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美轶事系列故事:华尔街的秘密

草庵居士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自1996年以来,以网络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公司成就了一批富翁,惹的世界上各位眼红。其实真正能缔造富翁的还是世界闻名的华尔街,在这里,每年会有百名以上的千万富翁诞生,是名副其实的富翁出产地。

位于纽约的华尔街并不大,但就在这短短的小街上竟然生存着数百家可以影响世界经济的投资银行。当你走进了一间小小的不很豪华的办公室,不要看这里可能只有是十几位员工,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投资银行的资产可能超过一家中等国家的外汇储备。华尔街本身就很富有传奇性,在这里每天都会诞生更令人惊奇的故事。

美国常春藤名校的毕业生,在毕业前的第一就业选择往往是华尔街,能进入投资银行工作的年轻人也往往是顶尖学生。在这里一个MBA的年薪起薪会在二十万美元,如果干的好,加上红利,一年收入百万美元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美国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是二种性质根本不同的银行。所谓商业银行几是中国大陆常见的中国银行或工商银行之类的办理百姓和工商企业储蓄,贷款及日常商业金融的银行。投资银行则与之有很大的不同,他的业务往往是协助企业上市,募集资本,证券买卖交易,企业并购收买,发行股票和债券,金融期货买卖,基金会管理和投资等业务,但商业银行所从事的业务一般是不允许办理的。但一部分贷款业务是可以进行的。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本来是不分的,但在上世纪初,美国发生经济危机,股市大崩盘,结果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被法律强制分开,以避免今后的经济危机。事实上这一法律是非常有效的,在后来近一个世纪中数次制止了经济危机和股市崩盘的发生。不过在本世纪初年,美国有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商业银行办理部分原来投资银行办理的业务,诸如商业银行可以从事保险等业务。

在组织形式上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也有很大的不同。商业银行大部分是采取有限股份公司制。但投资银行大部分采取的是合伙制,这种合伙制类似于大家常见的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在名称上,商业银行大都采用 Bank 这样的名字,但投资银行则很少采用这样的名字,大部分是的名字是XXX投资公司或XXX资本公司,部分投资银行的DBA名字会注明XXX投资银行。但商业习惯上大家不会称之为XXX投资公司,仍称之为XXX投资银行。正因为投资银行大多是合伙制,年轻人进入投资银行就需要自己的智慧和勤奋了,寻找客户和项目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有了好的客户和项目就等于拿到了自己的薪水。而客户能不能将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美元的金钱交给你去管理完全要看你自己的知识能力和说服力。你一旦拥有了客户,但能不能让客户投资的金钱有持续稳定地回报就是考验你能不能在华尔街站住脚的基本问题了。

只要你有能力,能不断地让客户的投资增长,那么,新的客户就会源源不断的主动跑来,会主动地将数以千万美元交给你让你去管理。你依靠管理这些投资的佣金就会成为百万富翁,不信的话,各位可以计算一下,如果你掌握了三千万美元的投资,你收取的管理佣金为百分之一,那么你一年的佣金就有三十万美元,何况这还不算你的年薪和福利保险等收入。如果你干的很好,有了一定的经验,投资银行老板就会让你成立分行,你自己投资做合伙人,这样一来,你自己就会有也个自己的事业,成为投资银行的合伙人或董事经理人。当然,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大的项目,一年之间成为千万富翁也是极为可能。但成功的关键还是你自己的能力和勤奋,不要忘记在华尔街,每年也有数以千计的美国一流人才败下阵来,一般来说,如果你能在华尔街里的投资银行做三年以上的投资顾问或投资经理人,你一定会成功,也一定会是腰缠万掼的小富翁。正是因为每个投资银行不断地增加分行和合伙人,所以,大多数的投资银行都被称为投资银团。

在美国的各个大的投资银团中,对海外的投资经理或董事人几乎都是该国的移民,几乎每一个董事合伙人都是从最低级的工作一点一点干出来的。在数年前,华尔街几乎看不到中国人的身影,本来华尔街就是犹太人的天下。但近几年来因为大陆和台湾的经济崛起,中国人开始逐渐在华尔街展露手脚。几年下来确实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在华尔街站住脚成为千万富翁的也有几十位。这些华人投资银行家们控制的资产至少也有数千亿美元,远高于中国,香港和台湾三地外汇储备的总和,成为华尔街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

在美国有一个奇特的现象,但这个现象不是行业内的人是不会理解的。这就是,当你需要钱的时候,你需要数百万美元,你可能找不到银行贷款给你,即使是贷款给你,条件也十分复杂苛刻。但当你需要投资数亿美元的时候,你可能不需要一分本钱,很多投资银行会争相恐后地帮你。特别是海外投资,这种现象更是明显。其实,如果你能了解内幕,你就会觉得很合理。其原因是,当一个投资银行或基金投资一个海外项目的时候,只有1-2%的利润,投资一千万美元,利润只有10万美元,但花的时间和经历却很多,一个美国投资管理人前往海外投资国的一天的费用基本是500美元补助外加薪金,前往一个月的费用就会超过就会有数万美元,这还不算律师和会计师的费用,你看十万美元的利润扣除这些费用会有钱剩下来吗?投资管理人当然会喜欢投资大的项目。另一种原因是,投资管理人掌管的是公众的资金,而不是他自己的资金,这点和共产主义国家的企业经理很相象。只要能让资本安全,能赢利,
利润少一点没有关系﹐但能减少麻烦是最重要的。所以,在美国募集资金时,你就要考虑如何使用最小的代价去尽快取得成效,考虑什么样的投资找商业银行,什么样的投资需要找投资银行,这也算是我从事多年投资银行业的一点心得。

自从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一来,中国大陆的经济突飞猛进,这就给在美国从事金融业的华人带来了很多机会,而这种机会更促进华人投资银行家在美国金融界的发展。

数年前,一位来自中国的先生就找到了我们银行,要求用贷款,解决中国国内的投资资金。对于这样的海外贷款,投资银行都很保守,特别是对政局不是很稳定,法律不很健全的国家。虽然中国开放很多年,但由于中国宪法并没有保护私有财产,而是明确规定社会主义。这样,对海外的大笔金融业务就有很大的影响。因为中国政府随时随地都可以用法律的名义没收他人的资本而收归国有。当然,这是制度上的问题,但他毕竟牵涉到经济。因为如此,我银行对这位先生说:“如果你能够提供中国前五名内的商业银行开出的担保信用状(SL/C),并能够得到我们指定的国际大银行背书。我们就愿意贷款给你们,并保证是低利息。”

这位先生考虑了一会说:“我不懂什么是担保信用状,你们是否可以给我解释,我在中国的银行有关系,什么信用状都能开出来。”

听了这位先生的话,我们都半信半疑。按照国际惯例,没有资产抵押,银行是不可能开出担保信用状,在中国仅仅凭关系就能开出担保信用状吗?但对于投资银行而言,客人几是上帝,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事实上我们就遇到了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实际在最后却实现了。于是,我们就安排了一位中国员工给他讲解,并将担保信用状的样本写给他。

过了一个多月,这位先生给我们银团打来电话说:“关于信用状的事情,我已经与中国XX银行联系好了,他们也找了美国银行香港分行来背书担保。请你们银行提供有关文件与他们联系确认”。说完就发了一份传真过来。

我银团的员工马上就通过专业系统与中国XX银行联系,果然确有其事。过了几天,我银团就手到了中国XX银行开出来并经过美国银行香港分行背书确认的担保信用状。经过反复确认无误。我银团在半个月就将六千万美元拨给了对方。这为来自中国的先生看了后十分高兴。过了半各月宴请我们,并悄悄对我说:“你们真有本事,六千万美元半个月就到位了,说话算话,我还真没想到,一张纸就能换回六千万美元。”

我对他说:“我们应该感谢你啊,我也没想到你能开出这样金额的担保信用状。你很厉害。”

没想到的是这位先生说:“开这种信用状太容易了,我过几个月再开点,很赚钱呢。不过你们很傻,我想你们赚的肯定没有我多。”

我反问:“你怎么会赚的比我们多呢?我们是以当时金融界里伦敦金融市场上的银行之间拆借利息的基础上外加1.5%,当时伦敦的拆借利息是3.8%,我们加上1.5%就是5.3%。这是很正常的。”

这先生笑了笑说:“看你们傻不傻,你们贷款给我的利息是5.3%。可我将钱大陆转贷出去,利息是16%。转手就赚了10%,你看是不是比你们这大银团赚的多﹖”

我听了很奇怪:“这么高的利息,你怎么能贷款出去?”

来自中国的先生说:“这就是中国,你们在美国待久了根本就不懂什么是中国国情,16%的利息算是低的,我第一次做这样的生意,都贷款给朋友了,是照顾他们,否则,我的利息是20%。”

我听了又问:“你取得担保信用状不也要将资产抵押吗?这同样需要费用。”

来自中国的先生说:“抵押什么,我一无所有,穷光蛋一个,那里有什么抵押,要钱没有,要人有一个。”

我听了更奇怪:“那你怎么能让银行开出六千万美元的担保信用状?”

来自中国的先生神秘地笑了,小声对我说:“关系,知道什么是关系吗?在中国,我的关系就值六千万美元”。说完,看了看我又说:“给你交个底,现在的中国政府官员和银行里的行长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国际金融,他们看到我能从美国拿回来六千万美元现金,还以为我多有能力呢,我可是他们的财神爷,他们天天在求着我帮他们到美国贷款,我得拿一把,拖一拖,不能全答应。不过,我不能将这里面的秘密告诉他们,否则,我就没饭吃了……”

……

1995年,我们与中国天津碳黑厂有了联系,想帮助天津碳黑厂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当时我银团之所以看好天津碳黑厂是因为他是中国第一大的碳黑厂,而且是世界三大生产厂之一。因为环境保护的原因,世界各国对碳黑生产都有限制,但碳黑又是现代工业不可缺少的原料。这样的工厂在美国上市就会有卖点,因为他的生产可以左右世界市场价格,甚至可以左右其他产品和工业的生产和价格。在1995年,美国股市正在走上坡,当时道琼指数只不过四千多点。但多年的金融磨练,让我们都感受到了未来美国经济的美妙和前景。于是我们就反复和当时天津碳黑厂的李总经理联系,并极力促成此事,当时我们估计二千万美元的工厂,一旦在美国上市,根据当时的情况,天津碳黑厂出售一半的股份我们可以为他们募集到八千万美元,总市值可以达到一亿多美元。我银行收费9%,这样一来,也可以有一千多万美元的收入。但到了美国股市节节上升的1997年,天津碳黑厂却终止了合作,不再想在美国上市了,说是想在中国国内股市上市,让我们近二年的准备工作付之流水。

世界上很多的事情都是很奇妙,由于和中国天津碳黑厂联系上市的事情,我们就认识了很多移民美国的大陆人士。一天,一位客户带着一位来自中国湖南的张女士找到我们,说是要和我们谈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事情。由于当时刚刚结束和中国天津碳黑厂的合作,大家都对中国国内的变化多端而感到很灰心,于是就安排了一位刚来我银团工作的中国员工刘先生与她洽谈。

大约谈了二个多月,有了初步结果,所有需要的资料都从中国拿来了。有了资料就可以工作了,我也把这位非常勤奋的来自中国的员工刘先生从证券部门掉到了IPO部门。张女士拿来的企业是中国的一家小企业,说起来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称赞的地方,他只是一个为电子产品做一种配件,但这个配件在全世界只有四家工厂在生产,一家在马来西亚,三家在中国。但中国的三家工厂的产量却占了全世界的90%。看了张女士的企业资料,我银团专家们提出了一个建议,希望能将中国所有的三家工厂组合到一起集体上市,这样公司在美国上市就会有卖点。张女士听了我银团专家的建议连犹豫一下的时间都没留,马上说:“没有问题,你们告诉我怎么办,我保证能办到。”
……

过了三个多月,张女士将所有中国大陆的三家工厂的资料都拿了过来,交给我银团的专家。而且还在美国注册了一家公司,准备一这家公司上市。等到了一切资料准备齐全后,我们才发现,在这家公司里,中国大陆三家工厂的股份只占百分之五十五,张女士占百分之三十五,我银团的刘先生占百分之十。对与这样的资产,我们都很奇怪,张女士直到目前还在一家制衣厂打工,每月靠一千多美元的收入维持生活,怎么会有近一千万美元的资产?再说我银团的刘先生年龄不过二十六岁,大学毕业刚工作一年的时间,也不可能会有三百万美元的资产。尽管大家都很奇怪,但这牵涉到个人隐私,大家都是将疑问藏在心里却没有问过。

半年后,这家总资产三千万美元的中国企业在美国NASDAQ上市了。结果是原来的企业出让股份60%,募集到了一亿一千多万美元,总市值近二亿美元。当然,我银团也赢利了1600多万美元。按照惯例,IPO部门的员工拿到了总共三百万美元的奖金,刘先生虽然当时的年薪只有6万多美元,但奖金却拿到了四十多万美元。如果加上他在公司里的股份价值,当时刘先生的身价以是千万富翁。这家公司上市不久,刘先生就提出了辞职信。对于这一点,我早有估计,自己拥有了近二千万美元的财富,谁还会为别人打工呢?特别是中国人很喜欢自己做老板。

接受了刘先生的辞职函,刘先生当面向我辞行,并邀请我共同吃饭。刘先生说:“Bill,我很感谢您对我的提拔,我很怀念这里的生活。我今天离开银团,但我很想和您聊一聊,我和张女士已经商量好了,想请您一起吃个便饭,只有我们三个人。”

我一听,马上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

一周后,我们三人坐在了位于洛杉矶市威尼斯海滩的一家法国餐厅。

张女士首先端起了酒杯对我说:“Bill,我知道你从不喝酒,但这是我一生中最真心的祝福,请你一定要干个这杯酒。”说着就将一杯威士忌喝了下去,然后说:“在我看到这家公司上市之前,我从没有敢相信自己会成为富翁,我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说这就哭了起来。我看着张女士不知道怎么说话,就在这时候,刘先生说:“老板,你别生气,张女士直到现在还不相信她已经拥有了这么多的钱。她有些激动,您别在意。”

我笑了笑说:“张女士原来不是就有很多的钱吗?为什么要激动呢?”

刘先生说:“Bill,你有所不知道,我和张女士在公司上市之前都是穷光蛋,那里有什么钱呀。要不是您让我到IPO这个部门,可能我一辈子都还在为生活发愁呢。”

见刘先生这样说,我忙阻拦:“不要这样想,我以前也是一样,中国人聪明,只要努力一定会成功。你在银团干其他工作也会生活的很好,在美国怎么会饿死人呢?发不了大财,但可以过了中等生活”。说完,我看了一眼刘先生:“现在你已经离开银团了,不过,我有个猜测,不知道是否正确,你我想的股份是张女士送你的。”

刘先生听了马上就承认了:“当时张女士以为这件、案子不会成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来进行,我给她出了一些主意,她就给我了这些股份。”

我听了笑了:“你很幸运,但我想知道张女士为什么这样有钱,还要到制衣厂打工每月赚一千多美元?”

听了我的问话,张女士冷静了一下说:“Bill,你那里知道我的辛苦,我在大陆离婚了,身无分文,靠自己带来的300美元在美国生存,打了四年的衣厂工作。到公司上市之前我的银行账户上之有三千美元的存款。能有今天,全靠您和刘先生,我给刘先生的股份完全是他自己应该得到的。”

我听了感觉很奇怪,于是问:“你没有钱,中国三家工厂的股份怎么了你的名下?”

刘先生听了哈哈地笑了起来:“老板,你怎么也糊涂了起来,其实我们做的全是你教的。你经常给我们讲中国大陆的法律漏洞,我们只不过是利用了一点关系,再加大陆法律漏洞制造了一个发财神话而已。”

听刘先生这样一讲,我恍然大悟:“你们也是先和大陆工厂合资,然后利用中国大陆的法律漏洞来在美国上市?”

张女士点了点头:“Bill,你真是很聪明,我从没想到这样能赚钱,不花一分钱,而靠搞合资,出卖共产党的企业就能当富翁。”

我接过了话头说:“中国大陆太缺少国际金融专家,封闭了几十年,根本不知道国际上还有金融资本操作的事情,恐怕象你们这样一来操作的人一多了,中国政府就会醒悟,到那时,也就没有了你们这样的发财机会了。”

张女士看了看我说:“中国大陆的企业领导太无知,其实这么做,开始的时候我心里也不踏实,但看着中国的好企业都被香港和台湾的骗子们拿到国外卖掉赚了大笔的财富,心里不平衡啊。反正是这样,与其让香港和台湾的骗子骗去,还不如让我们骗去,好歹我们在中国做过贡献。”

看着张女士讲话,刘先生说:“没办法,中国就是个特殊的国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傻瓜国家,俄国私有化了,尽管不公平,但他卖给了自己国家的百姓,便宜是自己的国民。但中国的企业家们都是傻瓜,制定政策的人更是狗屁不懂。你说一个玻璃杯,自己去国际市场上明明能买10块钱,但他就是不让去,结果让别人拿走去卖,别人卖了10块钱,结果才给中国1块钱,剩下的9块钱留在自己的口袋里。中国政府的官员还很高兴,说是为国家做贡献,招商引资了。中国几十年建立的资产,几年的时间就都让那些香港和台湾的金融骗子拿到海外股票市场上卖了,把这帮家伙养的肥肥的。结果到了现在,中国政府的经济官员还是什么也不懂,还不允许自己的国营企业到海外上市,只许他们和那些金融骗子搞合资。我看着那些在中国收购企业的香港人和台湾人就有气,你说我们不这样做,还不是让他们给骗走了……”

……

大约过了一个月,刘先生给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他已经搬到佛罗里达州去了,他想远离洛杉矶,自己过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活。

中国啊!中国!又用人民几十年的血汗在华尔街造就了二个千万富翁。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9-09 11: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