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铁马:由9.18卢沟桥事件想起

--- 中国人民的冤魂30万﹐3000万﹐9000万

铁马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8日讯】今年﹐在美国有很多地方举办活动纪念9.18卢沟桥事件。纪念卢沟桥,很自然就要提到了南京大屠杀。对于日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我是很有些鄙视的﹐起码对他们所犯下的历史罪恶。仅仅南京大屠杀就屠杀30万中国人。我们重复强调﹐每年纪念这些事件﹐是很必要的。血流成河的惨剧﹐成千上万的人命﹐无法让人忘淡。另外也因为日本﹐从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来说﹐始终不能正视历史事实﹐不能正确认识自己民族的历史罪责。所以会有很多有历史责任感有强烈道德正义感的仁人志士﹐学者专家出来写书立着﹐发掘惨不忍睹的历史事实﹐督促世人牢记历史教训﹐警惕未来。仅在美国﹐就有同名的华人著作﹐Iris Chang的“Rape Of Nanjing”和SunYu的“The Rape Of Nanjing”。

随着历史的进步﹐人类社会越来越尊重人的权利﹐越来越尊重人的生命。30万中国人的生命越来越显得惨烈﹐沉重。就连杀人如麻(本文就是为了说明这个事实)的中国共产党政府也不好意识再提伟大领袖毛泽东的伟大的气魄了﹐什么“打原子战争也不可怕﹐中国人死了3亿﹐还有3亿”﹐什么“秦始皇算什么﹐他焚书坑儒才杀了960个知识分子﹐我们杀了9万6千都不止”。也不好意识再提伟大总设计师邓小平的伟大设计﹐什么“杀二十万﹐换二十年太平”。中共第三代核心江泽民虽然气魄和能力已远远不及两位前辈了﹐剿杀法轮功尽管力不从心﹐也已虐杀了千把打不还手﹐骂不回口的法轮功学员了。而且﹐在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上倒是颇多创新﹐与时具进。现在﹐中国共产党政府也拿着南京大屠杀年年做文章﹐借以煽动民族情绪来巩固自己日益势微的“执政能力”。不过﹐中国共产党要来纪念卢沟桥事件和南京大屠杀﹐这是直接有违第一代毛核心的最高指示的。他多次对日本访中代表团讲过“我们(指中国共产党)要好好感谢日本军国主义﹐要奖赏他们一吨重的大勋章。”(要不然﹐中共早就被蒋介石剿匪剿光了)。有他这个话﹐也就不能怪日本人不认账了。

其实说到杀中国人﹐日本人比中共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南京大屠杀才杀了30万﹐中共政府杀了多少中国人﹖光是大跃进﹐一下子就活活饿杀了3千多万的中国人。是南京大屠杀的100倍!!!都是老实巴交的中国农民啊!中国农民﹐当年用自己的乳汁豢养了狼崽共产党﹐用自己的子弟充实了共产党的军队﹐用手推车把共产党送进了城的农民。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在奥斯维欣集中营开动煤气室焚尸炉﹐日夜兼程﹐几年才杀戮了600万犹太人。可是﹐中共第一代核心毛老头子﹐发动人民群众﹐敲锣打鼓﹐兴高采烈办大办人民公社﹐大办大食堂﹐放高产卫星﹐还有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提供亩产13万的科学论据。多大的魄力﹐轻轻松松就饿死了3千多万。没有战争﹐没有大地震﹐没有大灾难﹐怎么能饿死那么多人﹖这是正常人﹐按常理怎么都难以想象的事情。外国人就更是莫明其妙了。没有经历那个时代的人﹐甚至经历那个时代﹐但对中国的专制制度﹐对中国农村没有了解的人确实很难理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这一切就起源中共独裁专制的劣根性。专制制度下的干部官员都是由上而下任命的。这就形成了任人唯亲和惟上是从的两个相互依承孪生的中共独裁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再加上中国人(干部)的愚昧﹐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悲剧就发生了。五十年代末﹐毛老头子发高烧﹐提出15年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中共发动大跃进﹐人民公社﹐大食堂。为了驱使老百姓吃大食堂﹐把千家万户的锅都收缴了﹐砸碎了去大练钢铁。不仅仅是农村﹐连大城市都是这样疯狂。上级逼着放卫星﹐农村基层干部就虚报高产。每一层干部都你追我赶﹐相互攀比﹐竞相报功﹐层层加码﹐创造政绩﹐虚报政绩。当时﹐毛老头子已经开始“高瞻远瞩”﹐为“粮食吃不完怎么办﹖”犯愁了。农业税收是根据产量按比例征收的﹐虚报高产导致高征购﹐收获的粮食都不够上交公粮。再加上大食堂胡乱糟蹋粮食。很快口粮吃光了。结果老百姓没有吃的﹐妇女饿得绝了经﹐青壮劳力率先大批饿死。大饥饿﹐大死亡就怎么荒诞又简单地发生了。有的村子整村子的人都饿死了﹐成了鬼村。等到中共政府发现事情严重了﹐不得不开仓发救济赈灾时﹐剩下老百姓都饿得爬都爬不动了﹐有些地方只得派部队往下发送。只要你在的中国农村的大地上步行过﹐比如安徽﹐河南﹐江苏﹔只要你真正来自农村﹐来自农民﹐你不会不知道﹐你不能不知道。在那片大地上﹐经常可见荒弃的村基屋宅﹐断壁残垣。当地的农民会告诉你﹐哪是鬼村﹐大跃进那会人都饿死了。用毛老头子的句子﹐真是“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瑟鬼唱歌”。

“开放”之后﹐为了颂扬邓小平的伟大﹐人民日报专题报导安徽凤阳﹐农民如何第二次翻身得解放﹐因为安徽凤阳是毛老头子极左路线的重灾区。文中直接写到﹐大灾难之中﹐凤阳县17%的劳动力都饿死了。当时中国人口是6亿5千万﹐5亿人口是农民﹐17%就是8千5百万。就是打个对折﹐还有4千2百50万。

1988年﹐在世界人口达到50亿之际﹐联合国人口署发表了一张地球人口增长的历史曲线。在这条指数上升曲线上﹐在19世纪60年代的地方有一个缺口﹐附有文字说明﹕这是中国3千多万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我一直是知道饿死了很多很多人﹐但并不知道到底是多少人。这是我第一次明确得知饿死了3千多万!我立即被这个数字极其强烈地震撼了。我已无法找到当初的资料了﹐但是这个缺口就此永远地刻在了我的心头。为人类作出了这种特殊贡献,对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来说﹐是极大的悲哀﹐耻辱!对于中共政权来说﹐这是被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1996年1月6日的华夏文摘增刊第75期专载了丁抒的一篇文章﹐“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用详尽的(中共自己的)文件和数据﹐引用目录达191条。严肃地﹐系统地﹐理论地论述了﹐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饿死了至少3500万﹐多到4400万人。这不是如中共一贯谎称的“三年自然灾害”﹐而是中共政权﹐毛泽东人为的灾祸。文中还专门陈叙中共各级政权如何隐瞒﹐压缩平衡死亡人数﹐以致刘少奇要在会议上责问﹕“农民究竟死了多少人﹐要老实说出来﹐再隐瞒要开除党籍。”连中共中央党校内部文件都不得不承认饿死了有2500万的总数。然而在上海有个叫金辉的人口理论学者﹐只因写了篇文章探讨这个大饥馑的真相﹐他就被抓起来了。3千多万的人命帐不准再提了﹐都在中共共产党为摸索创造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伟大实验所必须要付的学费当中报销了。中共暴政完一直就是靠谎言和镇压来维持的。只要是党天下﹐共产党的官就是只对上负责﹐只管向上报政绩﹐不用管老百姓的死活。现在当官更多的是贪官污吏﹐更加不顾老百姓死活。许多地方官员为了向上报政绩﹐瞎指挥强迫农民沿着公路种样板田﹐或是拔了快成熟的庄稼种果树,或是砍了果树种庄稼。最近在中国社会出现了一道丽亮的新兴的风景线﹐就是官商黑勾结跑马圈地﹐强迫征收农民的土地﹐强行坼迁。导致大量民众家破人亡﹔司法黑暗导致民众大量上京告状和集体自杀。自杀不了还要加以“破坏稳定”的罪名判刑。被压在最底层的老百姓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面对规模庞大的上访潮流﹐中共当局加大对上访者的迫害﹐殴打﹑抓捕﹑关押。甚至对采访的外国记者施以拳脚﹐打至昏死﹐掀起了一场打击上访的血腥高潮。堵截﹐迫害上访民众已成为从中央的地方的新时代的新职能。导致饿死3千多万农民的中共的劣根性根本没有变﹐只是中共的“执政能力”大不如前了﹐再要干这样的“伟大事业”已力不从心了。这并不是进步了﹐恰是因为中共已经太腐败了。

中共为了“和平解放”西藏﹐杀戮了多少藏族人﹖为了“和平解放”新疆﹐杀戮了多少维吾尔族人﹖为了编造的“内人党”﹐杀戮了多少蒙族人﹖这些都是国家机密﹐不可告人﹐永远不可泄露。在不久的将来﹐为了“解放”台湾人民﹐再要大开杀戒﹐又有3千多万可杀。中共是从来不怕大开杀戒。为了经济大跃进﹐不怕死人﹐为了阶级斗争﹐为了维持垂死的独裁专制﹐更不怕死人。中共历来就嗜血成性。一个中共军人写了一本书描述锦州之战﹐书名叫“血红雪白”。提到了一个历史事实﹐林彪的四野为了给被围困的国民党军队添包袱﹐用机枪扫射来封锁锦州城门不让老百姓出逃。结果杀死﹐冻死了成千上万的老百姓。这本基本上是为共产党歌功颂德书﹐因为不得不提到的历史事实书﹐很快也还是被禁了。菲律宾的独裁者马科斯﹐前苏联的共产党政权面对着几百万的人民群众﹐即使少数独裁者想开杀戒﹐也因军队下不了手﹐只好自己退出历史舞台了。只有中共政权和中共的军队﹐面着几百万的人民群众﹐心狠手辣地用开花弹﹐用机枪扫﹐用坦克碾﹐犯下震惊世界的64大屠杀的滔天大罪。

一个美国学者专门研究人类历史上的种族灭绝﹐大屠杀。他对德国法西斯﹐苏俄暴政和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都有专著。为中国写的书就叫“浸透人血的中国世纪”(China’s Bloody Century﹐R.J.Rummel 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91. 见万维网站﹕ http://www.hawaii.edu/powerkills/NOTE2.HTM).
他按重要事件年代列出了中国人民经历的生命损失﹐绘制出图表。我将其拷贝在下。


其中的竖线是“解放”前后的时间分界。他的详细解释如下﹕
1917 – 1928 第一次国内战争 632,000
1937 – 1945 抗日战争 10,216,000
1945 – 1949 “解放”战争 4,968,000
1949 – 1953 土地革命 4,500,000
1945 – 1952 镇压反革命 3,000,000
1952 – 三反五反 100,000
1949 – 1953 实行新婚姻法 300,000
1949 – 1952 镇压宗教 1,425,000
1953 – 1957 肃反 26,000,000
1957 – 反右 1,020,000
1959 – 1963 大饥饿时期 27,000,000
1966 – 1976 文革 1,613,000
1976 – 四五 ?0,000
1983 – 19?? 严打 20,000
1989 – 六。四 ?0,000

由这些数据可以算出﹐中共夺得政权起﹐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人数达到了6200万。如果加上“解放”战争﹐中国人为了接受中共的“解放”和执政而付出了6500万人命代价。Rummel只是作为一个外国学者在中国境外根据中共各种无意透露的或不得不透露的﹐极大歪曲掩饰了数据作出保守估计。从他的曲线可看出﹐根据他收集的资料﹐最大的估计可达9千多万!(图中红线是我加的)他还没有包括中共杀戮的藏疆蒙以及其他的中国少数民族人﹐那时法轮功也还未登上历史舞台。万维网上可查到﹐整个二战﹐全世界的死亡总数才是5600万(见万维网页﹕www.hitler.org/ww2-deaths.html);

同一来源数据显示﹐中国在二战(抗日战争)中军民总死亡人数才是1132万(比Rummel的数据多1百万多)。中共在和平时期杀戮自己国民的能力远远超过了整个二战所有的法西斯战争机器!回顾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共﹐苏共﹐北韩﹐波尔布特政权﹐霍查﹐卡斯特罗…共产暴制对地球人类的杀戮与祸害已远远超过了法西斯暴政, 远远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黑暗时代。

当我惊悉南京汤山早餐中毒事件﹐毒死三四十﹐毒倒数百时﹐当我惊悉江西烟火炮仗工厂爆炸炸死数十小学生时﹐当我惊悉云南煤矿瓦斯爆炸淹死数十矿工时﹐当我惊悉数百中学生食物中毒时。。。我打电话询问我在大陆的亲友﹐往往听到的是这样的反应﹐“这算什么﹐死人多着哪。反正中国人多﹐中国人命不值钱”。中国人这么说时﹐既是对这个草菅人命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讽刺鄙视和无奈﹐也是中国人自己的麻木不仁。在海外﹐提到大跃进一下子就活活饿死了3500万人﹐很多很有学问海外中国人都是颇有大度的说﹐“都过去几十年了﹐还是向前看吧”。按这种逻辑﹐日本人南京大屠杀也只杀了30万﹐都过去了大半个世纪了﹐就更应该向前看了。要说日本人从未老老实实认过错﹐共产党更没有过3千多万人命有过认真交代。还有人说﹐“共产党也在改变﹐不同于以前了”。共产党确实已经不再搞共产主义了。其实﹐马克思的徒子徒孙们重来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马克思在世时就说过,“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是不同了﹐只是更腐败了。中共藐视人民﹐草菅人命的本质没有变。江泽民镇压屠杀法轮功信徒就是最好的说明。朱荣基的看法和处理是完全不同的。可是﹐江泽民大开杀戒后﹐他仗义执言了吗﹖没有。胡锦涛﹐温家宝显然不同意﹐他们按良心做事了吗﹖没有。为之辩解者可以说“顾全大局”﹐“小不忍则谋大乱”。眼看着人民遭受涂毒﹐只顾自己养光韬诲﹐这就是中国政治。完全像当年毛老头子搞浮夸风﹐搞文革一样﹐总独裁头子策动心腹走狗死党们裹胁着良知不全的大多数﹐明知是错﹐也顺大流﹐根本不考虑人民和人命。尽管这些人他们中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是越来越多﹐可是一层层的干部心中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乌纱帽和个人利益。整个国家跟着一起疯狂﹐整个专制制度就变成了一袈吃人不吐骨头的绞肉机。中共政权搞的一次一次的政治运动都是这样的。地球人类历史发展到了今天﹐在中国﹐仍然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枪杆子就是要杀人的。这就是这个制度的本质。虽然胡锦涛﹐温家宝似有新意﹐但是很难期望他们能与中共独裁专制的本质决裂。任何共产党的改革派﹐胡锦涛﹐温家宝﹐或是后来的什么人都必须对中共这几千万中国人命的历史罪恶作出彻底的清理和审判﹐才能划清与这个暴政历史罪责的关系﹐否则他们继承了权力的同时﹐也就继承了这笔历史债务。

所以﹐日本人要堵中国人的口﹐最方便的就是引用毛老头子的伟大思想﹐再反问一句﹐你们政府一下子就活活饿杀了三千多万的中国人﹐你们怎么迄今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自己都不拿中国人命当回事﹐瞎哄哄什么呀﹖中国人有种的话﹐去找中国共产党讨回公道去。

一个中国人﹐无论在大陆还是在海外﹐对于这几千万的中国人民的冤魂能轻描淡写地置于脑后﹐能冷漠无情地对待中国农民的灾难﹐实在是极大的堕落。中国人﹐无论在大陆还是离开大陆﹐都已经被共产党愚民教育训练得肝脑涂地了﹐“中国人命不值钱”的意识已融化在血液里了。中国人﹐中国知识分子在没有认真清算中共的罪行之前﹐没有把3千多万到7千多万自己同胞的生命认真对待之前﹐就没有资格对世界上的事说三道四。现在﹐就只有法轮功信徒们还敢向中共暴政抗争。不管法轮功将会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什么样的轨迹﹐但是法轮功信徒们前赴后继﹐面对从头发武装到脚趾甲﹐从耳壳武装到肛门的中共暴政﹐全凭着真诚的信念﹐赤手空拳﹐不畏强暴﹐坚持和平抗争。他们给中国人猥锁软弱的民族性格中透出一线希望和亮色。他们的非暴力抗争不仅会在中华民族受尽暴戾﹐尸体遍横﹐血流成河的屈辱历史上留下顽强勇敢反抗的一页﹐而且会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留下可歌可泣的一大笔。我不信法轮功﹐但我深深敬佩他们﹐感谢他们。

全世界政府和政客﹐包括联合国﹐都铭记着法西斯纳粹的罪行﹐也记得斯大林的罪行﹐为什么就记不得中共的杀人记录﹖还屈从于眼前的经济利益﹐竞相去讨好这个残忍的刽子手暴政。真是天理不公啊!中国人为什么自己也不纪念3千多万人的大饿杀呢﹖为什么不纪念64大屠杀呢﹖不敢。包括我自己在内。如果我要去提议﹕“我们应该纪念3千多万人的大饿杀”﹐“我们应该纪念7千多万人的大虐杀”﹐“我们应该纪念64大屠杀”﹐有多少人会赞同呢﹖只怕即使是在美国的中国人也是大多数会认为这个人有毛病﹐这个人“少一窍”。是啊﹐谁都知道这是会有严重后果的。到处都有中共的特务﹐眼线。中共的领使馆干什么吃的﹖就是干特务﹐情报﹐控制﹐挑拨﹐打击的。最起码的要被列入“反华分子”的黑名单。不用等领使馆的指示﹐在美的“爱国贼”们就会说你是“反华反共”。我感到真悲哀﹐真耻辱。中共暴政不仅虐杀了几千万中国人的性命﹐而且还虐杀了活下来的中国人的良知和灵魂。中华民族真是堕落到什么地步了!﹖什么时候中国人能在中国的大地上立碑纪念死难的冤魂啊!这几千万的中国人民的冤魂永远盘桓在我的心际脑海﹐经常折磨得我日夜难眠。中共不亡﹐天理难忍!借着纪念9.18事件的时髦﹐熬了几夜﹐写下此文﹐以此悼念我的屈死的同胞﹐铭记中共的罪恶。最后﹐还是套用陆放翁的诗句来结束﹕

民主富谁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0-18 6: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