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晚泊浔阳望庐山

作者:文思格

宋朝《虎溪三笑图》,画中陶渊明、慧远、陆修静相聚庐山,象征儒释道三家和睦相处。(公有领域)

    人气: 470
【字号】    
   标签: tags: , ,

孟浩然晚泊浔阳望庐山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
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
东林精舍近,日暮空闻钟。

【作者简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时期最有名的大诗人之一。他和王维一起合称“王孟”,是唐代田园诗派代表人物。他的诗风格清淡、自然而又韵味深长,在唐诗中自成一家。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画传》。(公有领域)

【字句浅释】

解题:作者在千里舟行途中,泊船浔阳城下,看到了有名的香炉峰,进而怀念古代高僧,随笔写下了这首被后人叹为“天籁”的唐诗精品。
挂席:与“扬帆”同义。
郭:外城(古代城市建筑分内、外城)。
香炉峰:庐山最有名的一峰。远公:东晋高僧慧远,曾在庐山隐居修行。
尘外踪:远离尘俗的踪迹。东林精舍:高僧慧远在庐山隐居修行时,当时的刺史桓伊为他修建的一座禅舍,是当时及后代的隐居者们神往的胜地。
空闻钟:徒然听到东林精舍传来的钟声(因为作者崇拜的高僧早已不在那里了)。

【全诗串讲】

经过了几千里江上扬帆,竟然都没遇到一座名山。
当我在浔阳城外泊了船,才看到香炉峰非同一般。
我曾读过慧远公的小传,其尘外之踪永使我怀念。
东林精舍虽然近在眼前,傍晚的钟声听到也徒然。

东晋高僧慧远像,出自1921年出版的《晩笑堂竹荘画传》。(公有领域)

【言外之意】

此诗简淡自然、空灵无迹,颇有随笔的味道。而在随意挥写间,不但勾画了江山风景,而且抒发了倾慕高僧慧远(公元334-416)、向往隐居胜地的隐逸情怀。后代诗人和诗评家们对此诗推崇备至,认为是“一片空灵”的“天籁”;或者把它与李白的“夜泊牛渚怀古”一起作为已达“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妙境的样本,并将它们比作画中“逸品”。

江行几千里,总不见名山,第二句中一个“都”字把作者心中失望的心情凸显出来,并为下联中见到香炉峰时的怡悦心情蓄势;第四句中一个“始”字,一下点出了作者见到香炉峰时心中的欣喜,颇能勾出情绪上的起落;第六句中用“永怀”二字,出语特重,充分表现了作者对高僧慧远的由衷倾慕;第八句中一个“空”字,隐含了“钟声虽仍然可闻,远公已不复可见”的惆怅、失落等复杂心情,可谓情韵盎然。从这些精炼的用字上看,作者于此诗的锤炼下了不少功夫,只不过功夫到了炉火纯青时,便又不留锤炼痕迹,反倒显得简淡自然了。

清 高其佩《庐山瀑布图》。(公有领域)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五句用一个“枕”字把黄河、华山人格化了,再用一个双关的 “险”字,不但有“河山、秦关壮美险要”的字面内涵,而且隐含“北上京都求名逐利之仕途充满风险”之意;第六句除了字面意义外,“平”字双关,托出“西去事神的大路是平坦的”这一层含义。
  • 杜甫留下的诗作中,为后人推崇、传诵的有许多是感时伤乱的作品,特别是那些表现作者仁爱之心和真挚之情的名篇。仁爱与真情永远是产生优秀诗歌的源泉,也是历史用以造就圣贤和明哲的两大元素。
  • 李师道是当时藩镇割据中的平卢淄青节度使,且有一大堆高官头衔。当时藩镇割据者用各种手段拉拢、勾结有名文人和中央官吏,以此扩张自己的势力,这首诗实际上是作者为拒绝李师道的拉拢而写的,只不过用了比兴手法,说得比较委婉、客气。
  • 华府诗友社十一月七日例会请由前社长现编委,刘平和博士主讲。题目是“元曲浅谈”。刘博士的专业系电机工程,但对中国韵文学唐诗宋词及元曲造诣极深,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他说中国韵文学发展到元朝时,元曲把文学和音乐作了最密切的结合,影响所及,引发中国后来在戏剧上由昆剧而各种地方戏剧以至京剧等等的全面辉煌发展。故谈元曲应分音乐和文学两部分来叙述:
  • 诗人报国无门,便登上幽州台慷慨悲歌,写下了这首千古名篇。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报国无门,是历来许多有才能的知识分子的共同经历,所以此诗能广泛的引起共鸣,经久传诵不衰。
  • 宋朝文学的主流是词。词源于民间,始于唐,兴于五代,而盛于两宋。词在宋代文坛上占据着主导地位,与唐诗前后相辉映,有“唐诗宋词”之称,对后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 本诗末句“立在殿前射飞禽”是全诗的传神之笔,活脱脱的描绘出一群羽林恶少们在皇帝的卵翼下有恃无恐、逍遥法外的骄纵神态,而作者心中的万千感概和情绪,尽在不言之中。
  • 古往今来的仁人志士们,他们就是不辞辛苦的拉着历史这条船逆流而上的伟大纤夫啊!他们不计得失、舍弃了自己的一切,却被自己拉着的人伤害甚至夺去了生命!那些打杀他们的人,正是他们用生命和苦行去帮助、挽救的人啊!
  •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推广教育部“长春学苑”的爷爷奶奶级学生最近两个星期以来,每天都卖力练习用英文吟唐诗、说相声、表演歌舞,将于明天上午庆祝重阳节时,展现平日进修的才艺成果。
  • “中法文化年”似乎是希拉克与中共强权搞好关系的“纽带”,据了解,去年十月最先在法国巴黎、马赛、里昂、图卢兹等大城市举办的“中国文化节”活动中,中国文化突出的是“古老的中国”、“多彩的中国”、“现代的中国”三大版块,其“孔子文化展”、“景德镇陶瓷精品展”、“康熙时期艺术展”、“走近中国--当代中国生活艺术展”、“中华民族服饰展演”、“四川三星堆文物展”等内容无不透淅出“君子不谋其利”的传统思想观念,很多产品是送给法国人“试用”、“试看”。但是,这次法国来到中国举办“文化年”活动中,法国人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中国人参观也好,还是看中人家的产品也好,几乎都是三个字:“拿钱来”。这样说来,希拉克并不是白痴,他讨好当时的江戏子,拉拢与中共强权的关系,是为了本国的经济利益,而中共强权者听了希拉克读了几句唐诗宋词就眉开眼笑,听到希拉克说出一番“六、四事件“是另一个时代的事”就像喝了迷魂汤,以为是遇到了知已,谈判时做出种种让步,签订了许多丧权辱国的经贸协议,把裤子都要脱了给人家穿,那才是真正的白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