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银波:九评是大纪元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辉煌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1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田希采访报导)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众说纷纭话共产节目,我是田希。九评是大纪元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辉煌。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在海内外华人中引起强烈震撼,九评特刊在香港的发行量和大纪元网上的点击量盛况空前,对此,大陆二十一岁的青年作家杨银波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九评是大纪元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辉煌,以及文章带给他的心灵撞击。

连接收听

杨银波:我看了,挺好,光是看那个文字都挺了不得,像我们做为职业作家的都写的差得很远,文字都差得很远,从文化历史的这么一个角度这样来谈,谈得非常深,真的很多东西谈的很对,列举了很多历史史实这样一些数字,这样的一些真实的情节,包括一些语言,进行分析,进行了综合,我估计写九评的这些作者肯定对很多资料都做出了大量的统计,大量的分析之后再做出来的,不简单,真是不简单,印出来发行的大纪元时报在各个地方的销量是个记录了,在香港据听说几十万份在两、三个钟头就销完了,不简单,还有全世界各地方开的座谈会反应也挺好,我觉得这个是大纪元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辉煌,就我见证的,在之前就是一些红朝谎言征文大获成功,这一次九评确实也是大获成功,这种成功并不是因为大纪元的声誉,不仅仅如此,而是在民众心中它确实起到了...,使大家更多的能够看到一些本质,看到我们的现状,就从我各人来说,从心灵上受到很大的撞击。

他认为道德是一个社会的基础,作为公民在中共暴政制度下不应随波逐流。

杨银波:我们经常讲法治、法治,在我所看的现实当中,他的力量也不是那么足,就说道德他在一个社会当中他是真正的基础,而法律是起约束作用的,我是从最低一级的角度,可能想到某一种极端之后他才想到法律,比方说我们在一个农村或在一个城巿的基层,像这样的讲法律讲政策有的时候行不通的,很多情况他都讲情感,涉及到一个道德,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个人讲究真实这些东西都非常重要,所以说就我个人的考虑来说,其实九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提出一点,既然当局是这样的一种状况,这个政党是这样的一种状况,那么做为中国公民来说,就是对自己有一个很好的要求,应该有一个更高的要求,不是那种随波逐流,既然你是拒绝谎言,那么你自己就要追求真实,你拒绝暴力,拒绝暴政,那么你自己就应该讲和平,这是很重要的一些东西,你拒绝暗件操作,那么你自己为人就要光明正大,你平时无论是经商还是你是写作还是做新闻方面,还是你做其他形形色色各行各业,对自己要提出一个很高的要求,我觉得这个东西,不光是我们批评他就算了,不是对他下一个所谓的审判书,下一个盖棺论定,或者是未盖棺就先论定,不是这么简单。

而是反观我们自身来说确实觉得有待于提高,有的时候可能比我们年长的一些中年还有一些老年人,看这个感受就比我们要深刻很多,因为他们可以说是被毁掉的很多,不仅毁掉了青春,也被毁掉了在过去很多年以来自己的一种尊严,那种被谎言,被暴力所掩盖下来的,被恐惧所深深的束缚的一种生存状态,真是觉得白过了这一生,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像我们还年轻,我才二十一、二岁,才这么年轻,那么我想我们将来这一代以及比我们还要年幼的,还要年轻的一些少年们,将来自己在为人处世或者你去创业立业,追求鸿图大志也好,任何一个阶段,任何一个过程当中,一定要记住,就是做为一个人追求一个人性根本的东西,人还是有一个相当高的道德基础的,如果这样的人群多一些,这样的社会关系能够这样和谐一些的话,将来再过十年,再过二十年,这个社会发展起来会更平稳,它也会更容易走向一个我们希望看到的一种公民社会的一种情形。

记者:你能够从中反观自己,要求自己,不在道德下滑的潮流中随波逐流,而是主动要求自己能够坚持自己的道德原则。

杨银波:它本来确实是一个常识,像我个人这么多年以来,我也发现一个人有的时候往往自己都不能够选择自己,那么我们现在才慢慢有了一点选择权,知道说我们有一点表达歧见的权力了,现在在逐渐有,不管有多高的危险,该说的真话还是要讲,该向社会表达善意的,向群体表示关注的,像这样的一种行动我们还是要做下去,要不断做下去,这个东西他是一种要求,就是基本的要求,也是一种最基本的职业素质,从我们个人来做,我们再回顾我们成长的过程,其实走到这一步,他不是直线走过来的,我们也曾经在谎言,在很多的暴力因素之下,乃至于在一个贫穷的阴影之下渡过来,也走了很多的弯路,现在很多人也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自己很多时候连生存都成问题的,因为我都关注农民工的问题,关注一些案件当中的受害人家属,这一点我感触很深刻。

所以说即便如此,不能说因为自己受到一些欺骗,或者是一些政策上的因素,自己被隔离被歧视,不因为这样而把它牵移到社会当中去,就去报复社会,不是这样的一个报复的东西,绝不要这样,相反就是尽自己更多的力量使自己更为完整一些,想尽更多的方法来使自己提升一些,我们将来在考量问题的时候,我估计不是考虑到谁是主宰我的,我们要做到自己,像最近我看那个香港方面我们接触几个朋友,这个真的是感受很深的,香港人他有一个很大特点,就是追求真我,就是我求我道,就是我发现很多人一辈子活了几十年,没有做回一次,哪怕只有一次真正的自己,很多人是在重复别人,就是那种随波逐流,我觉得这种生活对我们来说,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所以我们要做到自己的真实,活出自己的真实,这是非常重要的,非常具体的一个事情。

他表示作为人活出自己的真实是非常重要的,人应该追求真实。

杨银波:涉及到一个大众利益的时候,你是面向一个大众的时候,比方说媒介,尤其是新闻媒介,因为我们这些年一直都在呼吁中国要有真正的新闻自由,你做为一个民众的喉舌,在这一点上你就应该负起责来,因为你犯了一个错误的时候,实际上你在侵犯的是大众的利益,这非常重要,像我们做为作家来说也是这样,有的时候经常我就在跟一些作家朋友或是一些想成为作家的人跟他们讲了一句话,叫文章千古事,一个字一个字尽量不要说废话,也不要说谎话,就是说每一个字都能带着血泪,确实是你自己内心都真正相信的语言来进行表达,不要连你都不相信的语言然后来跟大家说这个问题,这个东西就显得太没创意,也太没素质了,所以我在这里很想对一些从事文化行业的,尤其是文化新闻艺术行业的也想要提出一个最简单的要求,就是一定要追求真实。

他对文章及作者的高度评价。

杨银波:九评之所以能够引起这么大的一个反响,而且它的各种舆论效果,它的散播面积,散播的深度、广度,人数之多,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如果某一天真是像大纪元这样的媒体,或者新唐人、希望之声这样的媒体如果有更多的,更专业的人才来去做,又有目前的道德权威,有这样的人才基础,在中国大陆能够这样的发行传播,那真的是很了不起的,我估计中国大陆真正能够有竞争力量的没几家,因为像我们作家看九评,它的意义、意思当然这些东西我们明白。

还有一点就是技术上的东西,比如说这个文字处理技巧,我就发现九评的作者很不简单,说出来也不是这么忿慨,不光是有情绪的东西,它是很多资料的一种综合,通过一个非常沈稳的,也比较客观的这样来叙述,那么冷静的这样的一种笔墨,看起来还比较淡,不是那种多么勇猛,多么冲撞,不是用那种斗士的口号,不是这样去喊的,不是乱叫的,非常非常注重理性,抽丝剥茧。

他本来面对的是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我们称为工程,有这么多年历史,有这么大数量的一个政党,他要如何去指出他真正的问题,我在想如果九评没有出来叫我杨银波去写这个九评,我估计不可能每一篇文章有那么几十万的点击量,光是在一个网站,所以我很佩服这些作者,希望在文字上能够向他们学习一下,就是真正一个大的作家,或者一个比较厉害的高手在写作上他需要的东西太多了,真是太多了,不光是一个写作技巧,一个文字的技巧,不是这样,他有很深的感触,有很多资料的累积,他知道很多幕后的真象,这种东西他才会有力量,因为他是建立在一个庞大的真实数据,庞大的非常逼真的一个真相建立起来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确实了不起。

(据希望之声“世说纷纭话共产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11 1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