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栏】郑贻春:噤若寒蝉的中国大陆

郑贻春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7日讯】由美英联军发动的自由伊拉克行动,历时三周,推翻了萨达姆在伊拉克境内二十多年的极权专制统治。然而,在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前,伊拉克人民却不敢、也不能表达他们自由和民主的心声。

他们之所以缄默无语、噤若寒蝉,乃是因为,任何说了一句嘲讽或不利于萨达姆的话语的伊拉克人,就会立即被萨达姆的秘密警察组织——类似于中国大陆公安系统的政治保卫处和已被砸烂的前苏联KGB组织,即叫做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的组织秘密逮捕,并处之以割掉舌头的刑罚;倘若用眼睛不以为然地藐视了一下萨达姆的画像,就会立即被处以挖掉眼睛的刑罚。不但说出自己心声的伊拉克人本身遭到残害,例如割舌、挖眼、断臂、截腿等残无人道的刑罚,其亲属也要遭受其害,这就是具有伊拉克特色的株连制。很多人仅仅因为对伟大领袖萨达姆的某种不敬而被集体枪杀。在伊拉克境内发现的数十座千人坑、万人坑,就足以说明伊拉克人民的伟大领袖到底伟大到什么程度了。在这样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杀人犯领袖的横行霸道、草菅人命的统治下,在这么一种杀无赦的中央红头文件传达到共和国卫队、秘密警察组织以及社会各要害部门的情况下,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确实造成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从来如此地封杀言论与思想的、令人发指的种种灾祸!

伊拉克的萨达姆善于制造文字狱,中国的萨达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也是如此。文字狱不仅在社会的现实生活中无处不在,而且又内化于人们的心灵深处,也就是说,每一个头脑中都有一个挣脱不了的、被恐怖和暴力所威胁的无形的文字狱。这也正是为什么在毛泽东登上红朝皇位之后,中华民族的精英如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历史学家等学者或社会学术专家,基本上哑口无言的原因。这也的确实现了“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毛氏理想。就连那些无所畏惧的作家和诗人们都紧紧地闭嘴了,更何况那些普通老百姓了。他们对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所造成的范围广大得几乎达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文字狱,就更不能也更不敢说三道四了。幸亏鲁迅死得早,要不然,象鲁迅这样的不识时务者,说不定会有何等惨烈的命运等着他呢。

也许他会投降,就像郭沫若那样写点赞美诗,莺歌燕舞地捧捧毛泽东的臭脚?在一九五七上海的一次谈话中,有人问毛泽东:鲁迅在反右斗争中会怎么表现?毛泽东想了一会儿说:要么鲁迅蹲监狱,继续写他的文章;要么,他就得识时务,顾大体,什么话也别说。

千千万万个知识分子,有的竟因为一句话而横遭二十多年的磨难,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因为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竟被流放到荒山野岭,客死他乡。更有甚者,很多人惨遭罹难,死得冤枉!这种严酷的法西斯专政,这种灭绝人性的大规模的焚书坑儒活动,一直是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邓小平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江泽民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历史上所开创出的极权暴政的悲剧场景。

在刺刀下又如何开口说话,在手铐脚镣的等待中谁还敢冒天下之大不违,谁还敢自由地表达心之所想?无数的作家、艺术家,除了象郭沫若似地献媚邀宠、歌功颂德,还能有什么其它的路可走?

死路一条,是开口说话和拿笔写作的别无选择的必然归宿。

所以,才有“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蝇”之类的冷嘲热讽。这种极权之蝇,紧紧地套住拿笔的手。请问:谁还能写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伟大的艺术作品呢?谁还能像历史上的文学家那样文起八代之衰呢?恐怕就只能剩下默默的泪水和懮伤的情怀了。其结果只能是撂笔了事。

解放前写出《家》、《春》、《秋》的才华横溢的巴金,在解放后的半个多世纪里,究竟写出了什么?还有没有什么作品堪与解放前的作品相提并论?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国统区里写出了光芒四射作品的作家、艺术家,在解放之后,却一个个都哑口无声,既写不出什么,也不敢写出什么。

中华民族千年绵延的精神传承,在中国共产党执政后,发生了根本的断裂。因为遭到无情的打压和迫害而从自己的书籍里四奔逃散的作家、艺术家究竟有多少?恐怕就象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也数不清!就像海边的沙子一样,多的一望无际!

噤若寒蝉的大陆,噤若寒蝉的中国,噤若寒蝉的中华民族,这就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半个多世纪以来,实行反人类、反文明、反现代化的恐怖统治所取得的丰功伟绩!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9-07 9: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