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明辉:假哑巴——小赵

殷明辉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4日讯】小赵是我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同我一样,也是一位无业者。“文革”期中,我同他一起做过临时工,拉过车,跑过小生意,甚至还剃过“过街头”(即满街喊号流动理发)。共同的遭遇使我们亲密无间,情同弟兄。同小赵相比,我在许多方面都自愧弗如。我生性较为疏懒,平时,除了爱看书便少有去干实际的事情。小赵则不然,他是个心灵手巧富于创造的人,他不但会干木工活儿,还擅长绘画。早在“大串联”期间,他借红卫兵运动之便赶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要钱的火车,靠以画像为业,跑了10多个大中城市。红卫兵运动偃旗息鼓之后,公开混车的革命豪举行不通了,小赵便呆在家里搞点画像和历代文物水印社画竹帘一类的活路。

我在小赵家里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使我感到惊奇的是——他的朋友中竟有不少的聋哑人。小赵还精通“哑语”,同聋哑人在一起他便直接用哑语与他们进行交谈,一颦一笑,声情动态莫不与哑人相似,众哑人也把他视作同类。后来小赵同一位容貌姣好的女青年同居,再后来他们便有了孩子,且接二连三生了两胎。小赵的爱人是一位该下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赖在城市里不走的“赖青”,骤然拖上两个娃儿,一家4口完全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时常弄得饔飧不继,举步维艰。沉重的生活负担,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得小赵喘不过气来,在不太长的时间内,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喜欢谈笑的他变得沉默寡言,脸上也很难见到笑容了。“文革”进行到第3个年头时,许多单位瘫痪停产,社会上的无业人员更难指望获得做“临时工”的机会。倘非女方父母偶尔给予一点接济,小赵一家真要活活饿死。有时,在绝望中,他迳直来找到我,但在彼时,我亦爱莫能助,故常常令他失望而返。有两回,我只好克己奉人,支援他一点粮票、油票、糖票,他自然万分感激。

在走投无路之际,小赵把心一横背起画板到公园里去替人画像,运气好时,可画上三、五张画像,挣上三、五元钱,运气差时,空手归家,运气再差时,还要被凶神恶煞的公园治安人员折断画笔,摔碎画板,连推带骂逐出大门。小赵在遭受到这样的侮辱性打击之后,便有点灰心丧气,他对我说:“人活着不知为了什么?太痛苦了!我真想去碰汽车,一死了之。望着他那副木然痛苦的表情,我只有好言相劝,并约他一起去收废品卖,以救燃眉之急。我同他说好之后,便去借了一部铃铛不响周身响的自行车,又从家里搜出背兜、箩筐、绳子之类同小赵当起了赶水收荒匠。谁知收废品卖其中也大有学问,我们俩个外行干了几天完全不入门道,结果无功而返。

在困境中苦捱时光的小赵愈来愈麻木了,有时连说话也显得非常迟钝,他后悔不该结婚,不该过早拖上沉重的家庭负担,他转而羡慕起我来了,他说:“原先听年龄大的人说‘花是未开的好,人是未婚的好’听了也就马马虎虎地过去了,领会不深,现在我才明白这话说得多么好啊!可惜已经迟了,我现在一切理想抱负全都烟消云散了,一天24小时啥都不想,全部心思都在为一家几张嘴巴发愁,我根本无钱给刚满1岁的小女儿订牛奶,每天只有拿米汤哄她,黑市白糖那么贵我也买不起,只好在米汤里加上糖精,看着妻子成天愁眉苦脸的样子和小女儿营养不良一副孱弱的模样,我真是心如刀绞,连觉都睡不着,你是我的好朋友,请你随时留心帮我打听有活路干没有,只要能挣钱,除了做贼,我干啥都来……”然而小赵似乎忽略了,我也同他大体相似,也在四处托人打听有活路干没有,只是,我的负担远不如他那般沉重,精神压力不如他那般大而已。

就在小赵穷蹙无计近于绝望的时候,他的一位哑巴朋友却给他带来了一线生机,这真叫天无绝人之路。这位哑巴朋友姓吕,30多岁,是蓉城聋哑人群体中有名的人物。吕哑巴虽系聋哑人,但却精通世故,神通广大,他除了认识不少外省的聋哑人外,还同上海、苏州等地的“聋哑人协会”、残疾人生产组有联系,算得是聋哑人中的佼佼者。吕哑巴早就知道小赵的炭精画像画得不错,他此次来找小赵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吕哑巴还带了一位客人来,小赵爱人给两位来客各倒了一杯开水后退下,小赵便用哑语同两位客人交谈起来了,他们又比又写,谈得十分投机。吕哑巴告诉小赵,来客姓袁,是上海人,很有钱。袁哑巴一副时髦打扮,腕上戴着进口表,显得大方阔绰。他见小赵家里挂着齐白石、赵丹、夏梦和女主人的炭精画像,他的眼光在画面上停留了许久,吕哑巴比划着告诉他,这些画像都是小赵亲手绘制的,袁哑巴便把大拇指翘到小赵面前。袁哑巴是一位跑滩画匠,职业习惯使他觉得小赵正是自己需要的合作对象。吕哑巴对袁哑巴说“小赵夫妇都没有工作,生活很困难。”随后,吕哑巴掏钱去买了一大包下酒菜,袁哑巴三杯酒下肚后便激动起来,他拍著胸口对小赵表示:“没关系,工作有的是,钞票不成问题。”袁哑巴手舞足蹈,越比越上劲,比到兴头上,袁哑巴哗地从提包内摸出两本印有苏州市聋哑人协会的空白介绍信和几本收款单据摆在桌上,他同时摸出几枚公章让小赵见识见识,袁哑巴拍著小赵肩膀指著壁上的画像直翘大拇指。小赵夫妇对二位哑巴客人十分好感,当下尽欢而散。

隔了几天,吕哑巴、袁哑巴再次登门来找小赵。吕哑巴告诉小赵:“袁哑巴很瞧得起你的画技,你从现在开始帮他画革命领袖马、恩、列、斯、毛的标准像,他出钱买。你若同意,马上就兑现。”小赵正愁没得路子,不加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袁哑巴给了小赵一套样画,叫他依样画葫芦,袁哑巴临走摸出100元钱交给小赵叫他安心画画。小赵千恩万谢地收下这笔救命钱后,次日便摆起画案按照袁哑巴的要求认真工作起来。他采取流水作业法,焚膏继晷,废寝忘餐,整整画了一个月,终于完成了10多套领袖画像。袁哑巴满意地将画收去又付给他200元叫他继续画。小赵夫妇犹如久旱逢甘露,自然欢喜不尽。在袁哑巴不断的催促下,小赵只好加班加点拚命赶工。

当时,举国上下“三忠于”“四无限”活动搞得热火朝天,盛极一时,接着全国各地区各单位先后成立“革命委员会”,正好需要一批宣传品。袁、吕二哑人瞅准这个机会,大肆炮制马、恩、列、斯、毛画像,以聋哑人身份送货上门,既迎合了当时的形势又狠捞了一大把钞票。那段时间小赵足不出户,埋头苦干,与二哑人合作相当成功。可是,二位哑人仍嫌他的绘画进度太慢,他只有尽量延长工作时间来满足他们的要求。天道酬勤,一个偶然的契机,小赵豁然有悟,他立刻着手改进绘画方法,顿时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他找来一张纸版,将人物头像的五官轮廓用铅笔勾勒下来,再用雕刀雕琢镂空,这样便省去每张画面都要打格定位的烦琐过程,作画时只须把镂空的版面铺在画纸上,再用画笔轻轻蘸上一点炭精画粉在版面镂空处淡淡地涂上一层底色,人物的面部特征便准确无误地定下来了。小赵掌握了这个窍门之后,制作出来的领袖人物画像又快又好,功效提高一倍以上。那段时间,我知道小赵很忙,便少有上门去找扰他。不料,一天晚上他却主动到我家找我“摆聊斋”来了。我对小赵开玩笑道:“今天是哪阵仙风把先生吹到寒舍来了?”小赵道:“哪里,哪里,老朋友虽久未见面,心中还是挂牵着的,我今天一是来看看朋友,二是有事相求。”我对小赵道:“有事尽管直言。”小赵点燃一只烟后,徐徐启齿道:“我这一段时间还算好过,自从帮两位哑巴画画以来,每月都有三、四百元的收入,我不但把以前欠的滥账全部还清了,家中还小有盈余。唉!这几年真是拖虚了,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了,因此又添置了少量的生活必需品,我的小女儿也吃上牛奶了,连大女儿我也让她吃,她妈也吃,我也吃。我家的生活改善多了,不料暗中却引起了某些邻居的眼红,当然主要是居民上的积极分子罗!平时少不了要听一些风言风语,恶语中伤一类的话,你我是‘散眼子’说不起硬话,只好夹起尾巴做人,装风没有听见。哪晓得几爷子妒火中烧,把我们一家横竖都看不顺眼,连小娃儿都容不过,我压根儿没有得罪过他们,平时我同他们几乎连白都没有搭过……”我抢过小赵话头道:“老兄差矣!正因为你自视清高,不同别人打‘挨’字(地方土话即“接触”意),所以才阴倒把他们得罪了,假如你经常一脸是笑地招呼他们,再随时请他们吃点‘洗洗沙’(地方土语即“贿赂礼品”意),他们见到你肯定顺眼……”小赵道:“可惜我打死都不会这一套。”小赵接着说:“居民上还有人写了我的检举材料,说我全家没有正式工作,平时吃得好穿得好,究竟钱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还加油添醋地说我家经常来些鬼鬼祟祟、不二不三的人,又说到我家来的人都是大包进,小包出的,肯定在搞投机倒把活动,再不‘理抹’一下,简直不行了……”我心中一怔,忙问小赵“他们来‘清候’过你吗?”小赵答:“当然来过了,气势汹汹的,有‘街革委’的干事,有管段户籍,还有‘居委会’的熟面孔,他们一来就问我在家里干什么,家庭经济来源如何?”我说:“你怎样应付的呢?”小赵说:“他们问啥我答啥,我说我俩口子都没有正式工作,家庭经济没有来源,我以前靠画像和做临时工为生,现阶段帮苏州的聋哑协会画领袖像挣点手工钱养家盘口。” “唉!你不该把聋哑协会的事情抖出来……”我连连顿足道。小赵道:“他们来时,我正打起光胴胴画画,事情明摆着的,不说咋行呢?”“他们最后咋个说呢?”“他们把我画的领袖像各拿了1张去,管段干事叫我写一份材料,要把事情交待清楚,三天以内交上去。”“你写了吗?”“没有写,难球得写,我为什么要抓屎糊脸呢?他要抓就来抓好了。”“对!就是不能写,你干脆找个地方躲它个10来天,事情过了还不是就算球罗……”小赵道:“我正有这个打算呢,因此才来向老朋友商量问计。”“你的意思是……”“老兄这里还比较清静,我想借你的屋子作画,白天赶车过来,晚上仍回家去,你看方便否?”“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有啥子不方便,你需用的东西搬过来就是,安心画你的画,机会难得,抓紧时间挣钱才是真的。”

第二天,我便协助小赵把他的绘画必需品及积存的纸卷一齐搬到我的住处。小赵于是安下心来在我这里继续为袁、吕二哑人炮制领袖画像,二位哑人隔不了多久便要来这里取画,同时将报酬付给小赵。小赵的爱人也随时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玩,我的小屋顿时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我心里想,要是世界永远这般温馨,这般太平就好了……哪知天不从人愿,小赵在我的住处往返不到3个月就引起了居民上的注意,有人暗中将我家中的异动情况告了密。某天,我正在看书,小赵正在作画,屋子里忽然来了一大群不速之客,其中少不了有“人保组”和“街革委”的干事,“居委会”的熟人,但他们全都板起面孔,一本正经地审讯起我来了。我先是有点紧张,随即镇静下来。“理抹”的结果,小赵的一摞成品画像被收缴,他被扣上来历不明的帽子带往“人保组”接受审查。我本人则被勒令写交待材料,要求将窝藏外来人员在家从事违法活动的事实说清楚,麻麻扎扎是过不了关的。当晚,我赶往小赵家去,他早已回家,我问小赵经过情况怎样?他满不在乎地说:“当球疼(地方土语即“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意思)!他们随便问了一通,又给我这边‘人保组’挂通了电话,证明我是有底有实的,并非‘流窜犯’。此外,照例作了一通询问记录,按了几个手印了事。”他问:“随后你的情况如何呢?”我答:“没得啥,他们叫我写份材料交上去,我肯定不会写的。”临走,我对小赵说:“我准备到绵竹一个知青朋友那里去耍个十天半月回来,也算‘退避三舍’罢。”小赵深表赞同。

我从绵竹归来,同小赵接连在公园茶馆喝了三天的茶,小赵把两个可爱的小女儿一齐带出来玩,我陪伴两位小天使在儿童乐园尽情嬉戏。我感觉这几天如像在童话般的境界中度过的,可惜这样的时光于我们委实太悭吝了。

现实逼人,小赵怎敢优游林泉不问世事呢?他于是再次托我帮他找一处可靠的地方供其安心画画,以养家口。小赵表示一定要给对方报酬,不能让别人白帮忙。我左思右想,终于想起了我有一位朋友可以帮这个忙,这位朋友叫何伟,住在东郊某厂区宿舍里,他家的成分好,是工人,他本人又有正式工作,在单位上是搞工会工作的,经常办壁报写标语,同小赵有许多共同点。我同小赵择日备下礼品跑去找到何伟,一番客套之后,我即开门见山说明来意,何伟听后,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小赵于是为我摆酒庆功。分手时我对小赵说:“你要吸取以往的经验,进进出出干净利落点,特别是图画纸目标大,胀眼睛,干脆一次多买点,用它个三、五个月,省得零打碎敲的,诸多不便……”小赵采纳了我的建议,第一次到何伟家就带去整整两令图画纸。从此他又可以安心在何伟家作画了。但同袁、吕二哑人的交货地点则改在公园茶馆或他们下榻的旅店内。

有很长一段时间袁、吕二哑人没有来向小赵索画了,小赵的“产品”积压了很大一堆。其时,他妻子正要住院动手术,小赵请了一位乡下亲戚帮他照家带娃儿,家里正缺钱用,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了。小赵既纳闷又犯急,便去找到别的聋哑朋友打听情况,有位女哑巴告诉他,袁、吕二哑人最近为钱的事情闹翻了,两人还大动干戈打了一架,袁哑巴生气回上海去了。小赵听了这个消息后,心中顿时凉了半截,他心里最明白,离开了袁、吕二位哑人,自己满怀希望,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作品便只能是一堆废纸。小赵四处打听吕哑巴的下落,后来听说吕哑巴也到上海去了,小赵心里默默祷告,但愿吕哑巴能向袁哑巴负荆请罪言归于好就对了……小赵万没想到,有一天,吕哑巴竟单独找上门来了,他不禁大喜过望!赶紧给吕哑巴点烟沏茶,如像久别的战友重逢,紧紧地握住吕哑巴的双手。

原来,自袁哑巴返沪后,吕哑巴不甘寂寞,却又找不到合适的搭档,便在小赵身上打起了主意。此后,吕哑巴天天登门咿里哇啦地怂恿小赵与他一起出去卖画,他还要小赵用美术字赶写一批毛主席语录以利搭配推销。当时,小赵内外交困,家用正乏,他又别无生财之道,便横下心半推半就答应吕哑巴出去试试,准备就绪后,他俩登上南行的列车。

次日中午,小赵同吕哑巴抵达西昌站,他们在车站附近一家旅社暂时住下。午餐毕,吕哑巴提议出去转一下,他多次到过西昌,路径较熟,他带着小赵到城内城外走了一大圈,又用哑语吩咐小赵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晚上,吕哑巴同小赵把马、恩、列、斯、毛画像按5张一套进行分类,每套画像分别配上一条毛主席语录。随后,吕哑巴从提包内取出一张盖有苏州市聋哑人协会美工部公章的空白介绍信命小赵将其填写妥当,他又掏出两枚大号毛主席纪念章,吩咐小赵戴上一枚,他自己也戴上一枚,这才倒在床上大吐其烟圈。

次日,他俩携了画卷走进一家单位,他们同门卫人员又比又嚷,门卫茫然不知所云,吕哑巴掏出笔来对他写道:“我们来宣传毛泽东思想,请带我们去找负责人。”门卫把他俩带到办公室找到×主任说:“外面来了两个哑巴,他们说有事要见你。”主任甚觉稀奇,笑咪咪地望着他俩。吕哑巴殷勤地递上香烟并替他点上火,接着又递上推销证明,主任接过证明见上面写道“最高指示‘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兹介绍我部聋哑人黄卫东、赵反修二同志前往你处接洽关于推销革命导师画像事宜,敬希有关单位大力支持为感!致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敬礼!”主任看后迟迟没有表态,吕哑巴十分老练地同小赵一起将画卷摊开请他过目。这时办公室拥进许多人,大家公认画得不错,有人便同他俩打手势论价钱,又有人打破锣说不买。小赵听得实在,担心生意“泡汤”,便用哑语向吕哑巴示意,吕哑巴便掏出钢笔刷刷地写了几句递到主任手中,主任接过来见上面写道“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不是小好,你们为什么不悬挂革命导师画像?不行!要犯错误的。”主任考虑了一下,同意认购一套画像,但他提出垮点价,吕哑巴连连摆手对他写道“不行!忠不忠看行动,革命领袖画像不许讲价。”这时,有人大声喊主任接电话,小赵趁势请主任快点签字付款,主任匆匆接过他俩的证明签上“同意付款”几个字并盖上单位革委会大印。离开这家单位,他俩又到其它单位接连推销了几套画像。吕哑巴喜上眉梢地拉小赵去喝酒,小赵勉强同他应酬著,心中老是惦记着家中的妻小。回到旅馆,吕哑巴倒头便睡,小赵翻来覆去睡不着,迷迷糊糊间忽闻人声杂沓,原来是公安局查夜来了。“砰砰砰!开门!”小赵悚然惊惧,脑壳像要炸裂一般,但他立刻镇静下来了。“快开门!”声音愈见恶辣,吕哑巴鼾声如雷,小赵自忖只有装聋卖哑到底。这时服务员走来将门打开说道:“这屋里住的是两个哑巴,昨天才住进来,说是来推销领袖画像的。”查夜者毫不客气,用力将他俩掀醒,吕哑巴火冒三丈,同他们又比又嚷,小赵随机应变一唱一和。对方要他俩出示证明,小赵把证明甩给他们,然后同吕哑巴点上烟,用哑语摆起龙门阵来。查夜者又检查他们的行李包,见里面除了马、恩、列、斯、毛画像外别无长物,便又把他俩的介绍信拿在手中左看右看,觉得看不出什么问题后,才转身巡查别的房间去了。次日,他俩照常去卖画,当晚照样查夜,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闯过第一关后,小赵渐渐习以为常,能够做到临场不乱,处变不惊了,只有一点觉得非常恼火,即两耳什么都听得见却要装出懵然不知的样子,且要着意摹仿哑人发音的状态,自己虽能说话却只字不能吐,心中老是默念著:注意,千万别露馅呀!要是露了馅,现出原形,不但自己完了,家中婆娘娃儿全都完了……这简直比毒蛇缠绕着身躯还要痛苦!为了活命,为了病中的老婆和两个幼小的女儿,小赵必须拿出超乎寻常的克制力来对付眼前的一切。

不到一个星期,吕哑巴和小赵已将带来的领袖画像全部推销毕。回到家中,小赵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悄悄对妻子道:“我已经七、八天不敢说一句话,我差点变成真哑巴了!”他妻子频频点头表示理解,两眼却噙满了泪水。

隔了一段时间,吕哑巴又来邀约小赵出门卖画,他已经把小赵视为最佳搭档。这一次,他俩直赴南充。头几天推销画像进行得还算顺利,他俩暗自庆幸,心想很快便能踏上归程了。哪知最后一晚上遇上当地大查夜,所有旅客,不论因公因私探亲就医一律要清查明白,落实到底。小赵和吕哑巴住的是包间,公安见他们身上带了那么多现金,又是外省来推销领袖画像的哑巴,觉得非常可疑,当即将他俩连同随身携带的物品一齐“请”上警车带往公安局进行审查。吕哑巴和小赵先被“凉拌”了一晚上,正式审讯他们却是次日上午的事。审讯调查结果,真相大白,小赵和吕哑巴身上的现金和没有推销完的画像悉被没收。当地公安机关决定将小赵和吕哑巴遣送回原籍,移交原住地公安机关处理,他们二人遂被转送至当地收容遣送站。小赵同吕哑巴从南充启程途经蓬溪、遂宁、乐至、简阳押解回蓉。每到一处,照例在当地收容所呆上几天,因为收容所要等凑足一定人数后才将他俩与其他被遣人众移交下一个站口,本来一天可达的路程,足足走了将近一个月。

回到成都,他俩形同乞丐,周身被臭虫虱子蚊虫叮咬成了“癞格宝”(地方土话,即“癞蛤蟆”)。小赵和吕哑巴被分别遣送回户籍所在地“人保组”,“人保组”认为小赵屡教不改且又伪装哑巴四处流窜进行诈骗活动,尤其是伪造假证明,将领袖画像拿去骗取钱财,性质十分恶劣,应该从严从重惩处,小赵旋即进了监狱。吕哑巴不久便回家了,大约因为他是真哑人,政府给予宽大处理了罢。

小赵后来被判了10年徒刑,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为暂时失去了一位好朋友而悲伤不已!那段时间,我反复思索,像小赵这样有着较高绘画天赋而又相当勤奋的青年人,倘使换一个天地让他去自由发展,他的人生归宿点应该是艺术殿堂而非监狱了。我更耽心小赵妻子那双柔弱的肩膀如何能担当得起哺育两个女儿的重任。但是,我却没有能力去拯救她们。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从灌县返家不久即投到彭体干麾下效力,彭也乐意接纳我这名新队员。彭体干是很有生意头脑的人,虽说是下苦力挣钱,他却处处都要打算盘,他做业务一贯坚持几拉几不拉原则。哪几拉呢?即:人要信得过,拉了拿得到钱可拉,业务划算又有“走展”的可拉,业务稳定,路线好可拉;哪几不拉呢?人品不好,五马六盗,肠子上都长著牙齿的人的业务不拉,路况太坏,“天晴一把刀,下雨一包糟”的路线不拉,因为这种线路既坏车子又累人,吃力不讨好,甲方不会怜悯而多给一分钱的。再就是“长、大、笨、甩”的笨重货物,如:原木、钢材、予制扳、硅酸盐砖、石条、水泥电杆之类不拉,再就是危险品不拉,如硫酸,盐酸等。老彭亲眼见过架车拉硫酸伤人致死事件,那种惨烈场面令他心有余悸!以上数端可见老彭为人处世的精明之处。老彭主攻承运沙石的业务,他认为拉沙石既划算又比较安全,装卸也较容易,体力弱一点的人也能胜任,不像拉大件那样,装卸时必须用肩头去抬,体力弱者便吃不消。
  • 谚云:“七十二行,拉车为王,衣裳拉烂,颈项拉长。”这条民谚传神地反映出拉车这个行道的艰辛状况,验诸实际,则有笔墨所难形容尽者。
  • 知音雅集荥河滨, 更溯羊肠鸟道行。
    百里烟岚逾相岭, 九秋风日缔欧盟。
    高怀卓识同论道, 啸侣吟俦共友声。
    临别殷勤留后约, 杜鹃花发喜逢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