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昝爱宗:安徽人:王怀忠死不足惜

昝爱宗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17日讯】王怀忠难逃一死,时年58岁。这就是高级贪官的下场。

一个孤儿,最后能够当上副省长,不说他的能力如何出众,但有一条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成长得益于共产党的培养。没有党的关怀,他就是再没爹没娘,出身再贫再苦,也不大可能当上市委书记,当上副省长。阅读他的成长轨迹,发现他成功的第一步是首先是党让他吃饱饭,让他工作,然后再被党看中,得以入党,继续提拔,一路绿灯,仕途畅通。

命运有时候是很怪的,开个玩笑不当真倒还可以,一旦当真就被命运捉弄了。王怀忠就是被命运捉弄的人。

他刚开始工作时,应该说是一个不坏的人,也就是不那么贪的人,比如从1963年他被组织上推荐到安徽霍邱县搞了三年社教活动起,他就成了公家的人了,怎么会贪呢?应该继续报答党的养育之恩才是。1月16日,《北京青年报》报导,该报记者近日到王怀忠发迹的安徽亳州市谯城区观堂镇采访,遇到了“王副省长”当年在孤儿院认识的“院友”、55岁的王魁仁。他听说王怀忠判死刑后,一言不发地卖烧饼,别人说他的话比平时还要少。他说,“俺真没想到,他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从他出事那阵子起,俺就一直在打听,俺早就知道他会有今天—他犯的罪孽太深了,谁个也救不了他,他是自寻死路呀。”

老百姓的话是最朴实的,同样也包含着朴素的真理:王怀忠难逃一死。这位“院友”回忆说,“那时候,俺们三个都是孤儿,都住在孤儿院里,好得可以用‘穿一条裤子’来比方。可现在,俺们三个只剩下俺一人了。”1960年,也就是“三年灾害”第一年,王怀忠刚刚满14岁,因为饥荒,他的父母相继饿死,只剩下他和两个瞎眼的哥哥。第二年,王怀忠被政府安排进了孤儿院。在这里,他和比他小几岁的王魁仁、杨绳成了生死之交。那个时候,党还是对孤儿有大德大恩的,这位“院友”继续介绍,“俺们都没有爹娘,所以三人格外亲,吃睡都在一块,像亲兄弟。在孤儿院里,虽然政府管饭,但都吃不饱,俺们就轮流出去要饭。为什么轮流出去?因为俺们三人只有一条裤子。谁出去要饭,谁就穿上裤子,要回来三人一起吃。”这三个苦命的孩子在孤儿院共同生活了近两年,直到王怀忠被推荐到邻近的张大庄公社当通信员。过了几年,王魁仁也参了军。三人从此分离。王怀忠当完通信员后,被分配到当时的亳县十八里区任团委书记,后又调至亳县十河区赵桥公社任党委书记,接着是十河区区委书记,城关镇镇长、党委书记……一直到亳县县长、县委书记,阜阳地区行署专员,阜阳市委书记,安徽省副省长。可以说,吉星高照,一路高升。

对于王怀忠来说,人生太富有戏剧化了,前半生的前途太光明了,就意味着后半生的前途不那么光明了,甚至会变成黑暗了。终于,黑暗的这一天来到了。1月15日,也就是农历刚刚过了“小年”,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裁决就下来了,法院对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受贿517.1万元、巨额财产(480.58万元)来源不明一案作出维持的裁定:王怀忠,死刑(新华社济南1月15日电)。

王怀忠难逃一死,后事只有他的儿子儿媳照料了。他的女儿尚在英国留学读书,依旧缺席,他的妻子韩桂荣,据说此刻正在河北易县看守所继续接受调查,身不由己了。一个人害了一家人,他真是一个不幸的人;可是,再想想贫困的安徽阜阳人民,想想更多受王怀忠祸害而陷入贫苦的人,王怀忠及其家属的不幸也就不叫不幸了,而叫罪有应得了。王怀忠如果有一点做人的素质的话,他就应该自杀认罪,而不是等着法院判决定罪再死给大家看。

王怀忠该死,死得越快越好。我想,作为阜阳人,我对此判决也是拍手称快的。@(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1-17 3: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