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圣地亚哥召开首次九评研讨会

(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健圣地亚哥报道)虽然已是冬令时节,但位于美国西海岸的海滨名城圣地亚哥依然风和日暖。19日下午,在Mira Mesa大街假日饭店的一间会议厅里,召开了圣地亚哥首次“九评共产党”研讨会。来自南加州的三位著名政治经济评论家、中国问题专家伍凡、草庵居士和高大维应大纪元时报圣地亚哥分社的邀请做了专题演讲,并回答了观众的提问。研讨会气氛庄重热烈,来宾畅所欲言。三位嘉宾和听众普遍对“九评”给予很高评价。研讨会使“九评”热潮持续升温。

伍凡:“九评共产党”敲响中共的丧钟


伍凡先生是退休资深微电子工程师、前《中国之春》杂志总编辑、现《中国事务》网站总编辑、著名评论家 。伍凡先生言简意赅的指出,虽然中共进坟墓尚须假以时日,但“九评共产党”已经敲响了这个独裁政权的丧钟。

“我觉得我有资格批评共产党”

我和共产党打交道已经50多年了。我1951年初参加解放军,抗美援朝。但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在军队里没得到任何发展,到北大荒修理地球去了。慢慢对共产党、中国、中国人民的贫穷有了了解。我经历了共产党建国以后所有政治运动,直到文化大革命。

由于我个人性格、思维方法和共产党产生了强烈的撞击,我开始不相信共产党讲的话,对共产党产生了很大的疑问。他们也怀疑我。这样1968年就判了我20年刑,我坐了12年牢,劳改队,一直到1979年,我出狱半年以后就来到美国留学。1980年夏天以后一直没有回去,他们也不让我回去。

来美国不久我就参加了民主运动,是最早的民运人士之一。我曾是《中国之春》的总编辑和董事长。我觉得我有资格批评共产党,因为我有50多年和他们打交道的经历。

中国大陆社会的动乱引起了胡温政权的统治危机

胡温上台2年了,江泽民下台也有两年了,这两年发生了什么?第一件事是四川一个自称是局长的人打了一个普通百姓,结果引发了一场五万人的暴动。

第二件事就是四川汉源县村民和政府发生了激烈冲突。这是一个信号,中国基层老百姓起来了,你们侵犯了我的利益,我要站出来讲话。

从去年11月到12月,中国南方12个省有250万农民暴动,包围了县政府、乡政府。这和89年民运完全相反。那时候只有学生动,工人农民没有动。可是现在学生没有动,工人农民动起来了。因为他们受到侵害。这都是共产党的制度造成的。

经济上的掠夺和政治上的独裁是危机的原因

我在共产党制度下生活的那许多年,还没到这个程度。为什么到了江泽民、胡锦涛的时代,发生了这种情况?我认为,有几个原因。

第一个是经济的原因。公开的掠夺老百姓,掠夺之后不许你讲话。这是一个原因。再有,共产党的税收比谁都高。

第二个原因是政治上的独裁。过去反右的时候、整胡风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镇压的大多数是知识分子,现在变成镇压工人、农民,甚至于退伍军官。

一批有良心的知识分子站出来为他们讲话。共产党对待他们还是欺骗加镇压。“九评”出来了不久,我们看到共产党没有公开的反应,实际它是非常害怕的。我们看到西方电台的报道,胡锦涛说,我们在意识形态上的控制是失败的。他们要学朝鲜、学古巴,来欺骗镇压老百姓。

可是你学北韩金正日最最落后的国家的统治手法,能成功吗?成功不了。为什么不能成功?中国的经济制度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还有,中国有将近一亿人口的网民。你能把他们通通的Block住,不让他们接触外界的信息吗?

中国应该走向开放

怎么制止这个动乱?我和很多朋友谈过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中国应该走向开放。不光经济上开放、政治上、文化上也要开放。中国应该走台湾的道路。国民党通过把权让出来,把一部分权力下放,老百姓获得一部分权力,政治权力分享、经济权力分享。

大家齐努力 把它送进棺材去

中国是中国人民的,没有人选举中国共产党,谁把这个权力给你的?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已经第四代了,你还在做皇帝。现在它的丧钟敲响了。至于它什么时候进棺材,我们大家努力,尽快的把它送进棺材去。

草庵居士:中国大陆拆迁热的背后



草庵居士是泛美银团(Pan-America Capital Inc.)副董事长、著名评论家。草庵居士从自己的经历说起,谈了自己对共产党认识的前后变化,然后集中阐述了中国大陆拆迁热的真实原因。

了解了真相之后,良心上会有不同感受

坦率的讲我开始时是比较亲共的。可是在大陆投资多了以后,了解了更多真相以后,我们在海外受过教育的人,良心上有不同的感受,尤其是在大陆农村看到那么多穷人以后,良心上会有不同的感受。海外的人可能都看到了,近年来中国经济有很多进步。中共政治上失败了,共产主义没人信了,可是城市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广州这些大城市和纽约没有什么区别。事实是不是这样?其实这是一个表面现象。中共政治上失败了,可是它要在经济上维持一个表象。

市场经济的前提是自由平等的交换

在经济学上对市场经济有个定义,市场经济的前提就是平等自由的交换。如果这个要素都满足不了,这个国家怎么能谈到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单是一个经济问题,实际上它有政治上的含义。美国政府、布什政府不承认中国是一个私有制的国家,实际上是因为,它没有一个法律上自由平等的基础、私有制的保障。没有这个保障,根本就没有交换。

强制拆迁用来维持政权

中国政府为什么热衷于拆迁,面对大众反对声浪的时候它一定要拆迁?其实这是一个经济利益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为了百姓好。地方政府就可以卖地,卖地以后的收入进地方政府的腰包。政府用拆迁这个方式强制人们把钱交出来,用来维持它的政权。大家有可能看到中国繁荣的假象,其实从它的本意,不是为了老百姓着想,而完全是为了钱。你如果问大陆官员,你们为什么和老百姓这么过不去。他们会告诉你,不这么办政权就维持不下去了。

表象很漂亮 里面是空的

谎言就是这样一直在维持。如果你稍微懂点经济学的话,一算就会发现中国大陆的经济数据是驴唇不对马嘴。前两年我就说中国的GDP数字是假的,今年就更可笑了,中国统计局说他把各省上报的数值都主动砍掉2%。美联社的记者就问你根据什么把各省的数据平均都砍掉2%的?他们回答说因为中国的统计方式不一样,有很多说假话的,所以根据我们的情况砍掉的。

如果你到中国大陆去,看到的表象真的很漂亮,高楼大厦不会比纽约、芝加哥差。可是你深入看就会发现底下一切都是空的。共产党是用独裁的权力把民众的财富集中起来,造出几个样板,展现给大家看。而真正的百姓生活非常贫困,真正的私营企业维持起来很困难。

九评是个纲,还要继续写

所以九评真正揭露了共产党的本质。九评之后还应该写些更实际的东西,九评是个纲,是总体,我们还要写系列评论,中国在中共领导下的金融体系是什么样的,以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教育以前怎样,现在什么样;还有社会保障体系,以前看病还能看得起,现在为什么看病看不起。所以九评是很好的,应该让更多人知道。

高大维:中共对大学师生的洗脑和监控



高大维博士是前广东省政协委员、前华南理工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院长、教授。高博士以在大陆教育界20年的亲身感受,揭露了中共对大学师生的洗脑和监控。

六四后中共对大学的监控日益严密

六四事件中共在天安门进行的屠杀,对共产国际的解体起了催化剂的作用。中共领导人对共产党的前景实际非常悲观,但统治集团拒绝承认失败的命运。六四以后,中共把高校和西方反化势力当作须严密防范的对象,对高校进行全面控制。

方励之等学者六四以前在高校推动了一定程度的民主改革,六四以后全面倒退回以前的状态。

共产党的组织渗透无孔不入

“九评”揭示了共产党的组织渗透就像附体一样渗透到机体的每一个细胞,无孔不入,非常邪恶。党的工具大量采用非法手段,侵犯人权。这些人有些拿到国际上就是罪犯,可是在共产党的系统内却可以评为先进,享受奖金和荣誉。

每所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里面党委、行政、工会、妇联、青年团、保卫部、武装部等部门一应俱全,外加学生会和一支庞大的政治辅导员队伍。不学无术的党委书记总是各单位的一把手。

中共试图把互联网变成控制思想的工具

高博士援引清华大学负责网络控制人士写的一篇文章,说明中共为了适应互联网时代,进一步发展了洗脑和监控手段。

这篇题为“重视政治安全,抢占网络制高点”的杀气腾腾的文章首先把网络自由定义为冷战结束后替代“核威慑”的“信息威慑”的新的霸权手段。该文指出网络学生工作者需要具有“意见主导能力”和“终结话题的能力”,即“让异议者无话可说”。

中共对师生进行系统洗脑

中共统治下的教育系统从小就对学生进行洗脑式教育。政治课从小学一直上到博士班。大学里通过入学考试、评职称时的政治评语和出国政审等,对师生进行严密的监控。

抽刀断水水更流 星火燎原只瞬间

中共为了对大学生进行控制,近年来大力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可是一旦出现突发事件,学生长期积累的不满就可能借机爆发出来,出现当局控制不了的局面。谎言和暴力能维持一时,但不能维持长久。在长期高压下,中国的知识分子和高校师生并没有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正义感。相信随着“九评”和真相深入传人中国高校,中国的青年知识分子会发出他们应该发出的声音。


(大纪元)
(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22 8: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