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征文】我心中恐惧的烙印是共产党给打上的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2日讯】
目睹共产党残酷镇压地主的暴行

我几岁时,亲眼目睹了共产党搞土改,打土豪、分田地。我们邻近有一户地主,主人叫早老子—一个60多岁的瘦小老头,当时,早老子被各地拉去斗争。一天,在我们本地斗,我颤惊惊地看着那些干部和佃户用绳子将早老子双手绑在一根粗竹杠上,将他双脚离地吊起来,然后对他扇耳光、拳打脚踢,边打边骂。其中有一个经常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人,骂着骂着,便将一大杯滚烫的茶水泼向早老子脸上,看他痛得,我当时都偷偷掉眼泪了。后来他们将早老子放下,让其跪在台上,用绳子将他双手反到背上捆住,绳子饶过双肩再将全身捆住,然后两个人攥着过肩的绳子,将早老子提起,痛得他死去活来。

早老子家田地被没收(他家房子破旧,因此没有被扫地出门)。我父母亲告诉我,早老子家的十几亩地是他们辛勤劳动、省吃俭用买下的。我妈说,他家人口多,每年大年三十吃团年饭之前,要先吃一大盆煮的粉丝(用洗红薯丝时过滤后的粉末制成),将肚子填上几成才吃团年饭,我听着心酸极了。

共产党害得舅舅一家家破人亡

我舅舅一家人勤劳善良,到解放时,家中已拥有十几亩地和一栋土砖房子。土改时,被共产党划为富农,土地和房子全被没收,扫地出门。我舅舅也被多次斗争,而且开斗争会前,要我舅和其他“地富分子”搭好台,准备好桌子、凳子等一切,然后我舅他们被戴上高帽子、挂上牌子,强迫跪在台上,然后被残酷地斗争。当时运动多,所以那些“义务劳动”就得“地富分子”起早贪黑的干,比如搭台呀、扎牌坊呀、搭桥呀、修路呀等等等等。

1957年,舅舅去世了。由我表哥顶替“富农分子”。大约是1959年的一天,我表哥在原本是他家的山上砍了一棵小树,公社干部说他这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脚,将他关进了县里的监狱。正值过苦日子时期(共产党称三年自然灾害),表哥饿得慌,在监狱的厨房里拿了几颗豆豉吃,被监管人员看见了,一脚(穿着皮鞋)狠踢在表哥的小腹上,当时表哥捂着肚子就起不来了,不久因伤势过重便悲惨地死去,年仅30来岁。凶手逍遥自在。

我舅妈承受不了这一打击,不久在悲愤中离开了人世。无依无靠的表嫂被迫改嫁。舅舅一家就这样被共匪整得家破人亡了!

共产邪灵祸害姨妈家

我姨妈家也是地主,被共产党扫地出门。姨父、姨妈受尽了共产党的种种迫害,斗争、戴高帽挂牌游乡、劳动改造,等等等等。几个子女也跟着他们受尽了欺凌。我大表哥不想再受屈辱,逃到外省去做工。后来他参加了“反共救国军”,但不幸被抓起来投入监狱,于1964年被押回本地枪决。当时,我看到了我的大表哥,他被荷枪实弹的军人押着,头被剃光,脸惨白……大表哥为了反共救国,被凶残的共匪夺去了年轻的生命。那天下午,我从学校回家,只见一路上洒满滴滴鲜红的血! “抛头颅,洒热血”,但我大表哥不是为了共产主义,而是为了反共救国!悲哉!壮哉!

中国共产邪灵在人间制造的这一幕幕悲剧,当时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已植入了难以磨灭的恐惧!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12 4: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