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日记

连载:最后一个独裁者的冬天(一)

夏祷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2003年12月1日
冬天来了,我恐怕这是我最后一个冬天。夜里立在穿衣镜前,有什么恍恍惚惚在身后晃,一股浊重的腥气喷在脖子根上。有双深邃的眼睛从镜子里望住我,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我那张铁青、陌生人一样的脸在幽暗的湖上晃,一股说不出的劲道朝下猛吸,把它卷入一轮深沉的漩涡。没有人知道,我恐惧到了极点。

※ ※ ※

12月2日
年轻的时候,在汉奸老头子的情妇面前,在那些口红抹到嘴唇外边的戏子面前,我老是口吃。然后她们把手掩住嘴痴痴笑,大红嘴巴朝天放纵地大笑,斜着眼角从涂得红红的指甲缝里不怀好意地瞅着我。笑话,老子从不口吃。从小在辩论赛上我雄辩滔滔,她们没机会见识。在女人面前口吃给能说明什么?总有一天我把那些听过我口吃的人全给灭了。早掌握在手上她们全部人的名单,包括那些现在红得发紫的,还有那些早已人老珠黄的。名单藏在一架特制保险柜里。没人知道那一长串名字代表什么。那些没用的笨蛋,他们猜那是我的情妇的名单。那张纸背后用红笔划了一个大X,权力稳固以后,我把上面的名字一个个勾掉。现在名单上的名字已经是寥寥可数。下一个轮到那年轻时不把老子放在眼里,现在早已徐娘半老的大明星。我为她准备的恶运是精心炮制的。请君入瓮,我等著看她那张小嘴怎么笑。

※ ※ ※

12月4日
这日记里都是国家机密,得找个稳妥的地方搁。这些日子东藏西躲,连个可靠的窝都没着落。@(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我们用血肉筑成的那座新的长城
    是谁把它大卸八块搬回家
    做惊愚饰智的摆设。拿回来
    那块我奉献上的骨头现在没有人
    需要它。尊重它。现在
    人们探手入我的血液,诱惑我
    廉价出卖。那座新的长城在哪里?
    它的砖下埋着我一截沉痛的耻骨
  • 中国已死,为了什么不名誉的原因却得不到一个庄严的葬礼。我们应该结集起来,像是抖擞起精神发起最后一次革命,一块儿走入深山去寻找千年的巨木,砍伐它们,打造一座举世无双的棺椁。然后让我们劳动起来,像一群懂得劳动真谛的伟大人民,把中国百足之虫的骨骸高高抬起来,轻轻地,温存地放入那座棺椁,送走它,像送走一个心脏跳止跳动的老人。
    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老人的心停止跳动了很久,很久了
  • 世纪末,鬼湖水一般的碧眼洒下了粟雨
    三足鸟立起身来扇下火的阴影
    一头红骡子背着火种,纵身跃入枯井
  • 所有欧罗巴悬岩上的古城堡
    所有欧罗巴玫瑰晨光中闪烁的十字架
    比不上一座跪在灰绿色田野里
    农人谦卑的瓦屋
  • 一个意大利人对我说了许多满溢欲望
    和生之喜悦的笑话,他的笑声饱满
    洪亮如青蓝色地中海岸的铜钟。然后他眨眨眼提醒我
    轮到我了。“我的同胞
    您想听听他们如何调侃生命
    和自己?让我告诉您一个笑话那是
    我的父母对我说过一遍又一遍的
    在遥远的童年的村庄
  • 把象形文字一队队列在宣纸上
    一营摇旗呐喊的兵
    文雅的中国皇帝挽起他柔软的袖子
    填补帝国版图虫蚀的部分
    离开了臣子后他最钟爱的游戏
  • 中国的皇帝是从天际传来的
    一道鹅黄封金的圣旨,由一头肥鹅送达
    无论你在帝国的哪个角落 万能的鹅
    会把你捕获,你将流放到瘴疠之地 写下
    惊世骇俗的杰作,客死他乡
    没有子嗣。一座木牢将嵌入你的肉体
    马驮著,众目睽睽下驶过国土
    一座移动的微型动物展览馆
    旅行的最佳方式。你自豪的父族的姓氏
    将在死后被更改,接近兽的血统
    为了报答你立下的汗马功劳
    朕将穿一根铁链入你的胫骨
    直到铁生銹,生根
    难道你还梦想更佳的奖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