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栏】茉莉﹕刘国凯新著《草根蝉鸣》一瞥

茉莉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27日讯】几年前,我在斯德哥尔摩和国内一位著名的文革研究学者吃饭聊天,谈起刘国凯,他赞赏地说,刘国凯是他所了解的人中,对文革认识最早、思想最深刻的一位。我对文革没有多少研究,这位学者的见解却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我们海外流亡人士藏龙卧虎。

前几天收到国凯兄寄来的一本厚厚的新书--《草根蝉鸣》。封面上,一片盛开白色小花的绿草地,国凯兄戴着眼镜,站立在蓝天下,如同他脚下扎根土地的青草一样,朴实无华。然而,用“蝉鸣”来形容自己的作品,国凯兄太谦虚了一点。按照他自己的意思,蝉是不能不鸣的,“即使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鸣叫,也要道出自己的心声。”

一个诚实的人,一个积几十年之心力,始终不渝地参与中国民主事业、并对此进行思考的人,以他对国家民族深沉的责任感,以平民议政的精神,在做大卡车司机的辛劳之余,贡献给我们这部48万字的政论著作,他袒露的“心声”,必定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

在《草根蝉鸣》中,一般学者最看重的是“文革篇”和“理念篇”,因为这是刘国凯比较突出的两项研究成果。从七十年代初中国最恐怖的日子开始,刘国凯就开始收集资料并暗中写作,他的文革史观以其独特的论述,冲击了中共编造的伪文革史的正统性。在“理念篇”里,刘国凯阐述社会民主主义理念及和平演变的主张,对社会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同异之处做了清晰的分析。

对于我这样一个海外流亡人士,刘国凯的“民运篇”令我深感兴趣。海外流亡得到天空失去大地,并且陷入谋生艰难的苦恼和孤寂之中,很多人消沉了,颓丧了,刘国凯凭什么这么多年坚持参与民主运动?

海外多年一直靠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谋生,刘国凯这样阐述他的人生价值观:

“我认为人生还可以有另一种模式。那就是,在基本生活得到解决后,无需再把全部精力用于博取更多的物质享受,而应分出若干部分用于对社会公益事业的关切和投入。这种人生价值观使我在职业和物质生活上缺乏进取精神,却又使我在精神世界里不停地跋涉和开拓,使我‘位卑未敢忘忧国’。”

由于有这种价值观做精神支柱,刘国凯在海外民运萧条的形势下,为民主事业无怨无悔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海外民运究竟有没有失败》中,他以自己多年来清醒的观察,分析海外政治生态的变化造成民运的困境,并且和所有真诚的民主人士共勉:“我们一定要自尊、自重、自律、自力。”他一再强调自己是一个忠诚的民运战士,“生,为中国民主运动之人;死,为中国民主运动之鬼!”

尽管在国凯兄的著作中,有一些关于民族问题的见解,但我看来有其局限性,但我仍然钦佩他的诚实和认真。他如此严肃地写出自己的看法,希望得到社会的审阅,愿意听取公众的评判。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解开的情结,但只要我们虚怀若谷,愿意听取他人(包括他民族)的意见,我们就有对话和磋商的可能。任何民族问题的要义,归根结底都是人文关怀。

大纪元首发 转载请注明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1-27 8: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