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长廊

连载:新书《为你而来》【第二章(上)】

泽农‧多尔奈基
【字号】    
   标签: tags:

我睁开眼睛,觉得刚才并没有入睡。我听说人们在濒临死亡时,会看到他们生活的过去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我也是处于濒死状态吗?这也不像是闪现,有点不寻常的感觉。我疑惑,我在做什么?我怎么到这里的?一种紧张的情绪又控制了我。然后,我的回忆被机上广播中传来的机长的声音打断。

机长:“女士们先生们,很抱歉告诉你们,我们还要延误大约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有一个电路板看来出了一些技术故障,维修人员马上就到。”

由于最近才发生过空难事件,当“技术故障”这个词从广播中传来,旅客们都无法平静了。而对我来说,每当有中国人看我时,我都禁不住紧张、害怕。一个偏执的声音在我脑中不断回响:“他们知道,他们知道!”此时我远离了真善忍,头脑无法冷静。我的生活中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我不禁问自己:“你怎么了?你在干什么?”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我第一次决定去天安门的时候,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在澳大利亚雪梨待了一阵子。一天,当地学员们迎来了一位访问者。这是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人人都叫她小叶,甚至人们让我也这样称呼她,尽管她至少比我年长十岁。我们大家围在餐桌旁,边喝茶边讨论即将在香港召开的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讨论中,我询问在中国的学员们的处境如何。因为自中国官方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镇压法轮大法后,我们听说这场迫害正在加剧,然而学员们没有放弃。因此中国官方最近通过了一个违反中国宪法的条文,为这场迫害找依据。她说形势非常复杂,非常严峻。我的心很痛,想立刻飞到中国,加入那里的学员们的行列。我问道,怎么我可以在这里自由炼功,而他们却不得不面对迫害?我想知道除了与海外政府官员谈话,争取对法轮功的支持外,我还可以做什么?我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既然我要到香港,我就应该乘火车去北京,到天安门广场高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因此,我通过一名翻译问小叶:“如果我去中国,在天安门广场上举横幅,你认为怎样?”
小叶说:“我既不会劝说任何人去中国,也不会劝人不要去。这必须是发自你自己内心的决定,因为这是你的修炼。但是,如果你要去,这将是非常有力的声音,将会鼓励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们;不过,在海外,也亟需像你这样揭露迫害、为法轮功呼吁的人。所以两种做法都会产生好的效果。”

她的眼神显示出对我个人安危的关切,但她尊重我,让我自己做出决定。

我没有再说什么,内心却已经斗争起来:
我的内心:我要去。
我的头脑:你不会讲中文呀。
我的内心:我可以说“天安门广场”,人们就能够给我指路。
我的头脑:你凑不够回家的钱。
我的内心:我有足够的钱到北京。
我的头脑:那你在那里的吃饭问题怎么解决?
我的内心:我可以忍受饥饿。挨饿的人时时都有。
我的头脑:他们要杀你,怎么办?
我的内心:为了真理我愿付出任何代价。

在这内心交战的过程中,我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但思想坚定起来,我当时就决定要去。此后,通过与另外一名学员交谈,我逐渐明白了我只有纯洁的内心还不够──我还要有责任心,敏锐地看待局势。一九九九年,这场迫害仍处于早期阶段,许多人还不清楚法轮大法是什么,也不知道在中国发生着什么。我计划采取的行动可能会收效甚微,甚至令人产生误解。于是,我决定暂时不去大陆,只是去参加香港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了不引起中国对乔尔的注意,我们决定各自去中国,因为我们接触越少,乔尔不暴露身份地离开广场的可能性就会越大。但我们觉得搭同一辆计程车到多伦多的皮尔森国际机场不会有什么问题。
  • 亲爱的全体中国朋友:
    我将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西人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展开一面写着“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多数人将在那儿打坐,几个人举起横幅。
  • 1月24日,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继1月17日,18日在纽约首次登台之后,又一次受新唐人电视台邀请在首届全球春节晚会法国巴黎分会场演出,地点是巴黎的高贵典雅的加沃音乐厅。
  • 问:可否再具体一点说一说,到底是什么可以把一些很难改变的不好思想或习惯改变过来?
  • 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位名叫泽农的加拿大男孩和另外三十五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西方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打开了印有“真、善、忍”的巨型横幅,他们希望把共同信仰的法轮功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中国人民看……
  • 大纪元1月22日讯】大纪元欧洲记者文婧报道/ 1月17日和18日晚上,由欧洲十三个国家八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组成的“为你而来”合唱团受新唐人电视台邀请,在纽约曼哈顿中心的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上为1700多名观众演唱了四声部无伴奏合唱。他们真诚,纯净的演唱征服了很多中国观众的心,一些人还流下了眼泪。19日合唱团离开纽约旅馆时,他们又一次在旅馆大厅里展示了他们的歌喉,为工作人员进行了一次计划外的表演。
  • 大纪元记者辛言纽约报导/赵明﹐来自爱尔兰。陈刚﹐来自美国费城。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2001年11月在中国团河劳教所。世隔2年﹐他们竟在舞台上重逢。境遇天壤﹐心情不言而喻。赵明此次是受新唐人之邀代表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参加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出。陈刚也是受新唐人之邀前来参加晚会舞龙表演。陈刚父母都是中国国家一级演员。陈刚的父亲陈汝棠是原中央乐团交响乐队队长。陈刚全家擅长音乐。
  •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道 1月17和18日在纽约新唐人电台主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上,主要由来自十三个国家西方人组成的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在纽约曼哈顿中心首次登台亮相,为观众献上一首名为“为你而来”的无伴奏合唱。为了准备参加这台晚会﹐合唱团成员在元旦期间从欧洲各地奔赴德国﹐进行了为期4天的封闭式强化训练。
  • 来自欧洲13国﹕意大利﹑英国﹑法国﹑比利时﹑爱尔兰﹑瑞典﹑瑞士﹑芬兰﹑荷兰﹑丹麦﹑挪威﹑德国﹑西班牙80多位成员组成的合唱团在纽约曼哈顿歌剧院用中文﹑英语﹑瑞典语﹑意大利语﹑德语在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首场演出中为1700余观众演唱了歌曲“为你而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