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美轶事系列故事:出海蒙难记

草庵居士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自从有了游艇,总想到海上好好地玩几天,可又总是没有时间,偶尔出一次海,也是当天去,当天回,总不能尽兴。

这天,正赶上劳工节长假日,与几位朋友约了好久,商量好一同出海去玩,而且还要钓海鱼。

一早,大家都集合在Long Beach的私人游艇俱乐部码头上,洛杉矶县政委员会主席Marco先生带着他的娇小妻子早早地等候着我,过了一会儿,洛杉矶县警察局高级警督Carl先生也带着妻子和已经二十岁的女儿来了。大家一起将带来的食品和用品搬上船,然后就启程了。

Marco先生和Carl先生都是钓鱼迷,我也喜欢钓鱼,但从没有在海上钓鱼,没有海钓的经验,据说很有意思,很让人兴奋。大家上了船,三个女人开始将食品摆了出来,各式各样的美食放了一桌子,男人们换上了休闲服装,女人们则都穿上了三点式的泳衣。海风热呼呼地吹过来。三个男人将鱼竿拿了出来,整整二十多只,在船后船侧摆了满满的一排。鱼饵是大约十厘米长的小鱼。大家一边聊天,一边钓鱼,很是暇意。船到了外海,果然看到大鱼在海中游荡,没有多久就有了鱼儿上钩,全是十多斤的海鱼。就这样,我们慢慢地开出了美国。晚上,我们来到了墨西哥的一个小城,将船停靠在岸边,大家回房间休息。

游艇很大,有三个卧室,一个半卫生间,还有二个厅,一个厨房。但因为Carl先生一家三人,房间只有一张双人床。所以,Carl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就这样,一玩就是二天。

第三天一早,Carl先生告诉大家,他与美国钓鱼协会联系了,说墨西哥湾有大鱼群,问大家是否有兴趣去钓,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大家决定去钓鱼,然后返家。商量完了,就开足马力直奔墨西哥湾。五个多小时后,果然看到了鱼群,大家手忙脚乱地将海钓钩和抓龙虾的网子丢下了海。没过一会儿,就看到鱼儿上钩了。大鱼在挣扎,在海上乱蹦。Carl先生很有经验,告诉我将船掉头,跟着鱼走。就这样走了半小时,鱼儿累了,三个人齐心协力将鱼慢慢地拽了过来,大家都感到很沉重。结果三个女人也来帮忙。忙了半小时将鱼捞上来一看竟然有一米左右,大约有五十斤重。六个人都很兴奋,高高兴兴地往家返回。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映红了浮云,很是美丽。女人们和男人们在高兴地烤着鱼,喝着酒。眼看着离美国海岸还有十来海哩,一个小时就可以到岸了。就在此时,我在驾驶舱里看到了一艘美国海岸警备队的巡逻艇正慢慢地开了过来。我高兴地鸣了鸣笛,与他们打招呼。游艇开的很平稳,大海风平浪静。过了不久,巡逻艇靠了过来,警灯在不断地闪烁,并有人在大声呼喊:“停船,接受检查”。我看左右没有什么船,只好将船停了下来,等待巡逻艇的警官检查。这时候,Carl先生和Marco先生走了过来,Marco先生调笑地说:Carl,你的部下来抓你了,你要准备好烤鱼给他们了”。Carl先生哈哈笑了起来。

巡逻艇靠了过来,海岸巡逻队的警官们手持冲锋枪站在船弦,对我们喊话。询问我们来自那里?要上船检查。说完,就有三个警官跳上了游挺。要求我们出示证件。我们大家分别将护照掏了出来递给他们。Carl先生和警员们开着玩笑,并让女儿将护照拿来。匠官们仔细地检查着证件,并到船舱检查,询问我们是否带有水果,毒品和武器。我如实地告诉他们在船上有三件武器并告诉警官摆放的位置。警官走了进去,将二把左轮手枪和一只AK—47步枪拿了出来,要求我出示持枪证。我马上将持枪证出示给他们。警官一看,马上将枪交还给我们,和我们聊 起了海上钓鱼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Carl先生的女儿从船舱中走了出来,对警官说:“对不起,我将全家的护照忘在汽车里了”。我和Marco先生一听,忙走了过去,对警官说:“Carl先生是你们的长官”。说着,Marco先生还掏出了他的名片递给警官。可是警官并没有理会我们,而是大声地命令我们:“把手举起,放到脑后”。说着就与巡逻艇上的人员联系。马上就又有几位警官跳上了游艇,将我们全部包围起来,并用冲锋枪对准我们,一位警官马上将Carl先生全家用手铐铐了起来。Carl先生很是镇静,没有多说一句话,并嘱咐我们说:“听从命令,不要乱动”。

警官们将我们六人全部押到了船舱,我们没有什么事情,但也在警官的看守之下。一位警官向我们询问有关情况,另一位警官审问他们的上司Carl先生。过了一会,警官拿着审讯记录向基地汇报,请求处理意见。因为在美国有很多偷渡的墨西哥人,根据美国法律,一旦登上陆地,就必须要允许他到法庭申辩,这样一来,就有了很多的移民用这种方式去得了合法移民身份。后来,美国政府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决定,在海上发现的非法移民要原地遣返,不允许其登陆。Carl先生是高级警督自然很清楚这些法律。但女儿将全家护照遗忘在汽车中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他拿出身份证又不被海岸巡逻队的警官们承认。于是就与海岸巡逻队的警官们商量,请他们通知岸上警察到他的汽车里去取护照,以便确认。经过基地的同意,我们一行就停船在海上等待。我和Marco先生调侃着双手被手铐铐住的Carl先生。

二个小时过去了,基地终于来了消息,他们将派人将遗漏Carl先生汽车上的全家护照送过来。

又过了一小时,一艘巡逻艇开了过来,一位警官将护照拿给在船上等待的另几位警官。检查过后,警官很客气地将手铐打开,给他们的上司敬礼。然后有取出一个小本写了一会,撕毁下一张递给Carl先生。

Carl先生拿起一看,原来是一张罚款单:“罚款,每人260美元,‧‧‧‧‧‧送护照交通费,1200美元,寻找汽车并开启汽车门费用,400美元‧‧‧‧‧‧总计,2380美元‧‧‧‧‧‧”

‧‧‧‧‧‧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8-08 11: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