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城

连载:新书《为你而来》【第五章(下)】

泽农‧多尔奈基
【字号】    
   标签: tags:

我望着峡谷底下的一些村庄,心想,那里是否有法轮功学员呢?

大约五个小时过去了,在中国举行的首次“袖珍”英语心得交流会成功结束了。剩下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面条幅挂在长城上,然后返回北京城。乔尔不断建议要找一个非常容易让人见到的地方悬挂,而我则建议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去挂。

“可是如果没人能见到的话,放在那里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乔尔说。
“会有人看到。”我说。
“可是泽……”
“我是不是仍然有恐惧心?”我问。
“是。”
我又一次感到泄气了,但是我记起了我们的“使命”:“要知道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我们不能因冒险而无法完成使命。”
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借口,乔尔只是笑了笑,走开了。
“嘿,泽,就挂在这里。”他在稍远处喊。

这又是一个显眼的地方,可能会让人看到。

我开始讨厌起自己来。作为法轮大法学员,我们修炼的是真、善、忍,这是最崇高的。那些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是高尚的。我是因为恐惧而退缩,还是以我内心中的尊严挺身而出呢?我按照乔尔的意思把条幅挂起来了。我为什么要害怕呢?我坚定地挂着,他不断地照相。挂好之后,我们开始往回走。我为能够征服恐惧向前迈出了一小步而心情舒畅。

往回走的路上,我不断打趣地说那些将士们在长城这么陡的阶梯上战斗,是多么不容易。我们仅仅是正常地上下行走都要非常小心,何况还要身穿盔甲手持武器。我们再次产生了一种敬意。接着,谈话变得有些严肃起来。我告诉乔尔当人们企图用茶水或者厕所来讹钱时,我是多么难过。真的让人难过,他们在使尽浑身解术来抠人们的腰包。当那名卖饺子和茶水的女士要我五十元钱的时候,我告诉她这是在偷我的钱,她笑着点头,然后拿走了我的钱。
我对乔尔说:“我无心跟她辩论,我为他们悲哀。”

“你不应该用感情来评判事物,”乔尔说,“当他们讹你时,他们对他们自己造成了更多的损害。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记起自己过去曾经偷过东西,乔尔的话是对的:“有得就有失。”

乔尔继续说:“如果你上当了,你就是在帮助他们伤害他们自己。你一定要坚定并保持尊严,提醒他们什么是对的。‘心一定要正’。”他引述《转法轮》中的话说。
我说:“对,谢谢你的提醒。”

此时,我们几乎走到了缆车站。我回头看看远处的条幅,几乎无法看清上面的字了。无论我们在的那个地方是多么的显眼,我们也显然是安全的。我意识到恐惧会让你的头脑多么不清醒。

我们没有乘缆车,而是去坐金属滑道,一个大铁杆架在两腿之间。服务员说:“向后拉可以刹车。”有意思的是,那里虽然没有多少人会说英文,但是当我飞速而下时,许多人都会用英文喊:“向后拉!”我感到有趣而轻松。只见乔尔的头发随风扬起,笑容满面地一路滑下来。

在我们走入市集区时,摆摊的人们开始朝我们喊起来,一拥而上。如果你不知道他们是在叫你买东西,你还以为他们是在朝你发火呢。乔尔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我的心开始痛楚起来,一个人立即抓住了我的弱点。她把我拉过去,推进她的摊位。这是一名矮个子老妇,我无心抵抗。她不断对我微笑,但是每次我想走开,她都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揪回她的摊位。她不断喊着数字,那个数字越来越小。我只想给她些钱,结束她的痛苦。我可以看出欲望控制了可怜的她,以至于她几乎忘记了我是一个人。但是经过与乔尔交谈,我知道施舍钱也是不对的。我终于挣脱出来,结果是更多的小贩围了上来。最奇怪的是,他们的摊位上摆的几乎都是同样的东西。他们不在乎我是否想要任何东西,他们就是想要我的钱。当我最终摆脱出来之后,他们的脸上失去了笑容,几个人甚至生气地对我喊着什么。

看到人们如此迷失了自己,我的心沉重起来。人们说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然而这两者都会追求他们所认为的万能的金钱。也许不是每一个人都在追求,但追求的人也确实为数不少。实际上金钱绝非万能,它只能够操纵人们的弱点。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感到真正万能的力量来自于善,来自于驱除让我们滋长弱点的东西,而代之以金刚不动的真善忍力量。我就是想告诉他们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可以使他们的生活更有意义。@(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短短几个小时后,我就被掌上电脑里的定时钟吵醒,今天可不是睡懒觉的日子,我强压睡意,挣扎著下了床,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 天安门广场很安静,游客们漫步说笑着。孩子们在放风筝,还有人在踢球,或欢快地四周跑着。他们看来很快乐,但我也禁不住为他们感到难过,因为他们的笑声转瞬即逝。由于他们国家当权者的邪恶,使得法轮大法的神奇对他们来说还都是一个谜。他们浑然不知他们心爱的国家正在经历著一场劫难。
  • 机长:“我们很快就要到达北京了,如果你从左面窗口俯瞰,就可以看到中国的长城。”每一个人都在嘟囔,“那层雾是什么呀?”我放眼望下去,看到北京出了名的可怕的沙尘烟雾,像一顶灰色的大帐篷一样笼罩着北京城。我从来没有想到它真的像每一个人说的那么糟糕。
  • 飞机在温哥华冲向云霄时,我从小小的飞机窗口俯瞰著海洋的波涛,落矶山脉变得越来越小,浮云越来越大。我在座位上坐好,感到在生活的众多伟大事物中我是那么渺小。生活是如此的伟大、无限,而我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是多么荣幸。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我直视前面的椅子,坚定地对自己说:“我要去中国的首都,给中国人带去这样的信息──整个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 机长的声音传来:“好了,看来我们已经解决问题了,十分钟内我们将会进入跑道。”
    当飞机进入跑道时,我靠在椅背上,回忆起我在香港度过的时光。对我而言,那一切是如此不可思议:当我们举著写有“真善忍”字样的横幅,穿越街头巷尾游行时,中国正在以“危害社会”的理由,迫害法轮大法。
  • 我睁开眼睛,觉得刚才并没有入睡。我听说人们在濒临死亡时,会看到他们生活的过去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我也是处于濒死状态吗?这也不像是闪现,有点不寻常的感觉。我疑惑,我在做什么?我怎么到这里的?一种紧张的情绪又控制了我。然后,我的回忆被机上广播中传来的机长的声音打断。
  • 为了不引起中国对乔尔的注意,我们决定各自去中国,因为我们接触越少,乔尔不暴露身份地离开广场的可能性就会越大。但我们觉得搭同一辆计程车到多伦多的皮尔森国际机场不会有什么问题。
  • 亲爱的全体中国朋友:
    我将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西人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展开一面写着“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多数人将在那儿打坐,几个人举起横幅。
  • 1月24日,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继1月17日,18日在纽约首次登台之后,又一次受新唐人电视台邀请在首届全球春节晚会法国巴黎分会场演出,地点是巴黎的高贵典雅的加沃音乐厅。
  • 问:可否再具体一点说一说,到底是什么可以把一些很难改变的不好思想或习惯改变过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