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的对话

连载:新书《为你而来》【第十二章】

泽农‧多尔奈基
【字号】    
   标签: tags:

我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为身处这样一个可怕的地方而感到沮丧。一阵骚动引起我的注意,我转身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我的澳大利亚朋友克里斯被人抓住夹克衣领推挤著。后来他们让他坐下,但很快就带着他和另外两人出去取行李。他们回来后,我上前问克里斯刚才讯问时究竟出了什么事。

“你好,克里斯,你去取行李前,他们为什么对你那么生气?”

克里斯:“他们不喜欢我给他们的回答。”

我脸上现出微笑,继续问:“你对他们说什么来着?”

克里斯:“嗯,是这样,在审问前,我就已经决定不会在他们写的任何中文声明上签字。而且,我坚持问他们,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要非法拘留我们。我们的行为是符合中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的,也符合中国承认的人权公约所赋予的权利。依我看,他们没有任何法律理由拘留、攻击和骚扰我们。每一次我问那个审问我的女警察为什么逮捕我,她或是不答,或是告诉我,‘你没有被捕’,‘你违反法律了’。”

“这毫无道理。”我说。

克里斯:“我问她,‘我违反了哪一条法律?’她回答说,‘你在天安门广场上炼法轮功了。’我对她解释说,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就是举起一面写有中英文‘真善忍’的横幅,并问她这怎么违反法律了。我问她,‘在中国修炼真善忍是非法的吗?’这令这名女警恼羞成怒,不准我再问她问题,因为她无言以答。她说:‘是的,这在中国是非法的’,然后说,‘不许再问我问题。我是警察,是我在发问,我要让你回答我,我要让你讲真话。’然后我指出她刚刚才告诉我在中国讲真话是非法的,并指出这之间的矛盾。”

“真的吗!她作何反应?”

克里斯:“这困扰了她一阵子。由于她无法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就转向坐在她旁边的男警,轻声用中文说了些什么。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让他们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事实真相与中国主席告诉他们的截然相反。我继续问他们,‘任何人和任何政府怎么可能制定法律阻止人们变得诚实、善良和宽容?’我指出,任何人都无权做这种事,修炼真善忍是每一个人的权利。我问他们,‘如果这些特性真的成为非法,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再次微笑了,佩服他头脑如此平静而清醒:“哇,我相信他们没有料到这一手,是吧?后来呢?”

克里斯:“别急,待会儿我会告诉你。这名女警察变得更加气馁,因为她在逻辑上根本没有办法否定我的说法。她接下来再次坚持要我只回答她的问题,而不准我再提问。她坚决地告诉我,她是警察,要由她来发问,说我们触犯了法律,而他们在履行他们的职责。然后,她问起我在澳大利亚的住址,在哪里工作之类的问题,我认为这些资料他们不必要知道。我的家已经被人撬入过,情况非常可疑,其他人的家和车也都被人撬过,并被盗走了通讯录和大法资料。我告诉她,我认为我在澳大利亚的工作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回答任何无理问题。两名警察讨论了一下,起身要我跟他们到大厅后面。他们很激动,不告诉我为什么要带我去那里,那男警只说要继续讯问我。我问他,既然现在已经在问,为什么还一定要到大厅后面去?他说这里人太多,我必须跟他走。我拒绝了,问他是否想要把我带到大厅后面,避开众人的目光,再次对我动粗。我告诉他,如果他没有任何想隐瞒的,就没有任何原因把我带到一个别人都看不到的地方。这名警察看来并不想回答我,只是坚持要我跟他走。我见他不回答我的问题,于是就准备坐回原处。他大怒,走到我的座位前,试图抓着我的外套把我拽走。他拽不动我,就抓住我的衣领往上拎,把我从椅子上提起,拉向房间后面。”

“你害怕了吗?”我问。

克里斯:“没有。当时我审视我的内心,认为我可能已经克服了恐惧,但我并不完全确定。我是平静的,拒绝与他们合作。到了大厅后面,他发现其他人已经看到了所发生的事,就让我站在那里等著。半小时后来了一名高级警官。这时他们命令我们到饭店去取行李。审讯我的那个男警告诉我,不许与其他人坐在一起,还说:‘我们对像你这样特别的人有特别的政策。’”

我说:“唔,我们用如此不同的方法处理局面。这不是很精彩吗?我们两个分别用自己悟到的方式,非常清楚地澄清了事实真相。许多人认为我们是某种组织,尤其是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但是,我们没有领导人或者决策人,我们是真诚的修炼者,就像法轮大法教我们的,以法(真善忍)为师。记得师父说: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叫人去修炼,而他不是向心去修,能有什么用呢?而当我们真正这样做时,又是多么崇高伟大啊,是吧?!”

他对我咧嘴而笑,意思是说:“是。”

我继续说:“你确实做到了,我也做到了,不过我们是以自己的方式,帮助他们了解真相。”

“对。但是我真的不想让人感到我是在和他们对抗,我不想让他们对我们有错误印象。你认为我那样对待他们对吗?”克里斯说,“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我答道:“我认为你说的都很好。他们这样对待人们就不应该有什么好的感觉。你是在跟他们讲理,讲真相,我认为这是善,我认为这是我们的责任。即使他们不喜欢,他们也应该见到。我认为你做得很好。你没有配合他们,你没有屈服,你也没有和他们对打。你只是用你的心和他们讲话。如果他们试图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喜欢你这样做。我们有责任讲真相,如果我们和他们合作,那么我们就是在帮助他们做坏事,那我们成了什么人了?而且帮助他们做坏事对他们也不好,所以无论他们怎样对待你,坚定地站在正确的一边也是善,你那样做真的需要勇气。”

我被他清晰的头脑和内心的力量所感动,所激励。

克里斯:“这正是我的感觉。好吧,不要理会那事了。告诉你他们带我去拿行李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简直让人不可相信。去旅馆取行李时,一个年轻警察离开他的座位,来到我面前,和我坐在一起。他微笑着对我说:‘欢迎到北京。’我向后看看,确定他是在跟我说话。他的行为是那么有礼貌,面带那么热情的笑容,他在和我打招呼。”

“真的吗?别逗了!”

克里斯:“我没开玩笑,真的。他真的在和我打招呼。我告诉他,在警察打伤我的手以前,我觉得北京非常好。我给他看了这只肿胀的手,他张大了嘴,睁大了眼睛。接着我告诉他我们为什么来中国,学员们如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然后一个高级警官命令他不许再与我谈话。但是那个当官的已经迟了,这个年轻人亲眼看到了。我问他,‘你知道所有法轮大法学员都是好人,是不是?’他点点头。”

我说:“一上飞机你就立刻写下这些。你一定要尽快写,免得忘记了。”

克里斯再次咧嘴笑了,给我看他的手,意思是他的手受伤了,写东西会有些困难。@(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又过了大约半小时,他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把我们带到后排,盘问我们每一个人。屋内出现了一种兴奋的气氛,多么好的机会啊,可以深入地向人讲真相。他们肯定会英文,我准备畅谈一番。大约盘问了两个人之后,一个人过来叫我。我微笑着起身随他走到后排。
  • 我们是最后一批上车的。当我走上台阶,看到大巴士里坐满了人时,感到有点惊讶了。原来每一个靠窗座位上都坐了一名女警,她们每人的身边坐一名学员。我看到车内最后一排有两个空座位,便向那里走去。我边走边纳闷儿,这些警察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在每人身边安排一名警校女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是要拍摄我们受到了很好的接待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 我们被带入一个大房间,所有桌子都集中在房间的中央,组成一个大大的方形。我抽出一张椅子坐下。那个打我的便衣警察的样子总是在我的脑中出现。我的心中开始充满悲哀,不得不咽下泪水,鼻内流出的鲜血进入了我的咽喉。我不想让任何人难过,所以只有静静地坐着。
  • 最后一次看表时正好是差五分钟两点,我毫不犹豫地向公园出口处走去。没有焦虑,没有兴奋,有的只是进一步向中国人民证实和澄清法轮大法的冷静思考。刚一跨出中山公园的前门,我就停止了清理自己的思想,开始发正念,铲除一切攻击大法和阻碍宇宙圆容的邪恶因素。我感到一阵强劲的风迎面袭来。这股风没有吹乱我的头发,也没有刺激我的皮肤。它是一股强大而无形的抵抗力量在冲向我,然而瞬间便被融化分解掉了。
  • 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清晨,闹钟响起时,我其实已经醒了,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竭力捕捉著梦中的情景,然而越使劲想,它从记忆里溜走得越快,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我们经过一家商店,女孩乙跑了进去。我和女孩甲继续交谈。
  • 我想去拍摄一些北京街头的录影,那里车水马龙,人们奔波忙碌著。此次旅程中我除了拍摄长城之外,还需要很多的关于中国的镜头。我刚巧错过了每晚在天安门广场上的降旗仪式,于是拍了些广场上人头攒动的镜头。
  • 乔尔和我都非常小心,不时配合着查看是否有人跟踪。当我们确信没人跟踪时,便决定搭我来时租的计程车返回北京城,然后去乔尔下榻的酒店。
  • 我望着峡谷底下的一些村庄,心想,那里是否有法轮功学员呢?
  • 短短几个小时后,我就被掌上电脑里的定时钟吵醒,今天可不是睡懒觉的日子,我强压睡意,挣扎著下了床,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