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日记

连载:最后一个独裁者的冬天(三)

夏祷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2003年12月11日
那班人背地里嘲笑我是个戏子,是个浅薄庸俗的人。他们搞错了。就算我是个庸碌的人,没人能否认,这么多年来我一点一滴打造的黑暗一点也不平庸。这一点他们无法反驳。一个人只要有一点超越平庸,他还能算是个平庸的人吗?不能。迟早我要当着他们的面指着他们的鼻子告诉他们,他们搞错了。老子决不庸碌。就看我怎么一步一步使这块国土陷入坟墓一般的死寂,陷入鬼叫豺狼笑的社会现实里,谁能否认,我绝非庸碌之辈?

※ ※ ※

12月13日
那些狗屁不通的文人就知道对着墙壁舞文弄墨,尽写些没用的。那么多废话里老子就欣赏这句:“上有大贪,大盗,大劫,大偷;下有小贪,小盗,小劫,小偷。”一语道破。

※ ※ ※

12月16日
执政十三年,也没个女记者捧架摄影机来听听老子的报告?就爱听那高跟鞋蹬磴踏过中南海石板,那清脆,那硬挺劲,听了老子硬是浑身说不出哪都受用。不妨先来个预演,日后让中央台正式访谈,春节时在重点时段播放,那可是史无前例,只有货真价实的领导才敢那么干。就凭这些年的功绩,就凭老子把这穷国家拉扯到美帝不敢不看脸色行事的位子上,难道还不行来这么一下?
就说现在,我身边活脱脱坐个摩登女记者,她把一双长腿这么叠起来,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盯住老子,边听我说边娇滴滴地把小头点起来。行,老子就说给你听。这头不死的猛兽般的国家怎么治?两条基本原则:武的,枪炮坦克对准一个方向:十四亿人民。文的,思想改造,蚁穴坍方,鞭子不仅要朝人民的肉体,更得朝人民的灵魂里老实地抽。老毛说灵魂深处闹革命,我的法子更干脆彻底孤立他们。这里的人耐不住寂寞,不怕他们不就范。真不行就来鞭子电棍辣椒灌,不奏效没关系,老子自有高招:老父老母老婆孩子轮番上阵,这叫亲情人海战术,专门对付这放不下封建包袱的老百姓。再不行还有古已有之的连坐法,把祖宗三代都扯进来,谁敢再逞拧?没一条漏网之鱼,把全国人民灵魂彻底改造。这是哪个穷酸文人的名言:一个极权政府是人民最大的敌人。既然丑话已叫他说在前头,没啥客气,人民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人民的灵魂尤其是我们的头号敌人。

不消说,得留几百架无弹头飞弹对准那离心离德的海峡对岸的孽子,偷偷摸摸造几枚原子弹对准咱们的死对头美帝。起到恐吓作用就行,真打出去落了地不是闹着玩的。孙子兵法不愧是咱们民族的智慧结晶:“不用而示之以用”,妙效无穷。真正真枪实弹的打出去不用害怕任何后果的打出去就是了的,那只有朝着咱们任劳任怨的十四亿人民。这是几个老人从漫长的封建历史结合著咱们多难兴邦的现代史归纳出的结论,不用丝毫怀疑。打还没登上皇位老子就深明这道理,焚书坑儒之必要老子再清楚不过,那年夏天不就好好干了一场?就靠那,把我一路送上宝座直到今天。直到今天这焚书坑儒的祖传秘方替党牢牢把关,全国各大小报纸记者、律师、拆迁户、农工、网民、基督徒、法轮功一个个紧盯着,一冒尖就砍。国家太大,人口太多,人人泼皮似的个个发挥起来要不仔细看住,一不留神就出乱子。就这样老子奉行这两条基本原则到底,那些手软心软活似豆腐渣的孙子,老子咋放心把国家交给他们?那不是把块大饼白白捧到羊蹄子上?接班人?谁配做老子的接班人?说句老实话:他就还没生出来!

老百姓没有两样的:坦克和子弹的滋味一旦尝到,个个噤若寒蝉。这有铁证如山,十四年来哪个不是夹着尾巴做人,朝党既定的路线前进,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这,说白了就是坦克和子弹的威力。今天老子免费给你上门课。单瞧这十四年来那些文人作家没一个有骨头和咱对着干,就瞧这文化界一步迈入下半身写作,学者个个埋头书斋研究国学比前清那些老学究还专心,就瞧瞧电视剧里怎么把雍正乾隆捧成了偶像,还把慈禧这木乃伊老太婆翻案,你就懂了坦克和枪炮的道理。我咋对文化界这么熟悉?告诉你好叫你明白,老子当年也是个爱舞文弄墨的文化青年,没事更爱扯嗓子高唱一曲,俄罗斯船歌二黄西皮,难得倒我?没瞧见那圆顶子大剧院?那玩意儿就是我独排众议死活盖起来的,耗费不少,值。瞧见我给各省纪念碑题的字?老子的书法遍布国土,文化界算什么?

一旦文人听使唤,套句他们爱用的老掉牙的词,“万马齐黯”。佟风听过?这人聪明,不需咱拉绳子他自个明白该怎么做。这些日子文人们吃错了药搞什么签名运动,佟风有一套,他也搞个签名活动,搞得远比这些不怕死的火热,这不就把人的注意力给转移?转移了化整为零再去慢慢收拾那些不怕死的不迟。这些文人不经杀,更不经吓,还不经关,关个几年出来你瞧见没,个个英雄成狗熊。他们还有一项弱点,不经外放。一放逐到外国寂寞难挨加上手无缚鸡之力,更难熬走资的诱惑,不消多久就蔫。一蔫到底。老子不怕那些放出去的。少数几个豁出去的不算,迟早把他们一个个绑架回来。党训练的特务无孔不入。你说什么?最近那些下冈工人村民结合铁路干部抢劫七省列车?几个农人绑架书记干部?那不算什么,发几枪子弹就解决。解放军的坦克和子弹早对准了十四亿人民,他们无处可逃。无声无息,就地解决。还是学学那些诗人躲在书斋里写写手淫一样的现代诗聪明些,安全。这是老子一直明确指示给他们的道路。

听明白老子治国的深奥?告诉你真话无妨:前些年人基本上是杀光了,最近不知吃了什么迷魂药把记忆都给抹去,又篡出一批敢死队一样的,十四亿人民,杀不完的,野草一样。甭担心,有的是法子。祖传的,俄罗斯私塾的,中国共产党发明的,与时俱进。至于细节,恐怕你那小脑袋无法承受,就甭费神。

今晚预演圆满结束。啥时来真的,中央台长时间没播老子的真身了。不成体统。@(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3年12月7日
    清晨被一声天杀的鸡叫声吵醒。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一丝丝模糊的意识慢慢浮出水平面:我是谁?我是这国家的主席?这大而无当的国家什么政策都不管用,人口就是怎么也减不了,边界的人民偷渡到邻国几年又跑回来,他们的地还荒在那,谁也没觉得少了谁。瘟疫洪水死多少人无所谓,多少人当炮灰更是无所谓,完全的无所谓的,这国家的人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要是不把他们结扎起来他们会不停地生,和牲口没两样。和贱价的粮食一样。
  • 2003年12月1日
    冬天来了,我恐怕这是我最后一个冬天。夜里立在穿衣镜前,有什么恍恍惚惚在身后晃,一股浊重的腥气喷在脖子根上。有双深邃的眼睛从镜子里望住我,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我那张铁青、陌生人一样的脸在幽暗的湖上晃,一股说不出的劲道朝下猛吸,把它卷入一轮深沉的漩涡。没有人知道,我恐惧到了极点。
  •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我们用血肉筑成的那座新的长城
    是谁把它大卸八块搬回家
    做惊愚饰智的摆设。拿回来
    那块我奉献上的骨头现在没有人
    需要它。尊重它。现在
    人们探手入我的血液,诱惑我
    廉价出卖。那座新的长城在哪里?
    它的砖下埋着我一截沉痛的耻骨
  • 中国已死,为了什么不名誉的原因却得不到一个庄严的葬礼。我们应该结集起来,像是抖擞起精神发起最后一次革命,一块儿走入深山去寻找千年的巨木,砍伐它们,打造一座举世无双的棺椁。然后让我们劳动起来,像一群懂得劳动真谛的伟大人民,把中国百足之虫的骨骸高高抬起来,轻轻地,温存地放入那座棺椁,送走它,像送走一个心脏跳止跳动的老人。
    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老人的心停止跳动了很久,很久了
  • 世纪末,鬼湖水一般的碧眼洒下了粟雨
    三足鸟立起身来扇下火的阴影
    一头红骡子背着火种,纵身跃入枯井
  • 所有欧罗巴悬岩上的古城堡
    所有欧罗巴玫瑰晨光中闪烁的十字架
    比不上一座跪在灰绿色田野里
    农人谦卑的瓦屋
  • 一个意大利人对我说了许多满溢欲望
    和生之喜悦的笑话,他的笑声饱满
    洪亮如青蓝色地中海岸的铜钟。然后他眨眨眼提醒我
    轮到我了。“我的同胞
    您想听听他们如何调侃生命
    和自己?让我告诉您一个笑话那是
    我的父母对我说过一遍又一遍的
    在遥远的童年的村庄
  • 把象形文字一队队列在宣纸上
    一营摇旗呐喊的兵
    文雅的中国皇帝挽起他柔软的袖子
    填补帝国版图虫蚀的部分
    离开了臣子后他最钟爱的游戏
  • 中国的皇帝是从天际传来的
    一道鹅黄封金的圣旨,由一头肥鹅送达
    无论你在帝国的哪个角落 万能的鹅
    会把你捕获,你将流放到瘴疠之地 写下
    惊世骇俗的杰作,客死他乡
    没有子嗣。一座木牢将嵌入你的肉体
    马驮著,众目睽睽下驶过国土
    一座移动的微型动物展览馆
    旅行的最佳方式。你自豪的父族的姓氏
    将在死后被更改,接近兽的血统
    为了报答你立下的汗马功劳
    朕将穿一根铁链入你的胫骨
    直到铁生銹,生根
    难道你还梦想更佳的奖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