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栏】刘晓波:政绩崇拜与合法性残缺(2)

刘晓波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4日讯】在传统标准中,以武力为主要手段的夺权成功和开疆拓土的帝王,无疑是盖世英雄,其强权统治也会因此得到合法性,其统治效率也可能造就所谓的“太平盛世”。而按照现代政治文明的标准来衡量,主要依靠暴力来夺权和统治的政府,显然不具有合法性,穷兵黩武的效率和恐怖下的稳定,也无法造就政治伟人。恰恰相反,越是靠武力和恐怖实现政治目标的统治者,就越是应该被尽早终结的暴君。在中国历史上,被精英们视为伟大君主的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康乾盛世,无不在扩张帝国版图的同时,犯下过极为残忍的罪行。1949年后,被视为大救星的毛泽东,他对建立中共政权的功绩,甚至无法抵消四年内战所造成的大灾难和大破坏。他推动工业化的作为,根本无法抵消更多的血迹斑斑的罪恶;被誉为改革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他主导的跛足改革创造了经济高增长政绩,但并不能作为其合法性的来源,不要说跛足改革所积累的巨大危机就足以抵消其单一政绩,仅凭六四大屠杀的罪恶,也注定了现行制度和邓小平个人的罪恶性。

在世界进入现代以后,魅力型领袖依靠打天下而取得合法性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代之以普世道义的超验价值转化为法治化制度的合法性。不论政治领袖具有多么出众的魅力,政治合法性的稳定来源,在根本上也不取决于执政者的政绩或魅力,而是取决于民众的自愿认同和授权,不论被授权的政治领袖多么平庸。比如,在日益普及的宪政民主制度下,总统的低能以及执政的乏善可陈,并不能否定他上台和执政的合法性,只要他没有违反宪法并不主动请辞,只要他的政绩没有坏到大多数选民忍无可忍的程度,总统再蠢也不能将他中途赶下台,而只能等到宪法规定的下一次大选。

作为相反的例子,英国的丘吉尔执政时期的政绩可谓举世公认,他领导英国人民打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使英国成为欧洲罕见的没有遭受纳粹铁蹄蹂躏的土地,进而成为欧洲反法西斯侵略的中坚,但是这样恢弘的政绩并不能保证他在战后的执政,就在刚刚取得战争胜利的1945年年底的大选中,工党战胜了保守党上台执政,丘吉尔也失去了首相的位置。这样的结果,是丘吉尔及其保守党没有预料到的,对丘吉尔个人以及保守党来说,确实是沉痛的政治失败──二战中的民族英雄却失去了多数选民的信任。然而,对于英国这个国家来说却是政治成熟的表现,正如竞选失败的丘吉尔发表演讲所言:我为自己的失败感到沮丧,但我却为英国感到庆幸和骄傲,因为英国人民成熟了,成熟的人民不需要救世主式的英雄。(大意如此)

丘吉尔竞选失败的现象和丘吉尔本人对失败的豁达态度,是自由社会特有的,却是独裁社会难以理解的。三十年代制造了大清洗和大屠杀的斯大林,却靠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政绩巩固了他的个人独裁,使之在前苏联和共产国际运动中的威望如日中天。毛泽东及其中共与蒋介石及其国民党,对造成生灵涂炭的内战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成王败寇的评价标准,却使毛泽东靠内战胜利的政绩登上了个人独裁权力的顶峰。

中共政权的盛衰完全取决于它的政绩,而政绩是不稳定的,一个执政党及其领袖,不可能总是幸运地保持住良好的政绩。政绩好时大家拥护,而政绩差时大家就反对,而要在政绩持续下滑的时期维持政权,就只能依靠由暴力支撑的强权。毛泽东政权从五十年代的如日中天到1976年的“四五运动”的怨声载道,邓小平政权从八十年代中期的高支持度到六四之后的合法性危机,就是明证。

2004年1月3日于北京家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1-04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