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欣赏 鹧鸪天

任一仁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1日讯】
鹧鸪天
陆游

家住苍烟落照间,丝毫尘事不相关。
斟残玉瀣行穿竹,卷罢黄庭卧看山。

贪啸傲,任衰残,不妨随处一开颜。
元知造物心肠别,老却英雄似等闲!

【作者简介】

陆游 (公元1125 -1210) 字务观,号放翁。南宋杰出大诗人,诗存九千余首。词亦为南宋一大家。其词纤丽处似秦观,雄概处似苏轼,超爽处似辛弃疾。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放翁词》。

【字句浅释】

题解:这是作者四十二岁时因主战而被罢官,被迫开始隐居生活后的作品。在作者的多种诗词风格中,这是其飘逸、高妙一类作品的代表作。苍烟:青烟。落照:落日的光辉。尘事:人世间的事。玉瀣:一种美酒的名字。卷罢:有些古书是卷轴式的,一边读一边卷,“卷罢”就是读完一卷后都卷起来了。黄庭:道家的三本著名经典,都以“黄庭”二字开头,统称黄庭经。啸傲:(多指隐士生活)逍遥自在,不受礼俗拘束。衰残:衰老而无用。开颜:面带高兴的样子。元知:本来就知道。造物:造物主。别:不同、不一样。等闲:平常。

【全词串讲】

落日余辉中、飘渺苍烟里是我的家园。
住在那里,人间的事情丝毫也不相干。
喝尽了玉瀣美酒,我就散步穿过竹林;
看完了黄庭经卷,又躺下把山景赏玩。
贪恋逍遥无拘的生活,
哪怕就这样终老田园。
到处有使我高兴的事,不妨随遇而安。
原本就知道,造物主的心肠很不一般:
白白地让英雄衰老死去,还视为等闲!

【言外之意】

虽然极力写隐居的闲适舒心,但末尾仍然露出英雄壮志难酬的怨愤,这是初入隐居生活的人常有的事。许多隐居者,包括作者在内,会在冷静地思考后从这种怨愤中跳出来,成为修炼人。

隐居生活具有极强大的改变人心的力量。首先,它可以让人坐下来冷静地想一想人生何来何去的大问题,给平常没有机会考虑人生根本问题的人一个思考的机会。就这一点,就足以使许多人发现自己以前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自然的生活,实际上极不自然,从而对自己的生活之路来一番审慎的全面考查。

特别是现代人,从早到晚忙得没有一点清静安闲的时刻。如果他们也都被迫地“隐居”一段时日,或许倒是生命中的一件幸事了。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要身处绝境时才会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词中所写,或许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见的神游,而其中境界是自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许多名人都曾向往、追求过的目标。
  • 后人每每叹息后主亡国。殊不知人间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赠一个伟大词人给炎黄子孙,我们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为一个强悍的君王呢?
  • 古人诚信,能身体力行自己的信仰,甚至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后来的人便逐渐把信仰变成了口头禅,言行不一了;再后来,连口头禅都索性不要了,赤裸裸地没有信仰,也就没有了约束自己言行的美好原则。更可悲者,这种人一旦有了权力,便反过来把有信仰的人视为异己、滥施迫害,造出无数的人间悲剧来。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这不免使人生出对美好景物的爱怜,对逝去光阴的流连,希望美景的重现:夕阳再现为东升的旭日!花儿落去,无法挽留。但似曾相识的燕儿飞来,给人以安慰、减少一些哀愁。美好事物的消失,不是生活的尽头;或许只是,更美好事物即将到来的一个兆头,它将使未来的生活更有奔头。思索吧,反复地想一想吧,当你在人生的路上走来走去的时候。
  • 富贵本无心,
    何事故乡轻别?
    空使猿惊鹤怨,
    误薜萝秋月。
  •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擡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 别离是苦,因为它牵动了人在世间的根子,情。对所别之人情越深,别离时苦也越深。自古来确是“此恨无穷”,因而别离才成为古今中外诗歌的一个永恒主题,而“爱别离”也才被佛家列为人生七苦之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