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笑梅:融不进主流 都怪共产党

李笑梅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3日讯】参加多伦多大纪元《九评共产党》研讨会最大的感受是,主讲人道出了中国人每个细胞中挥之不去的恐惧。中国共产党籍著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打击异己,迫害无辜,泯灭良知,而中国人就在共产党五十多年积极的“反人性”中完成了恐惧的全过程。这种恐惧一代传一代,并伴随着走向天涯海角的每个中国人,让我们虽生活在自由的国度,但却从没有真正的自由过。此外,笔者也从研讨内容联想到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及长期洗脑,对移居海外的中国人在融入主流社会方面造成的严重障碍。

在海外,恐惧让我们对共产党仍“忠心耿耿”,小心翼翼,不敢公开说半句对党逾雷池的说话,惟恐惩罚从天而降。说实的,谁想因“一时的错”被人扣上“不爱国及反华”的帽子? 谁想申请回国探亲旅游办事时遭到麻烦?谁想自己国内的亲人因自己受到株连?恐惧不分国内外,在它的阴影下,我们不想看清是非,回避良知,只关心自己。

除内因外,在海外,党对我们的照顾也无远弗届。它在华人圈密布充当打手的侨领及身负侦察重任的特务,并买通众多的华人媒体及网站,力图使党的势力及观点常伴我们的左右。在党的心目中,我们永远是它红旗控制下的“海外亲人”。在关键时刻,党势必要我们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有这样的“照顾”,我们怎能不继续诚煌诚恐?

在党的斗争哲学的潜移默化下,我们对人基本上不信任、敌视,自私,也倾向于嫉妒比我们成功的人,践踏在我们阶层以下的人。一般的心态是:要不我在你的头上,要不你在我的头上;人与人之间并没有平等的关系。此外,我们往往意识不到自己的斗争意识浓厚,一有什么不满,第一个反应就是斗。

在党处处提供标准答案的环境下长大,我们不会处理多元并存的关系,常在“我对你错”的二元前提下,与人争执,并无力化解矛盾更枉论创造双赢局面。这与主流平等、友爱、包容的价值观格格不入,影响了我们与不同族裔的同事、邻居及朋友的和谐关系,影响我们教育下一代,也直接拖慢了我们融入社会的步伐。

由于从小在专政的环境下被灌输思想,我们常持单一的观点,普遍缺乏独立思考及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种种的党“说了算”及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让我们处事没有自己的原则,易于受到鼓动,并不假思索的一窝蜂,高潮一过也就烟消云散。民主社会从小训练小孩子独立思考及自决的能力,讲求诱发孩子的创造潜能,因为只有这样,孩子成长后,会对他自己及社会创造最大的价值。共产党却训练我们从小成为党的工具,是非不分,并剥夺我们的自主性、自决能力及创造力。这点分歧到我们在海外发现时己很难改变,这也是我们在主流社会“怀才不遇”的一个主要原因。

共产党统治下不公及荒谬的事太多了,法律也形同虚设。我们为了适者生存,养成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心态。到国外后,这种对法治的无知竟延伸到工作及其它场所。我们不遵守规矩规定,认为“没关系”“没事”,怎知道在国外闯大祸的往往就是这些“小节”。我们蔑视的法律,却恰恰是人家民主国家最重视的基石,这怎不令我们成为异类?

党标榜无神论,刻意破坏传统文化。改革开放后,在毫无价值体系下,全国向钱看,全民追求物质,而我们对自己是否成功的终极标准往往是名利二字。到了国外,不但名与利如镜花水月,连生存都成了问题。我们没有精神上的信仰或传统的信念支撑去走过生命的低谷,所以大部分人非常快的就失意、失落、惶恐、不满、愤怒;小部分人甚至精神失常及自杀。

共产党的荼毒无孔不入,我们在毒中无知无觉。今次有幸能读到《九评共产党》,心里澄净了很多。在有生之年,让我们努力清毒,还我们本来纯净面貌。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13 3: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