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卫平:中国的“民族主义”

李卫平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日讯】所有民族的人民都有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正如个人的自信自强一样,是正当正常的、无可厚非的;但是,如果这种对本民族的强烈感情进一步发展为对其他民族的歧视、蔑视乃至仇恨,就是不能接受的了。正如所有的人是平等的一样,所有的民族,不分大小、强弱、文明程度高低,都是平等的,任何民族都不能够因本民族的先进强大而鄙视以致欺压其他民族。这正是我们坚决反对它——民族主义——的原因。

中国有“民族主义”吗?这似乎不是问题。不是吗?前不久亚洲杯足球赛,中日场上场下的大战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中国不仅有“民族主义”,而且极其强烈霸道。

前面我们曾说过,民族主义是以民族自信、傲慢为基础的,表现为对其他民族的鄙视;在彻底地将其他民族等而下之的心理支配下,对其他民族有着强烈的排斥仇视行为。那么,近期发生在足球场内外的事件符合这个标准吗?既然是比赛,就一定会有胜负输赢。技不如人输了球,作为有自信和自豪的民族,按理是应当泰然接受事实,拜胜利者为师,向其学习取经的;如果失利了便怨天尤人,不愿不敢不能接受失败的事实,不仅在言辞上更在行动上攻击对方,甚至毫无道理地攻击他国的外交机构。这里面难道还有丝毫民族自信和自豪感吗?!此处我们只能看到极度的民族自卑和缺乏信心;有人说日本队是依靠手球侥幸获胜的,违反了平等竞赛的精神,赢得不光彩,或者说胜利根本就不是他们的。说的好!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真正傲慢的民族会对他们的胜利不屑一顾,会骄傲地宣布自己才是真正的胜利者。他们不会愤怒不会失态,只会冷静地高昂着头颅体面地发出抗议。可惜的是中国人不仅缺乏这种高贵的傲慢,而且像小丑一般疯狂地发泄自己的怨气。公平地说,其中成分十分复杂,不仅仅是人们批评的“民族主义”。由于实行集权统治,普通百姓长期遭受政权的压制,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诸方面自己的意志一直得不到承认尊重与伸张。现在,借着“爱国主义”的名头,终于可以不受追究地发泄自己的不满了。个人认为,中国并没有民族主义,有的只是没有自尊缺乏自信的小人作为,不过是一些无赖行径,或者能将其称作“无赖主义”。这种行径最典型的表现是恃强凌弱,而一旦遭遇强权,则立刻奴颜婢膝、摇尾乞怜。他们不仅是真正的弱者,而且是奴才。

其实,体育就是体育,一场足球比赛的胜负并不能说明国家是否强盛,攻击战胜本国的外国球队更不是爱国行动。五十多年的愚民统治使得中国人在观念和行动上一直陷于两个极端的矛盾境地。一方面,将很多事物泛政治化,不仅体育,文学艺术宗教等都被强行打上了政治的烙印。人们不论做什么,首先都会将自己的言行上升到政治的高度来思索,考察他人同样也是首先将其言行纳入政治大背景之中。从国家最高领导人到最下层的老百姓,每个中国人似乎都比其他民族多长了一个政治脑袋,多了一分政治意识;另一方面,不论是政权还是民众却有意识地将政治意涵十分明显的事物淡化处理。例如,北韩难民显然是逃避暴政、用脚投票的政治难民,但政权与民众却将其定位于经济难民。又比如,中国众多的抗议示威游行上访实际上不仅仅是因为经济利益,更多的是要求申张他们的政治权利;然而,政权却一概将其当作纯经济诉求来处理。就这样,政权很奇妙地在双重标准之间自如地游走,却给国家在外交与内政方面带来了许多本来可以避免的错误和矛盾,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六四”屠杀彻底戳穿了中共的五彩画皮,苏东巨变更完全粉碎了其赖以生存的意识形态。无奈之余,中共只好求救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企图以爱党爱政权偷偷置换爱国和爱民族。现在看来,他们的目的在很大程度上是达到了。但是非常遗憾,由于当代中国并没有对世界做出原创性的贡献,确实没有真正值得骄傲的地方,于是中共只好继续发挥其大跃进式的宣传手段。当然的,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也就只能是一群夜郎自大的愚民了。正因为此,一旦发现了事实真相,认识到确实与事实正相反,就既没了自信也没了自尊,只剩下了耍无赖的本领。

从表面上看,中共确实得益于“民族主义”者良多,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一群没有原则、缺乏基本判断力的墙头草一旦获得了完全相反的资讯,肯定会立刻摆到另外一边,其反作用力绝不可小觑;有时,这种力量甚至会反噬政权,压迫政权做出其在正常情况下不会选择的决定。届时,不仅国家而且政权自身也将深受其害。是到了中共认真检讨其玩弄“民族主义”政策的时候了。

“魔鬼”中国

日前,长春市重庆路商业街上出现了非常奇特的一景,几个穿着打扮决不像乞丐的青年跪在地上向行人乞讨。经再三询问,他们才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与目的。原来,他们都是长春某电脑公司的职员,“乞讨”是该公司培训计划的一部分。据他们介绍,公司正在对他们进行“魔鬼训练”。训练分三个日程,第一天是讨钱,第二天是和陌生人说话,第三天是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把自己推销出去。

所有的企业都希望自己的员工能够吃苦耐劳、意志坚强,这无可厚非。但是,沿街乞讨真能够提高员工的心理品质吗?在下没有研究,无法给出确定的答案。但我却可以肯定它会泯灭人格尊严,使人放弃自尊心和羞耻感。而人如果没有了这些基本操守,还能够称之为人吗?那不过是批着人皮的魔鬼而已。

“魔鬼训练”当真会培养出一群魔鬼。这不仅将危害国家与社会,对培训者也多有不利。虽然没有人格尊严、自尊心和羞耻感的个体在为培训者服务时能够做到不择手段,而且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与负担,有利于主东;但他们更会因为自己的切身利益而肆意妄为,即使侵害主东也在所不惜。因此,从本质上说,“魔鬼训练”是培训者在为自己训练掘墓人。不幸得很,培训者却对此缺乏清醒的认识。他们关注的只是眼前的蝇头小利。

在中国,魔鬼已经太多了。不信,你看看官场,有几个不是道貌岸然,实际上却男盗女娼;有几个不是口颂廉洁真经,实际上却惟恐贪渎过少;有几个不是表面上正直无私,实际上却贪赃枉法。再看商场,假冒伪劣毒商品横行无忌,充斥了市场的每一个行业每一个角落。再看社会,假医假药假身份假的文凭无处不在。绝大多数人都将自己的利益当作进退取舍的惟一标准,不少知识分子也放弃了自己的社会担当,惟权力利益马首是瞻。全社会道德现状堪忧。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民族,一个以道德操守作为立身处世准则的民族,道德水准居然沦落到今日如此不堪的程度,以致国人在世界各地普遍遭受轻慢。够了,不愿再说了

就人类的本性言,一旦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就会泯灭人格尊严,放弃自尊心和羞耻感,做出不齿于人类的丑恶行径。除去有坚定信仰和顽强意志者外,大多数人在此刻的表现恐怕无一例外。人性本身就具有自由落体的性质,这正是进行道德教育和以法律威慑罪恶的原因。因此,防止人性堕落尚惟恐不能不及,谁能想像竟然会有人故意去败坏人性呢?正因为此,用“魔鬼训练”法诱导人性堕落就不仅可恶可怕,而且就是犯罪。

但如果将全部责任都推到培训者身上,则显然十分不公。应该说培训者只不过是在适应他所生存的大环境,只不过是发现了惟有“魔鬼”行径才能在当今中国站稳脚跟,谋得利益,获得发展。其不过是被动的接受者、顺应者,真正的罪魁是政权,是那些掌握权力的伪君子,是他们的无赖规则与丑恶行为才造成了必须接受“魔鬼训练”方能争取到美好生活的现状。

中国的魔鬼已经够多了,所缺乏的是君子。如果有一天再也不见“魔鬼训练”,相反大张旗鼓地开展“君子训练”,当是国人之福。

--转载自《北京之春》网站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01 7: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