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葬75年 俄高僧肉身不腐

几乎所有达到“肉身不腐”境界的人都是修炼人(Getty Images)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悠游编译报导)一位俄罗斯佛教高僧,被埋葬了75年后肉身仍然不腐,其面相、毛发和指甲与活人无异,关节能轻易弯曲、软组织具有活人一样的弹性。科学家日前将这一完整调查结果在莫斯科公诸于世,引起轰动。

据俄罗斯《真理报》报导,在1911至1927年间为俄罗斯著名佛教领袖的谛吉洛夫(Dasha-Dorjo Itigelov),涅盘前,留下遗嘱在其死后30年将其尸体取出。从那时起,谛吉洛夫的尸体分别于1955年和1973年被挖出过两次,两次都发现肉身没有腐化。2002年,该僧人的尸体第三次被挖出,情况也如此。此后,医学专家开始研究谛吉洛夫肉身不腐的原因。

主导研究的泽夫(Galina Ershova)教授对记者说,当科学家移开谛吉洛夫的棺椁后,都闻到了一股从棺木中散出的香气。而该僧人尸体的各种指标与活人无异,“完全违反了尸体在下葬75年后应变成什么模样的定律。这不仅是佛教史上的第一例,也是整个人类史上的第一例。”

现俄罗斯佛教领袖阿育谢耶夫(Damba Ayusheev)表示,此研究“鼓励了虔诚的佛教徒们,也帮助了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放下其疑惑。”

肉身不腐挑战现代科学理论

其实,在中国也有很多“肉身不腐”现象,最著名的是九华山上的肉身佛,他们其中包括最早的唐代佛家弟子金乔觉,他圆寂后三年,肉身“竟颜状如生,兜罗手软,骨节有声,如憾金锁”。

只要稍微注意就发现,几乎所有达到“肉身不腐”境界的人都是修炼人。在他们的信仰中,大都包涵著:珍惜生命不得杀生、慈悲他人、容忍他人、真诚地对待一切等内涵。

除了这种“肉身不腐”现象之外,另一个修炼人死后的现象是“舍利”的出现。舍利,是特指佛家修炼人圆寂之后,肉身火化后出现的一种非常坚硬、颜色明亮多彩的颗粒物质。这在西藏佛教中多有出现。

“肉身不腐”已成为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人体之谜,它突破了“有机物如果失去生命,在自然状态下会腐烂”这一常规,对现代化学中有机物和无机物的理论形成挑战,暴露出现代科学认识的局限性。这些违反“常规”的现象使我们认识到,我们从小就接受的一整套科学教育,仅仅是认识世界的方法之一,而绝非是唯一的方法。(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据圆明网报道,德国莱茵地区报2004年11月11日星期四报道了两个从未盟面的女士,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持续不断的努力,终于实现心愿而成为生命中的挚友。克里斯第娜.盖可勒与熊伟都修炼法轮功,熊伟是2002年1月在北京分发法轮功真象时被捕;住在路培婉市的克里斯第娜.盖可勒积极的举办多项活动,为释放熊伟而呼吁。
  • 12月10日,澳洲华裔女画家张翠英状告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将开始第一轮庭诉。碰巧这一天正好是国际人权日,数百名澳洲法轮功修炼者齐聚悉尼对诉江一案表示支持。
  • 大约三年前(公元2001年) ,我在逛书局时,因为基于对气功的好奇,无意中发现了一本改变我人生道路、赐予我真正幸福的书---“转法轮”,自从看完书后,我如获至宝便开始走上修炼之路。
  • (大纪元记者姜水云、张小敏报导) 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退休教授杨靖霞是80年代留学归国人员,作为知名环保专家,曾出访过很多国家。在四川大学任教40年退休后,杨教授自己开公司,并获两项专利技术。
      
    2003年5月9日,杨教授与她的硕士研究生骆平遭一群便衣公安绑架,关押在位于四川郫县的成都市看守所内。
      
    据记者近日向杨教授的同事了解,今年70岁的杨教授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刑三年,骆平被判刑2年半,两人已送往监狱。这位同事说:“在成都市看守所的一年半也算的,所以应该再一年半她就出来了。”
  • 黑龙江省双城市的臧浩然和臧浩童兄弟俩虽然只有十几岁,却历经磨难:亲眼目睹警察逼死父亲臧殿龙后,还被警察用枪指著;然后两人被送到劳教所关押长达两个月;母亲徐友芹被非法判刑15年。目前兄弟俩被迫分开。一个原本幸福的四口之家遭受到的这一切迫害,仅仅是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以下是臧浩然投书:
  • 近日传闻中共将为法轮功平反,这样的传闻最多是一种试探或麻痹手段,而不具备近期的可能性。中共穷5年之力,抓捕法轮功修炼者几十万,虐杀无辜上千人,在当今文明世界已是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之一,中共还有什么资格给法轮功平反呢?他又有什么能力来正视过去5年间所发下的滔天罪行呢?
  • 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大四学生梅建琦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强制停学,2000年底因散发法轮功资料判2年劳教,今年梅建琦又被判7年有期徒刑。
  •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小涛涛今年5岁,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爸妈心目中的宝贝,一家三口曾和乐地住在湛江麻章区。今年7月家中突遭剧变,小涛涛的爸妈因为修炼法轮功分别被抓,年幼无依的他则被送到白坭村婆婆家。
  • 原在广东省电力工业学院任副教授张孟业是胡锦涛清华大学59级水利工程系同班同学﹐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严重迫害。

    2004年10月12日张孟业将自己人权遭到严重侵犯的具体事实,向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进行举报。三天后即10月15日,广州市检察院姚检察官请示领导后,打电话通知张孟业,以“法轮功的事情是政府行为”、“做‘转化’工作时采取措施有时就难免有意外伤害到人”等为由拒绝受理。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张孟业副教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 曾经被非法拘禁在广州天河看守所;被劫持至广州市第一劳动教养所强制劳教长达2年零37天,身心因此受到很大摧残,于2002年2月10日获释时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张皮包一把骨,两颧高凸,眼窝深陷,面色灰暗,1.65米的身高体重不到35公斤。
      
    三个月后,张孟业与老伴一起于2002年5月17日上午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广州公安强行绑架,强行押送到广州市黄埔区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强制洗脑,开始了暗无天日、生不如死的恐怖生活。

    张孟业绝食抗议迫害,被“帮教队”打手们紧紧地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再强行灌盐、辣椒水,还要受到耍猴似的百般羞辱和精神折磨。一次连续几天,警察邱朝华、王建宾和另外两个打手就把他的手脚捆绑得紧紧的,手绑在背后,然后到提起来,整个身体倒挂着,再把头按在厕所茅坑里强行灌水,快窒息时又给扯了起来吸几口气后,接着按下去,这样反复残酷迫害、折磨。
      
    下面是张孟业教授的2004年11月22日写的“我向人民检察院的举报被无理拒绝”以及2004年10月5日写的 “我人权遭受严重侵犯的举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