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马里兰大学当地华人新年晚会临时易地原由

1月23日晚﹐在位于马大附近的Best Western 饭店内﹐由马里兰大学的法轮功俱乐部主办了当地华人新年晚会。(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言华盛顿DC报导/1月23日晚7时,马里兰大学新年晚会如期举行。位于马大附近的Best Western 饭店门庭若市,充溢了中国新年喜庆气息。海外的华人相见如亲,互贺新岁。晚会播放了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精彩节目。因场地所限,200多来宾挤满了大厅,一些人只好站在门口观看节目。

据悉﹐这场晚会原定于马大校园内举行﹐但晚会前两周,马里兰校方突然收到马里兰中国学生会主席对此次晚会的抱怨信,校方临时取消了晚会。本报记者就此事件采访了晚会主办者马里兰大学法轮功俱乐部的丁力先生。

问﹕最初你为什么打算在马里兰大学举办这场新年晚会﹖

答﹕今年算是马里兰大学的法轮功俱乐部第一次在马里兰大学举办当地华人的新年晚会。本次活动的主办单位还包括当地的一些媒体包括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时报﹐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和其他一些社团。我们举办这次晚会的的想法是和华府的华人一起快快乐乐的过个年。就象晚会的通知上说的海外的华人“或许有着不同的际遇﹐或许有着不同的理念﹐或许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也或许有不同的向往﹐但是我们有着共同的根—–悠悠五千年不断的中华文化之魂。”

由马里兰大学的法轮功俱乐部参与主办还有一层涵义。一方面﹐法轮功作为中国传统修炼方式的一种﹐有着深远的渊源。她倡导的“真-善-忍”的理念极好的综合反映了中国文化的价值观。另一方面﹐我们知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仍然遭受着无理的迫害﹐因此在海外华人中也成为一个有争议的论题。这次晚会由法轮功俱乐部参与主办﹐表达的是我们对中华文化的归属感和服务社区的善意。

问﹕你在向校方递交申请的时候﹐校方当时是什么态度﹖

答﹕其实学校是很欢迎学生组织主办这种文化类的活动的。当时我们递交申请的时候﹐告诉校方我们不仅邀请在校学生﹐而且邀请校外华人。主办单位有学校的学生组织﹐也有校外组织。校方当时唯一的考虑就是担心来的人太多﹐超过了所有房间的容量﹐会给治安带来一些问题。我们当时提出可以用卖票的方式控制人数。

问﹕ 后来听说晚会临时更换地点是因为校方取消了晚会﹖

答﹕我在晚会前两周去学校递交相关文件时﹐校方告诉我晚会被取消了。主管官员告诉我﹐是马里兰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把我发到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电子邮件网关于晚会的通知打印下来向学校报告﹐并写信说我们的晚会申请违反了学校的规定﹐要求校方取消我们的晚会。

我当时很吃惊﹐也很好奇﹐不知道为什么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主席会对我们的晚会这么关心。不过﹐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问﹕是怎么回事﹖

答﹕1月12日晚间我收到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主席王漾先生的一份电子邮件﹐邀请和我谈话。我就答应了﹐第二天下午我和他在学校见了一次面。

问﹕能否说一下谈话的内容呢﹖

答﹕虽然王漾在事后曾请我不要把谈话内容公开﹐但是如果不把这些事情说清﹐我想很难对当地的华人作一个交代。所以﹐我告诉王漾﹐由于我们的晚会临时变动﹐给华人朋友造成不便﹐我会把事情背景讲出来﹐以免引起公众猜疑。王漾也同意了。

王漾开始就向我说明他不是由中国大使馆支持或者指使来做这件事的。他说﹐当我在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的电子邮件网上发了我们晚会的通知后﹐有80多个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给他本人﹐要求在马里兰大学不想看到有法轮功的活动。他说﹐因为他是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选出来的﹐本着美国的民主精神﹐他觉得有义务来阻止我们的晚会。

而且他觉得这样作还是为我们(马里兰大学的法轮功俱乐部)好﹐否则这么多学生会联名向马里兰大学校长莫特先生写信抗议禁止在马里兰大学的法轮功活动。

在这里﹐我想讲一个小插曲。

问﹕请讲。

答﹕我是1月8日在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的电子邮件网上发了我们晚会的通知的﹐当天王漾就发了一个电子邮件声明﹐这个晚会不是马里兰大学的中国研究生联谊会主办的﹐而是法轮功活动﹐并说参与主办的其他团体是法轮功组织。

其实我在电邮通知上已经写明了主办这次晚会的团体﹐ 而且在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的电子邮件网上经常会有一些在校的或校外的组织发一些活动的消息﹐中国研究生联谊会为何偏偏针对有法轮功俱乐部参与主办的活动作一个声明﹐实在有些费解。

因为王漾的电子邮件声明中部分内容与事实不符﹐我就回了一份邮件﹐把事情澄清了一下。

问﹕能不能再回到你和王漾的谈话上来﹖

答﹕可以。我就和他谈起了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我自己曾经在北京街头走路﹐因为警察问及是否是法轮功学员我回答了是就被非法抓起来的事实﹐也讲到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人员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侵权行为﹐比如我太太的中国护照在2001年不慎失落﹐她申请补办﹐但因为她炼法轮功就一直拖着不办的事。

王漾说他只要不是中国研究生联谊会的主席﹐他不会插手这件事。

我问他的压力来自哪里﹐他说仅仅来自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我告诉他﹐自从我1月8日发出晚会通知后﹐没有收到一封来自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的邮件来抱怨﹐反而是有学生来邮要求了解关于晚会更多情况﹐并且询问购票事宜的。我说﹐如果真有一些中国学生对他有压力﹐可以让那些学生来找我﹐有什么误会总可以解释得通的。但是请他不要用这种手段来阻止我们的活动。王漾没有同意我的提议。

最后﹐王漾讲明了邀请我谈话的来意。他说﹐以后只要是马里兰大学的法轮功俱乐部要在马里兰大学办活动﹐并且把消息发到中国学生群体中﹐他会插手阻止我们的活动。

他说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在马里兰大学已经存在了15年﹐他很清楚学校的各种规定。法轮功俱乐部不可能在马里兰大学成功举办活动﹐因为学校规定一个学生只能邀请一个校外的人﹐法轮功俱乐部不可能请到这么多的人。只要我们还在学生活动中心办活动﹐他会守在学生活动中心的门口监视。他认识学校警察﹐也认识学生活动中心相关主管人员。他保证我们的活动一定办不成。

所以﹐他希望法轮功俱乐部不要在马里兰大学办活动。只要我们在校外办﹐他什么都不管。

我告诉他﹐法轮功俱乐部是马里兰大学合法注册的学生团体﹐我们在校办活动是我们合法的权利﹐他没有理由干涉。王漾说马里兰大学的校长莫特先生是亲共的。

问﹕最终这场晚会是在哪里举办的﹖

答﹕在晚会正式开始的前一周﹐我们在校外找到一家宾馆。我们尽量不改变晚会的其他内容。所以晚会开始的时间没有变。由于场地的限制﹐晚会的内容也压缩到观看新唐人电视台在纽约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实况录影﹐和一些中国食品。考虑到地点和内容变动会影响一些华人朋友原先的安排﹐我们决定晚会免费入场。虽然我们及时补救﹐还是给当地华人造成不便﹐在此诚挚道歉。

问﹕华人参加晚会之后﹐有没有什么评论﹖

答﹕其实在晚会开始前﹐我就收到了很多朋友的电话﹐询问晚会详情﹐如何买票﹐行车路线等等。晚会的临时改动可能使一些朋友无法成行﹐我还是感谢当天到场的朋友们。当他们问到为什么临时改换地方的时候﹐我就把事情的原委讲明﹐他们是很体谅的。

问﹕最后还有什么要和华府费城版大纪元的读者说的吗﹖

答﹕在采访中﹐我陈述了和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生联谊会主席王漾先生对话的内容﹐目的是想把晚会临时改换地点的背景作一个澄清﹐ 不是针对王漾个人的指责。我和王漾以前就互相认识。在谈话中﹐我和王漾说﹕“我们在这样的场合谈这样的事﹐其实是中国人的悲哀﹐根本的原因是在大陆对法轮功的造谣迫害。如果没有这个迫害﹐你就不会有这种压力﹐一些中国学生也不会用这种极端的态度来对待法轮功。”在这次谈话后﹐我邀请一位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和王漾还有过一次交谈﹐主要是沟通了在法轮功本身以及中国大陆对法轮功镇压问题上的分歧与不解。第二次的谈话还是比较愉快的。

其实在过去几年﹐在美国大学校园里﹐法轮功学员组织的学生团体受到了各种骚扰。发生在马里兰大学的事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很多情况下没有在媒体上公开讲是不想让美国人民看不起中国人﹐觉得中国人总是自己和自己斗。法轮功学员是在做好人﹐但是好人不等于好欺负的人。当然﹐很多时候的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是迫于压力﹐或者出于个别人的挑拨。大多数的情况是不明真相。如果能有一点勇气和法轮功学员沟通一下﹐可能很多的不愉快不会发生。(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1-29 7: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