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为正义真理奋斗不屈的人们

严酷的光荣(四)

李卫平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30日讯】第三章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即使1995年至1998年在监狱中时也坚持不辍。自1986年至今,我基本上每日一记。下面是今天的日记。

三月X日
我对自己今天的表现很满意,不仅目标选得准,可以一气呵成讲到底,而且讲述本身也很成功。思路厘清了,信心大增。


通过日记,人们能非常准确地洞悉人的内心世界,了解人的现状与过去,全面掌握人的生活的方方面面。以下是我近期的部分日记。

二月X日
又套住了,烦死了!
在股海中整整翻腾了三个春秋,总结说来只有几个字:屡败屡战。目前的资金量只有入市时的三分之一。我动摇过。最艰难的时侯,我曾经打算永远撤离股市。但我决不服输的个性却阻止我做一个失败的逃兵。我不服气。我相信人操作的股市必然会有规律可循。我也总结了一些一般性的原则,可具体操作起来仍然不顺手。问题在哪儿呢?是个性问题?还是认识问题?也许两者都需要认真反思。

总的来说,我的个性是急燥的,我的指导思想基本是立竿见影式的。这导致我在操作中急于求成,缺乏耐心。这样的教训太多了。有时是三五天,有时仅仅卖出了几分钟,股票就像发射导弹般飙升不止。认识方面,以前我总是想抓住股票最后那段主升部分。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也有一两次碰到过,可更多次却是掉进了陷井里。总的来说失远远大于得。这里的问题在于不可能有一个一成不变进入主升的标志。自己曾经抽象出来的那些标志,在下一次中总是充当了陷井旁的诱饵。看来,今后必须转而求其次了。

纵观三年的操作历程,如果每年只做三至五支股票,每支股票在筑实上升通道后进入,那么每年都会有相当的收入。好,今后就这么做。这样一来就没有必要天天泡在股市里了,只需要在买卖股票的那几天呆在那里。我将有更多的时间读书,为写作做准备。就到住地后面的珞瑜大学去学习。

二月XX日
这一周一直阴雨绵绵,背部的伤痛又发作了。
记得在监狱中还没有这么历害,怎么时间越久反倒越凶了呢?我现在就像天气预报一样,每逢变天它就提前发作。我买了一套拔罐器。这玩艺有火罐之效,却方便简单得多,尤其适用于我这种孤身一人又恰巧背部受伤的情况。但令人恼火的却是病灶的位置始终游走不定,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现在整个右背都已经拔淤青了,而且长出了异常茂盛粗壮的汗毛,但却仍不见好。当然效果还是有的。看来得预备与它打持久战了。

记得当时我坚持自己有病休的权力,指责汪队长不尊重人权。汪队长本来就看我不顺眼,这一来他更火了,于是命令那些所谓的积极改造分子找我的茬。那天是因为什么?好像是说我水浇得不透,于是七、八个人围上来,二话不说就动开了手。开始我还还手,后来就完全丧失了还击能力,只有护着头,任由他们肆虐了。当时并没有特别的不适,汪队长还因此责怪他们办事不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伤痛越来越严重了。

雨越下越大,昏暗的路灯下,几顶花伞缓慢地飘移过来。远近的树木森森然,灯光下的树叶湿漉漉的,反射出迷人的黄色晕圈。

二月XX日
下午,老同学付君到股市来看我,晚饭在他家吃的。本来老友相见很快乐的,但一件小事却引起了我无限的伤感。

正吃饭时,他的小女儿回来了。这个大约七岁的小精灵刚学完钢琴。她走到桌边,径直在付君的面颊上印了一个甜甜的吻,然后腻腻地叫了声爸爸,坐到付君的大腿上。付君那高兴的模样是难以用笔墨描述的。总之,他脸上突然有了光彩,乐开了花。这在他是绝无仅有的。那一瞬间我的感受特别复杂。我当然羡慕他,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可是我还清楚地意识到有一股强烈的嫉妒情感在胸中激荡。嫉妒付君?不是。是嫉妒那种亲情,那种天伦之乐、水乳交融的亲情。我也是一个普通人,我也需要这种情感,也想享有这种快乐。可这种最普通、理应近在咫尺的情感却离我那样遥远!

如果与余在一起,我们的孩子也应该有那么大了。我不由忆起那场关于孩子应该象谁的甜蜜争论。可现在萦绕心头的却只有难以名状的酸楚和浓重的苦涩。后悔吗?不,绝没有一丝丝后悔的成分。但我感到遗憾,深深的遗憾,切肤的、刺心的遗憾。我谈兴尽消,闷头吃饭。付君莫名其妙。饭后,我心事重重地与他告别。

二月XXX日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珞大学习。
象十多年前一样,我挎著书包,迎著朝阳,走在校园中。往教学楼或图书馆一坐,顿觉心醉神迷。那感觉特别甜蜜、亲切。虽然那里都是硬木椅子,远比不上证券公司的软椅舒服,而且没有空调,但我觉得那里比证券公司温馨诱人得多。我一坐下,往往三、四个小时一动不动。我一边读书,一边编写作品的大纲,同时记下一些灵感和神来之笔。看着白纸上一行行的黑字,看着不断变厚的稿纸,心里特别满足幸福。这种感觉近来少有。

上午,管教学楼的老师傅说,你这个学生可真刻苦呀!这么多天都是一早上就来,最后一个才走。这样下去准定会成材。休息时,一个满脸稚气的男生对我说,老师,你干嘛还这么刻苦呀?我要是你,一定要玩个痛快。我说,人要干点事很不容易。刻苦与拼搏是成功的不二法门。这种在老师教工眼中是学生、在学生眼中又是老师的独特感觉,让人非常愉快与兴奋,甚至还有丝丝刺激感。

二月XXX日
珞大的学习生活,常常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多年前在学校时的情形,如过电影般一幕幕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

上午,看到路上新悬挂了一副横幅标语,“没有个性就没有创造性,”一下子我内心百感交集。我读书的那个时代是不讲、也不能容忍个性的,强调的是共性,即平庸。这样一来,我的特立独行便为自己带来了大麻烦。班主任老师横看竖看怎么看我都不顺眼。于是,她下决心要改变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班主任的个子奇矮,有同学戏称她为。我个人认为这绝对名副其实。我不明白的是,她拥有改变他人的雄心壮志,却只有如此瘦小的身躯,很难想像那伟大的理想是如何被包容进她那令人惊奇的矮小身体之中的。但这一切似乎对她都不在话下,一切都在她那儿完美地解决了。

她找我谈话,希望我改变,说是为我好。我更不明白了。我不明白何以我必须改变。我过去就是这样,一直就是这样,而且从未妨碍过任何人。何以见到她后就必须改变?而且遂了她的心愿,却是为了我好。真是莫明其妙。我当然拒绝。

于是,她动员其他同学给我施加压力。首先是宿舍,然后是小组,最后是全班。这是一种冠名帮助的批判会。而之所以层层加码,当然是因为我始终不肯屈服。不过,批判会也只能到班这一级了。这倒不是因为心地善良,不想扩大批判规模,而是因为同专业其他的班另有班主任,鞭长莫及。至于到系和院校一级,则更非她能力所及了。

批斗会开得让她极不满意。首先是因为效果不佳,然后是因为发言不积极。尽管她一再鼓励大家,可除去几名极度平庸却又妄想有一番作为的低能儿上窜下跳一番外,更多的人没有什么话可说。

现在,我深深地认识到平庸而又嫉妒成性的人,见到才华出众者时其内心的仇恨是多么强烈。他们下定决心,要么消灭卓而不群者,要么将其压迫成与他们一样平庸的人。总之不能有凤毛麟角让他们相形见绌。

最后,批判会不了了之。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的坚毅成功地抗击了她的迫害。我很为自己高兴和骄傲。巨大的精神压力解除了,我还是我自己,我仍然按照自己的道路自然地成长。可不久后,我了解到她之所以停止批斗,是因为别的原因。一个小人到她那儿告密,说学校一个子弟与我关系密切,是我父亲战友的儿子,说我曾叫该子弟殴打他等等。这纯属污陷。但他这一密却把告得吓了一大跳。因为该子弟的父亲是学校主要领导之一。这一情况使她虽不情愿、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停止了她的胡作非为。实际上该校领导并非我父亲的老战友,二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偶然的原因,我认识了该校子弟,仅此而已。小人办事总是如此事与愿违。

今天,中国的高校认识到了个性的重要,这是个了不起的进步。这也是政治上强迫大一统的政策被迫放松后,在社会文化上的一个反映。

二月XXX日
上午,市安全局几名便衣员警到证券公司找我。这使我大为诧异。
出狱几年了,他们一直没与我接触过,当然他们通过市公安局始终掌握着我的情况。可今天并非“六四”或中共的国庆日,他们为什么会直接来找我呢?我知道,他们对我没有交待所谓组织情况始终耿耿于怀,一直想找机会把这方面的情况弄清楚。但这方面并没有授其以柄呀?或许他们想面对面了解我目前的思想状况,有何打算?

中午,他们在车城酒店包了一间房。酒酣耳热之际,小黄问我下一步的打算。我说认真生活。这当然令他不满。他解释说是问我民运下一步的打算。我说那不能告诉你。这倒把他们气笑了。老李问,你的自由民主党还在活动没有?我说活动了你还能不知道。从我们之间的谈话来看,他们是为刺探我下一步的计划而来的,不像有别的意外情况发生的样子。但外地同志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要更加谨慎。

二月XXX日
人在教室中很容易进入思想状态。此刻,我正是这样。
我想到了中国大陆的教育体制。五十年代初院系大调整后,一考定终身的教育模式就像肿瘤般顽固地附着在本应最富机变的教育体系上。它无视青年人正处于兴趣不断变化阶段的事实,漠视青年学生重新选择学习发展方向和人生道路的权利,说到底,与这个威权政府一样,仇视和剥夺人的自由。由此造成的人力资源浪费是巨大的,因此而导致的社会损失更为惊人。

我自己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证。我在十四、五岁时选择了理工做为自己的学习方向。进入大学后,却发现自己并不热爱这些精确的学问,不仅缺乏积极性主动性,所获甚少,而且学得很吃力,不久即产生了十分强烈的厌烦、畏难、抵触情绪。按理,转换专业于我、于学校的教育效能、于社会都是最佳选择,但却只能是白日梦。于是,我不得不绕了一个二十年的大圈子。我个人固然因之丧失了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的机会,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虚掷与完全不相干的事务,但社会难道不也因此而失去了可能的富有创意的美的精神产品嘛?!

我又想,教师的神圣与伟大到底在于何处?如果仅仅是传统的“传道授业解惑,”那我会认为教师是可敬的,但却不能与神圣、伟大相联系。或许教师的神圣、伟大之处在于,其能以极大的爱心与热情,用其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人生经验,为尚处于混沌状态中的青年人指明一条与其潜在天赋相符的人生道路。天赋越高,人越年青,这种指导就越显迫切与重要。古今中外,所有做出巨大成就的人,都无一例外地在青年时代得到过这种教师–导师的指点。当然他们不尽然都拥有教师的职业,但这些至亲或好友却实际上起到了真正教师的作用。

益处是明显的。不仅青年人个人因之获得了成功,走上了人生的幸福路,社会也因此获得了极富成果的发展与进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舞曲结束,各人都已回归本位,只有我俩仍站在舞池中。
    我先清醒过来,忙将她送回座位。这时,又一支布鲁斯开始了。我邀请她。两人再次步入舞池。我正准备接着往下讲。她却叫我先休息一会。我明白她的真正目的不是叫我休息,而是要仔细揣摩我这个人。
  • 她斜睨了我一眼,没有吭声。但那目光却分明在说,这人可真是......难道我们不是才认识不到十分钟?难道我们不是才刚跳第二支舞曲?你也未免太唐突、冒失了吧?!
    上一曲是华尔滋,我的拿手好戏。我将她带得连转不停,好似要飞起来一般。她高兴极了,不停地称赞我跳得好。这一过程从跳了七、八转开始,一直持续到舞曲结束,我将她送回座位。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斗胆开口。
  • 小说在开篇将一人分为三人来写,随着故事的发展,又渐渐合三为一,结构也非常新颖。
    小说反映了从中国当代史极其重要的八九民运到新千年间民运人士的工作与生活。通过对民运人士在监内外民运活动的描写,通过反映他们的生活、工作、爱情,塑造了一批极富牺牲精神的民运人士,讴歌了他们为真理正义献身的高尚情操。故事感人至深,极具可读性。
  • 近日,伴随着北京警方对三位异议知识分子“捉放曹”的游戏,“胡不如江”的评论在中国大陆之外的媒体和网络上沸沸扬扬,胡温由政治开明转瞬被钉上了暴君的标签,鼓吹一时的“新政”蜕化为向极权的回归。舆论一律看衰后市,好一片惨云愁雾!
  • 近日,大纪元报系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专题评论,在海内外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共产主义作为近一个多世纪的主要的政治运动之一,给全人类造成了极其惨烈的人道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灾难,对其进行全方位分析研究和批判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今天共产党仍然在中国掌握著政权,因而对共产主义的批判更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大纪元抓住了当今中国至关重要的议题。
  • 中国失学儿童达5千万,政府教育投入比例低于最贫穷的国家乌干达。国家需要修订教育法,保证实行全免费义务教育。
  • 三方中大陆的政策最为稳定: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但在具体执行方面却有不少调整。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中期,主要以经济利诱和文化传统作为统合手段;九十年代中期到新世纪初,在坚持经济文化等手段的同时,重点转移到了武力威胁;近一、二年从前台退到幕后,转而请求美国出面压制台湾的独立倾向,即不仅不反对而且乞求美国干涉内政。这一转变显示,中共对台湾对美国尤其是对自己有了正确的认识,对大势有了符合实际的判断,清楚地认识到大陆根本不具备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能力。只是集极力反美与紧抱美国的大腿于一体,描绘出了一幅矛盾滑稽丑陋异常的形象。好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不然中共当局还不知会被骂成什么模样呢!
  • 台湾与美国的关系总体上是和谐融洽的。这首先得宜于双方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念。对民主自由精神的坚定不移的共同信仰,使双方具有相同的道德理想和价值判断,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双方态度自然趋向一致,如先发制人地打击恐怖主义,推广民主制度,经济全球化等。
  • 所有民族的人民都有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正如个人的自信自强一样,是正当正常的、无可厚非的;但是,如果这种对本民族的强烈感情进一步发展为对其他民族的歧视、蔑视乃至仇恨,就是不能接受的了。正如所有的人是平等的一样,所有的民族,不分大小、强弱、文明程度高低,都是平等的,任何民族都不能够因本民族的先进强大而鄙视以致欺压其他民族。这正是我们坚决反对它——民族主义——的原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