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两会期 北京严禁上访申诉请愿

各省加强监控 上海公安采用黑社会手段抓人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0日讯】(大纪元时报记者张扬/整理报导)三月初北京寒意未消,路上行人缩着脖子,瑟瑟急行。但是,北京与来自各省的公安却是车水马龙、人员杂沓。原来,他们要去围捕攻入北京城门的上访(申诉、请愿)大军。这是两会前夕迄今一再加演的戏码。

“两会”是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全国政治协商会议。这“两会”分别在三月三日与五日召开第十届第二次会议。会议前夕,北京警方已开始加强安全保卫工作,提出五个“确保”,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与上访请愿者。五个确保包括确保高官与两会代表的安全、确保不发生枪击爆炸、确保阻止上访大军等等。

上海公安勾结黑帮抓人

根据有关方面部署,除了天安门警备森严外,中央更要求地方在交通据点盘查、严密阻绝人员赴京上访,否则,该地官员要记过处分。为此,各省市公安无不加强监控,并及时派遣公安人员赴京押回上访者。

上海这个国际城市,建设进步,但控制也最严厉。上海人权律师郑恩宠因帮拆迁户打官司,被判刑三年入狱,他的太太蒋美丽誓言帮她先生与拆迁户讨回公道,数次赴京上访。结果蒋美丽也在两会前夕,被追捕至北京的上海公安拘禁,连夜逮回。

把为拆迁户维权的律师郑恩宠关进牢里,引起外界多人为此冤案奔走;家住香港的沈婷是其中之一。沈婷父母在上海的房屋也被强行拆掉,她为此也是数度上京申诉。最近换来了公安采用黑社会手段抓她母亲并威胁杀人。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由知情人士处得知,三月五日晚上,十一个男女包括穿制度的警察,撬开沈母借住的友人家铁门,冲进去将沈母莫珠洁扭押上一辆警车(车号被记下来是“沪○三五九”)。沈婷和蒋美丽等人听到消息后,四处向上海警方打听要求放人,均不得要领。直到凌晨十二时多,这伙人才将莫珠洁丢在上海南码头,驾车扬长而去。

莫珠洁回来说,这帮人把她押进车上后,用塑胶袋套住她的头,说:“莫珠洁,今天要你死,叫你女儿找不到死尸。你不要以为上海没有黑社会,现在是正当的黑社会。你要向政府拿房,现在就给你颜色看。”沈婷对此痛心疾首,表示:“上海政府勾结黑社会,行径已经疯狂之极。”上海公安目的为啥?是为了保住乌纱帽,阻止他们在“两会”期间赴京上访。

律师同农民北京大逃亡

还有一个简直像侦探小说的情节,也发生在两会前夕。

北大法律系毕业、曾任国务院法律秘书,现任《中国法制》副主编与法律事务所副主任的俞梅荪,因缘际会认识了一批进京上访的河北唐山市农民。这些农民是在一九九二至一九九七年间,因国家建设水利枢纽工程河北省桃林口水库,被迫迁入唐山市六县区农村的二万三千移民。按国家规定,政府应补助他们六千多万元,却一直未能落实,致生活贫困,且每下愈况。他们为维权而上访八年,不仅问题没有解决,还屡遭警察毒打、拘留、劳教及劳改等等。

万般无奈下,唐山市六县区二万三千移民的三十位代表,在年初六(元月廿七日)聚会学习了党的十六大精神和宪法,邀俞梅荪列席,会后提出“要求罢免唐山市委书记张和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河北省人大代表资格的动议”(张和就是贪污补助款的人)。俞出于法律人的专业,帮他们修改文字。

当六县区一百五十二个乡镇的三百名自愿者,趁夜深入穷乡僻壤收集连署到万人以上的签名后,因人多势众,走漏风声,被一些干部觉察,受到监视。为防签名材料失落,移民代表提前携带文件,于二月廿六、廿七日连夜赶赴北京。这时,开往北京的汽车、火车都有警察严密盘查,他们有的绕道天津、塘沽转而奔赴北京。

当公安发现移民代表出走,转赴代表家中查问、蹲守、提讯家属,并对移民全面监控,严防再有人出走。六县区再出动三级干部和大批警察,开着数十辆各种车辆,向北京追捕。

廿九日,除了两位到俞家讨论材料的代表外,余均被捕押回唐山。公安寻线追到俞梅荪住处,于是,俞梅荪连同两个移民代表展开逃亡。

逃亡期间,俞梅荪一边准备材料送给在人大工作的朋友,一边四处求救,但亲友多不敢接济。最后是一位曾因反贪官而坐牢四年的朋友收容,躲在一个仓库里。后又因取暖,差点煤气中毒丧命。

三月七日“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www.soundofhope.com)的记者透过关系,找到俞梅荪与农民代表张友仁。俞梅荪表示,他们对胡温新政权抱存希望,才把“万民书”呈上人大,做为化解社会矛盾的一个出路,以避免爆发农民革命,没想到会被警察追捕。现在警察维护的不是国家政权而是贪官污吏的恶行。

俞梅荪是把这个“万民书”当成开创百年近代史先河的事在做。他说:“我的历史使命完成了,即使被抓到,我也义无反顾、死而无憾了。”

移民代表张友仁的情况更为险峻。他是移民代表的召集人,如果中央没有采纳“万民书”而罢免贪官,张友仁回唐山后,恐会受地方恶势力更严重的报复。

张友仁给家里打电话,家里房子已经被警车包围。整个唐山二万三千移民家家都有警察把守,严防两会期间任何移民外出上访。他说:“北京一边开大会宣扬民主法制,可是我们现在正被追捕,这怎么解释呢?”

对这场苦难,张友仁用当前唐山民谣的前两句,做了一个打油诗:“从前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无法无天扰京城,竹篮打水一场空。”──转自台湾大纪元时报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3-10 10: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