政府的不满,最终的诉求应该是普选、民选自己的特首以及立法会议员。从这次游行可以看到,问题的症结在于政府不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如果特首是我们自己选的,我们未必上街,全民公决叫他下台或者下次不选他就是了。采用上街游行这种较为极端的方式纯属迫于无奈,大热天谁不希望斯斯文文坐在冷气室里投票?只要有了民主选举,香港不但不会怕23条,也不会怕所有的不合理政策,不怕任何危机,包括经济危机,因为我们一定会团结,民众一定会支持自己的政府。

崔姓听众:很开心听到冯先生的一席话,特别是他说到七一之后看到了香港的希望,我也看到了希望。我在香港居住了20多年,因为回归才移民的。一直很担心香港人的民主自由会受到限制。我反对有些人关于游行是受人唆使、是反共的说法。我前几天打电话给香港的女儿,她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在香港长大,从来不关心政治,平常连报纸都不太愿意看,更谈不上反共。但她告诉我她去了游行,在街上等了四、五个小时,很晒,很热,但她很开心,因为她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我也问了其他在香港的朋友,他们都告诉我没有人唆使,是自发的,是为了港人自己的自由和民主。他们不是反对立法,是反对立恶法。

冯:我期望中央政府给港人多一点自由,多一点信任,不要过问23条立法。说实话23条立法确实没有迫切性,香港的确没有什么团体要反对中央。回归后香港人已经够自觉了,许多媒体的自我审查也开始了,香港的自由不需要再压了。期望中央再给多一点自由,让我们普选行政首长和立法会,让香港作一个民主的示范,我相信香港一定能做好。@(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7-09 8: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