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九评征文】华侨回首五十年 中共本质未变

郭赖仁(印尼华侨)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2日讯】五十年前,那是一个风云激荡的年代,二战之后,全球寻求民主、独立的国家,风起云涌,中国大陆建立了新政权,对外进行强大的无孔不入的宣传攻势。各类书籍,报刊、杂志、电影遍布千岛之国。

久居异域的华人经历了二战日本人的蹂躏,劫后重生,心有余悸。许多华人受宣传的影响,想返故国,归心似箭。他们相信左派报纸上所说的,北方故土,在伟大无比英明的头人领导之下,一个强大、富饶幸福的地上天堂正等候他们归去。“胡不归”有个时候成为华人社会的“主旋律”。 一艘又一艘的大邮轮载着成千上万的青年学生,满怀信心,义无返顾的奔向北方。朦胧的“觉醒”,幼稚的头脑对所谓“社会主义”的一知半解,此时大陆的一切对他们有强烈的吸引力,可说是热血沸腾,头脑发胀。看看每年十月一日的庆典,就一目了然。

但也有一部分华人并不认同这个政权。左派人士称之为“反动派”。他们的父母、兄弟、亲戚朋友在“土改”“镇反”“反右”一连串无休止的运动中受到残酷的迫害和镇压。一封封的越洋书信,诉说他们已处于社会最低层的悲惨遭遇。冤屈无处申诉,夹着尾巴做人,生活在贫苦,岁月无声的重压之下,无语问苍天。这一切使他们不得不思考:大陆的真实情况真的象左派报纸上连篇累牍宣传的那么美好吗?情况究竟怎么样?隔着茫茫大海,身处异邦,谁也没有经过那血与火的日子,多数人是凭自身的处境决定自己的思维方式,对大陆人民背负的沉重苦难无动于衷,顶多也是沉默或叹气一声。

因此,华人社会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红蓝屁股”之争。华人聚居较多的地方,必分成两派,有两种不同的学校,使用不同的教科书,从争论到武斗的事件时有发生。这种情况即使在五十年后,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都有不同程度存在“红蓝屁股”之争,这是海峡两岸政治斗争的延伸。华人是两边都想拉拢的统战对象。不同立场背景的报刊,都尽力把对方抹黑、造谣、诬蔑,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无所不用其极。只是方式比五十年前文明一些。当然,不同态度的政治取向,在讲民主、人权、自由、法治的国家是很正常的、绝对允许的。

六十年代中期,印尼成立了新政权,镇压了与大陆同一“母“所生,同一体系的党派,许多华人也殃及,他们欲哭无泪,由于处境及种种原因,他们虽然向往大陆,但也无可奈何。

况且大陆那边正进行政治斗争,内部在进行狂热的相互厮杀,无暇顾及这些炎黄子孙,少数富人移居别国,大多数华人关门闭户,沉默以待,有的只好在千岛之间逃亡流窜,或隐藏。

新政权虽然排华,但很快向西方示好,开放经济欢迎外国人投资,许多华商发了财,虽然入了籍,但日子过得很惬意,送子女去留学,多数人忙于挣钱,为自己的生存奋斗,他们哪会去思考,在这之前不久,大陆历史正大倒退,所谓“三面红旗”造成的灾难、哀鸿遍野、饿殍遍地,人人自危,生活在一个禁锢如罐头密不透风的社会里。由于领袖的好大喜功、独断独行,要全民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天堂”,“十五年超英赶美”,结果造成举世震惊的经济大跃退,有几千万人在这场伟大领袖的试验中丧失生命,鲜闻有人去思考:六十年代中期印尼局势的变化,倘最终是落入类似红色高棉波尔布特统治的柬埔寨或象北韩越南类似的国家,华人那才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们应该知道大陆支持的红色高棉进行的血腥大屠杀,越南华人投奔怒海的情景,他们会思考这些吗?

早先回大陆读书的青少年学子最有深刻体会了。他们才真正了解这一个并不非凡却残酷无比的地方,使他们之中多数人反悔自己早年的幼稚和冲动,但这一醒悟为时已晚。问问现时已移居香港的几十万当年的归国侨生,都已垂垂老矣。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辛酸或充满血泪的故事。他们真正领略了什么是恐怖和残忍。心中隐藏着难言的失落、耻辱、容忍。一有机会的都赶紧逃离这个天天讲革命,斗争不停的地方。但这一切与商场得意,生活富裕或怀有“恋祖情结”的老一辈华人,五十年代受过华文教育的人会理解吗?他们会理性地去思考这一切吗?虽然他们在六十年代政权更迭的乱世,也处在艰难之中,动辄得咎,但至少没有饿过饭,受过凌辱和歧视,惶惶不可终日。没有切身的感受,自然就无法客观、理性的思考和审视遥远大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那个从小学就被宣传和教科书上吹嘘、被误导的“人类最美好的社会”—–更北方的“老大哥”,在经历了近八十年的独裁统治后,顷刻之间解体了,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斯大林早已臭不可闻,那个死于梅毒病的列宁的塑像,像前年伊拉克萨达姆的塑像被愤怒的群众推倒,踩在脚下。这是专制独裁者迟早不可避免的命运。当“老大哥”已经将那一套伪装巧妙颇能迷人,充满空想,实质是暴政的理论,意识形态丢进垃圾桶的时候,他们还死抱着不放当成宝贝,无非是为了愚弄群众,维持他们的专制统治而已。

大陆在七十年代强人归天之后,继任者为了挽救这个百孔千疮,已到崩溃边缘的经济,不得不暂时放弃某些意识形态框框,顺应世界潮流,走资本主义道路(美其名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让人民休养生息,有喘息的机会,可以经商做生意,开放国门,让大量留学生出国,允许人民出国旅游,从一扇稍微开放的窗口,让人民看到了世界的真貌,改变闭关自守,夜郎自大的心态。

由于巨大的市场,吸引外商投资,加上廉价的劳动力,便宜的地租,加入“关贸”,经济得以快速发展,综合国力的壮大,奥运会金牌的数量,卫星上天,核弹头越来越多,使“恋祖情结”者雀跃不已,至于表面风光的背后,千千万万下岗工人,四处外出打工的“盲流”,和丧失土地的农民的处境。由于信息封锁,严格的新闻管制,对互联网的封杀,报喜不报忧的一贯作法,使海外华人受到误导,上当受骗,更不了解极权体制的“黑箱作业”方式,与主流社会,自由文明社会的巨大差距,更是许许多多华人无法理解的。

这个执政者的本质是不会变的,虽然自吹自擂自己代表什么什么,但又不让人民自由选举,牢牢掌握权力不放,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个既得利益集团,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用谎言和武警维持稳定,公然和人权、民主、自由、法治对立,远离和抛弃普世公认的价值标准,用“特殊国情”为借口,继续镇压和剥夺人民的种种权利。贪污腐败已是举世公认。人民没有知情权,却用种种谬论和遮羞布、掩盖丑恶的面目,巧妙和无孔不入的宣传,使许多善良的华人受骗上当。

遗憾的是许多华人知识分子却相信这些谬论,更可笑的是为之辩解,哀乎哉!

恕我直言,为之辩护者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五十年代,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这个政权不准别人批判和清算当年“反右”,“大跃进”“十年文革”?还有对“六四”的镇压,对宗教的迫害等等祸国殃民的罪行。连提及和讨论统统不行。这是他们的禁区。许多华人仍一厢情愿地单恋这个政权,“距离产生美”,有不少回去探亲观光旅游的人,住宾馆,豪华客车出入,游览名山大川,看到的是高楼,超级市场,丰盛的菜肴,一两个星期,在用钱买来的热忱微笑招呼声中陶醉,在久违的乡音和繁华盛景中,十分满足。他们根本或极少接触草根阶层,对农民的失落,下岗工人的艰辛,官员全方位的贪污腐败,治安的恶化,社会的种种丑恶,道德风气的败坏,信仰的破产、、、这一切与他们不相干。他们的思维是那么狭隘,只要有人对大陆的阴暗提出批评,即暴跳如雷,指责对方是别有用心,是诋毁者,是反动派。

要知道,认同某一国籍的文化传统、山川人物、风土人情、血脉相连,并不一定要认同现时的执政者,国家和民族是永恒的,而朝代更迭,上台下台,物是人非,是正常的,但“恋祖情结”恰恰是把统治者与国家划上等号,这就是他们的误区与盲点。

他们或许忘记“五月风暴”时期,祖籍国对这个弃如敝履“嫁出去的女儿”(唐家璇外长语)的态度。基于对人权的关怀,人道主义的价值观,美国有关方面对印尼华人受到的迫害提出抗议,但他们热爱的“娘家”,借口“不干涉内政”屁都不放一个。他们不了解这个政权的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面目。待到时局稳定,“娘家”又摆出另副面孔,大力敲边鼓,宣扬“炎黄子孙”,“血浓于水”,“大中华文化”之类陈腔烂调,籍以招商引资,销售由廉价劳动力生产的商品。托印尼新闻自由的福,一些华人在卫星电视上看到太多粉饰太平的莺歌燕舞,人人幸福无比的画面。这一切使他们感到自豪。遑论会去思考这类问题。也许,目前已似乎处于“集体失忆”的年代。

本人也回过大陆,所见所闻,也与大陆一些人交换看法,有朋友建议,对迂腐的“爱国者”不必与之争论,徒费口舌,更不宜打什么笔墨官司,叫他们渡海到北方去,有钱的去办厂,亲自去办理各种手续,一般人则生活一年半载,自己去派出所登记,上街买菜,到医院看病,缴费取药,天天看那千部一腔的报纸,挤公共汽车,关心一下草根阶层的生活、、、亲身体会感受一下“无比优越的社会”。或许会让他们清醒一些,或许活生生的现实会把他们日夜憧憬的图像击的粉碎。我是相信这个朋友的说法,谓予不信,不妨一试。(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12 7: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