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欣赏】水调歌头

作者:任一仁
(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此词用似幻非幻的手法,描写作者神游“桃花源”仙境的情形。(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309
【字号】    
   标签: tags:

黄庭坚《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
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
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
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欹玉枕,拂金徽。
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
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
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作者简介】

《晩笑堂竹庄画传》中的黄庭坚像。(公有领域)
《晩笑堂竹庄画传》中的黄庭坚像。(公有领域)

黄庭坚(公元1045-1105年)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涪翁。诗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为江西诗派之宗主,影响极大。词与秦观齐名,人称秦七、黄九。词风疏宕,俚俗处甚于柳永。有《豫章集》、《山谷词》。

【字句浅释】

题解:此词用似幻非幻的手法,描写作者神游“桃花源”仙境的情形,反映了他对污浊现实的不满,表现了他不媚世求荣、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贵品德。

瑶草:仙草。
一何:多么。
武陵溪:指桃花源,世外桃源,出自陶渊明《桃花源记》里的故事。
虹霓:指彩虹(霓:也是一种虹,叫“副虹”)。
欹:依。
金徽:瑶琴。
谪仙:唐朝大诗人李白。
白螺杯:用白色螺壳制成的珍贵酒杯。
灵芝仙草:食后可永不衰老的草药。

【全词串讲】

图为颐和园长廊的苏式彩画:桃花源(参照清代画家任预的《桃源问津图》绘制)(<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1080320.JPG">Yongxinge/Wikimedia Commons</a>)
图为颐和园长廊的苏式彩画:桃花源(参照清代画家任预的《桃源问津图》绘制)(Yongxinge/Wikimedia Commons)

春天里我走入武陵的桃花源,
那里的仙草美丽得像碧玉一般。
无数的桃花长满了溪流的两岸,
还有黄鹂鸟飞鸣在树枝上面。

我想穿过桃花林找出一条路线,
可以一直走到飘浮的白云里边,
让胸中浩气化作彩虹任意舒展。
但又怕桃林深处花儿密又满,
红色的花露会沾湿我的衣衫。

坐在玉石凳子上,
倚靠着玉石枕头,
再把那瑶琴轻弹。
你在哪里?李白啊谪仙!
我举着白螺酒杯却没有人把我陪伴。

我为抗拒衰老的灵芝仙草而来,
不是为桃花红红的嘴唇和脸蛋,
那我还有什么可以长啸和哀叹?
喝醉了我就翩翩起舞走下山,
明月紧追不舍与我一同回返。

图为宋 梁楷《李白吟行图》。(公有领域)
宋 梁楷《李白吟行图》。(公有领域)

【言外之意】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要身处绝境时才会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词中所写,或许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见的神游,而其中境界是自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许多名人都曾向往、追求过的目标。

作者醉后又摇摇摆摆地被月亮追着跑回来了,但也有些人却待在那里没有回来,还有些人则悟到了别的避世离俗之路,从污浊的现实世界中解脱了出来。这样的人自古至今都一直存在着,从来也没有真正消失过。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人每每叹息后主亡国。殊不知人间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赠一个伟大词人给炎黄子孙,我们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为一个强悍的君王呢?
  • 古人诚信,能身体力行自己的信仰,甚至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后来的人便逐渐把信仰变成了口头禅,言行不一了;再后来,连口头禅都索性不要了,赤裸裸地没有信仰,也就没有了约束自己言行的美好原则。更可悲者,这种人一旦有了权力,便反过来把有信仰的人视为异己、滥施迫害,造出无数的人间悲剧来。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这不免使人生出对美好景物的爱怜,对逝去光阴的流连,希望美景的重现:夕阳再现为东升的旭日!花儿落去,无法挽留。但似曾相识的燕儿飞来,给人以安慰、减少一些哀愁。美好事物的消失,不是生活的尽头;或许只是,更美好事物即将到来的一个兆头,它将使未来的生活更有奔头。思索吧,反复地想一想吧,当你在人生的路上走来走去的时候。
  • 富贵本无心,
    何事故乡轻别?
    空使猿惊鹤怨,
    误薜萝秋月。
  •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擡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 别离是苦,因为它牵动了人在世间的根子,情。对所别之人情越深,别离时苦也越深。自古来确是“此恨无穷”,因而别离才成为古今中外诗歌的一个永恒主题,而“爱别离”也才被佛家列为人生七苦之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