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九评征文】铭记历史,正视现实!

烟波渔者(广东)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2日讯】打开中华民族几千年尘封的历史,“礼仪之邦”的美誉或许会让每一位炎黄子孙为之骄傲。然而,当历史的车轮匆匆驶入应该充满活力和希望的二十一世纪时,我们徜徉在极其局限的都市繁华和歌舞升平之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还会有如沐春风,心旷神怡的感觉吗?

回首新中国成立50多年的风雨历程,我们看到了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变迁,同时也看到了中共政治的日益腐败,社会道德的严重退化以及人们应有良知的沉沦。仁义廉耻于很多人心目中已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金钱和地位。为了金钱的积累和地位的提升,他们可以背信弃义,甚至不择手段。贪官污吏的前腐后继,男盗女娼的不计其数,坑蒙拐骗的无处不在,流氓地痞的横行无忌等等社会现象无不显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社会道德已经堕落到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个人沉湎于自己的过去,可能会变得郁郁寡欢,不思进取,但忘记过去会更可怕。不仅会麻木不仁,而且会玩世不恭。同样,一个民族过于健忘,尤其是对统治阶级血腥历史的健忘,也会变得寡廉鲜耻,无药可医。

我不想去评价被人尊为“伟大领袖”的恶魔–毛泽东的功与过孰大孰小,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他所谓的“丰功伟绩”为何值得我们的媒体歌颂得没完没了,除却被拍成电视以外,写成书卷的就不一而足。恰恰相反,由他苦心量造的文革苦酒却鲜有人拿出来重新品味的。文革虽说只有不算太长的10年时间,但其历史危害性却是空前绝后的。作为年青的一代,我们虽然无缘亲历那段阴霾遮日,风声鹤唳的峥嵘岁月,但是,因为良知,因为一种民族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无法回避,也不应该回避这段伤心的历史。我们对这段历史的叙述更不应该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对它,我们需要刻骨的记忆和深度的反思!即使还有为数不少的人仍在怀念那个可以沐浴“太阳的光辉”,打着革命的旗号,对无辜生命可以恣意践踏的时代!

“改革开放”的启动,虽然带来了经济的发展,但由于监督机制的亟不健全,贪污腐败便应运而生。社会资源分配的严重不公又产生了新的阶级对立。原本以“无产阶级”自居的中共也一跃成为最大的利益集团。

1989年,以首都高校为主导的旨在推动中国政治民主,人民自由,官员廉洁的学生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但极为不幸的是,在“枪杆子政权”的残酷镇压下,一个个热血满腔,手无寸铁的无辜学子对祖国的热情只能连同他们年轻的躯体被无情的坦克和机枪击碎。历史给我们的教训是沉重的,更是沉痛的。我打骨子里钦佩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敢为天下先,不畏强权,临死不屈的精神!当然,也为其悲惨的结局痛心疾首,扼腕叹息。不过,我们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也就是中国真正走向民主自由的那一天,“六四”非同寻常的历史意义一定会为全天下的人所认知!

“六四”运动的爆发,使我看到了我们的民族锐意进取,不屈不挠的优良品质,同时,他被血腥镇压的遭遇又使我看到了这个民族的另一面,那就是统治阶级的残忍和守旧!我不知道面对本民族的这种双重表现,我们是应该自豪还是应该自卑?

“六四”的平息为中国政坛的保守势力拓展了广阔的权力空间。受其影响,除了那些不明真相,人云亦云地把“六四”诬为“反革命”运动人之外,稍有良知者,原本思想中积极的部分也被大打折扣,大多数人对政治变得麻木与沉默。新闻媒体作为中共的喉舌,在中共的铁拳指挥下,自由程度也是江河日下。整个社会进一步陷入追名逐利的漩涡之中。当下,更多人看重的是个人所谓的“幸福”和安危。因此,我终于理解了鲁迅先生的那种对中国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态度!

共产中国的50多年,也是中华民族良知倒退,道德沦丧的50多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现实让人痛苦流涕,却又无可奈何。因为略有良知而缺少社会地位者,所能做的,尽力做的,在狭小得几乎令人窒息的舆论空间中实在太有限!

面对本民族历史,精神,道德上的累累伤痕和疾患,可能不应该责备每一个普通国民。但是,历史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共同缔造的,我们不负全责,却也难辞其咎。

在现实的舞台上,我们表现得既麻木又矛盾:我们痛恨强权与暴政,却又对权力顶礼膜拜;我们口口声声反对霸权,却又以强凌弱,对蕞尔台湾摩拳擦掌;我们食不裹腹,衣不遮体,还自信“共产主义”的美好;我们一面人云亦云地诋毁民主国家,一面又无时无刻地不在嫉羡其社会环境与生活;我们渴望民主与自由,却又毫不怜惜地亵渎公民的基本权利;我们炫耀本民族的灿烂文明与历史辉煌,却又恬不知耻地将传统美德束之高阁。。。。。。

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不能再继续沉睡了。我们需要对历史的反思,需要先进的社会政治制度,需要高尚美丽的民族形象,需要对现实的逐行扫描,需要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还需要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负责。。。。。。(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12 7: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