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欣赏 渔家傲

任一仁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5日讯】
渔家傲﹒题玄真子图

张元干

钓笠披云青嶂绕,绿蓑细雨春江渺。
白鸟飞来风满棹。收纶了,渔童拍手樵青笑。
明月太虚同一照,浮家泛宅忘昏晓。
醉眼冷看城市闹。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

【作者简介】

张元干 (公元1091 – 约1170) 字仲宗,自号芦川居士、真隐山人。早年词风婉媚,南渡后词风豪放,为辛派词人之先驱。有《芦川词》、《芦川归来集》。

【字句浅释】

玄真子:唐代著名诗人张志和的道号。玄真子图:即张志和的画像。题解:这是一首题画像的词,艺术构思新颖,描绘了一位不求功名利禄、流连山水自然的渔翁形象。笠:用竹或草编成的尖顶圆帽,故有“竹笠”、“草笠”、“斗笠”等不同名称。嶂:直立象屏障的山峰。蓑:指蓑衣,用草或棕制成,披在身上防雨。渺:连接远方、不太看得分明的样子。白鸟:指白鹭,一种水鸟。收纶:收拢钓鱼的丝线(把钓到的鱼拉拢来)。渔童、樵青:唐肃宗曾经赐给张志和一奴一婢,张志和把他们配为夫妻,取名“渔童”、“樵青”。太虚:至清至空的地方,也指宇宙。浮家泛宅:指住在船上、以船为家。闲烦恼:没有多大关系的烦恼。

【全词串讲】

青山似屏障高入云,把烟雨迷濛的春江环抱。
头戴钓鱼笠、身穿绿蓑衣,渔翁在江上垂钓。
斜风细雨满船轻轻吹,从远处飞来了白鹭鸟。
渔翁把钓鱼的丝线收拢来,
眼看要抓到鱼儿了,渔童和樵青都拍手欢笑。
朗朗月光把小船笼罩,也把无涯的虚空照耀。
以船为家,浮泛江上,忘了是黄昏还是拂晓。
喝醉了,我便冷眼旁观地静对那城市的喧嚣。
在这烟波江上尽享晚年吧,
又有谁还能够,再惹起我过去那种闲烦闲恼!

【言外之意】

作者因为始终和遭到秦桧迫害的胡铨站在一起,因此也遭到秦桧迫害,四十来岁就挂冠归隐了。此词描绘的渔翁,形象丰满、洒然尘外,给人以一种美好的艺术享受。其成功并非来自外部形貌的相似,而是基于内部气质的相投。作者实际上是在描写自己的真性情,表现了自己潇洒出尘的飘逸情致。

对于喧嚣的红尘,能够冷眼旁观而不为其所动,这就是心已出尘的一个表征。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要身处绝境时才会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词中所写,或许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见的神游,而其中境界是自晋代大诗人陶渊明之后许多名人都曾向往、追求过的目标。
  • Pxhere
    古今中外,许多著名的贤哲或诗人都曾有过类似于神游八极、身临太虚的超常经历。其中一些人还受到仙人、神灵的馈赠
  • 虽然极力写隐居的闲适舒心,但末尾仍然露出英雄壮志难酬的怨愤,这是初入隐居生活的人常有的事。许多隐居者,包括作者在内,会在冷静地思考后从这种怨愤中跳出来,成为修炼人。
  • 古人诚信,能身体力行自己的信仰,甚至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后来的人便逐渐把信仰变成了口头禅,言行不一了;再后来,连口头禅都索性不要了,赤裸裸地没有信仰,也就没有了约束自己言行的美好原则。更可悲者,这种人一旦有了权力,便反过来把有信仰的人视为异己、滥施迫害,造出无数的人间悲剧来。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这不免使人生出对美好景物的爱怜,对逝去光阴的流连,希望美景的重现:夕阳再现为东升的旭日!花儿落去,无法挽留。但似曾相识的燕儿飞来,给人以安慰、减少一些哀愁。美好事物的消失,不是生活的尽头;或许只是,更美好事物即将到来的一个兆头,它将使未来的生活更有奔头。思索吧,反复地想一想吧,当你在人生的路上走来走去的时候。
  • 富贵本无心,
    何事故乡轻别?
    空使猿惊鹤怨,
    误薜萝秋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