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数──上天空中谕显贵

作者:史然 整理

无名氏画山水 册 双鹿。(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527
【字号】    
   标签: tags: ,

吴少诚(?-810年1月6日)在唐德宗时曾官拜节度使。他在贫贱时曾被征去当兵,后来逃跑去了上蔡,饥寒交迫只好向同侪求乞。

上蔡县有几个猎人在山中打了一头鹿,根据当地的风俗,凡是打到大野兽,要将内脏下水祭山神。祭过山神后猎人们刚要吃鹿肉。突然听到天空中有人说:“等吴尚书!”众人惊骇,便停止了吃肉。

过了很长时间,猎人们又要吃。又听到天空中说:“尚书很快就到了,为什么不等等?”一会儿,携带着个小包袱像做苦工的吴少诚路过这里,看到猎人,拱拱手坐了下来。猎人们问他姓名,得知姓吴,众人大吃一惊。吃完鹿肉,猎人们起身祝贺他说:“您很快就要显贵了,希望能记住我们的姓名。”然后向他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吴少诚说:“我是个军中的逃兵,侥幸没有被抓获,能够当一个兵丁就满足了,哪能有什么富贵之事。”说完,大笑着同猎人们握手告别。

数年后,吴少诚果然成为节度使兼兵部尚书。他派人找到当初请他吃鹿肉的猎人,并送给每个人不少钱财。

清黄钺画乐郊庆岁 册 平原小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注:

吴少诚,贫贱时为官健,逃去,至上蔡,冻馁,求丐于侪辈。上蔡县猎师数人,于中山得鹿。本法获巨兽者,先取其腑脏祭山神,祭毕,猎人方欲聚食。忽闻空中有言曰:“待吴尚书。”众人惊骇,遂止。良久欲食,又闻曰:“尚书即到,何不且住。”逡巡,又一人是脚力,携小袱过,见猎者,揖而坐。问之姓吴,众皆惊。食毕,猎人起贺曰:“公即当贵,幸记某等姓名。”具述本末,少诚曰:“某辈军健儿,茍免擒获,效一卒之用则足矣,安有富贵之事?”大笑执别而去。后数年为节度使,兼工部尚书。使人求猎者,皆厚以钱帛赍之。(出《续定命录》)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盗贼出来告诉他:“请将军不要惊惧,我是奉命来刺杀你的。但是得知将军为人公正耿直,不忍心出手相刺。”说完还剑于鞘内转身离去。
  • 孝叔的妻子整理他的遗物,发现老翁留下的书,似乎还有半卷没有翻看过。因此而感叹:“神仙的话也有不准的时候,书还没看完,人已亡了。”于是翻开书卷,看见后半部只有几幅空白纸,其中一页上面画着一条盘在镜子上的蛇。
  • 贾正经,黔中人,娶妻陶氏,颇佳。清明上坟,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风当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沥酒祝曰:“仓卒无以为献,一尊浊酒,毋嫌不洁。”祭毕,然后登墓拜扫而归。
  • 唐朝江西观察使韦丹,年近四十科举不中。曾骑着跛驴到洛阳中桥。正好看见有个打渔人捉到一只大鼋,有几尺长,放在桥上,那只鼋只有微弱的喘息呼吸,快要死了。很多人围观,要买了回去做菜吃,唯独韦丹怜悯它。问渔人鼋值多少钱。渔人说:“给我二千钱我就卖给你。”当时天气寒冷,韦丹只有随身的衣裤,没有什么可当的。于是他就用骑的驴换了那只鼋,得到以后马上就放生了。
  • 素娥说:“我不是别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天派来的。也是要我用言语迷荡你的心志,要兴李唐天下。如今,仁杰是当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见他。我曾经做过你的仆妾,哪敢无情!希望你好好对待狄仁杰,不要萌生别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没有传人了。”
  • 利州南门外是个商贾交易的场所。一天早上,有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来到稠密的人群中卖葫芦苗。嘴里喊著:“一二年间,甚有用处。每棵苗只结一只葫芦。藤蔓盘在地上就成,不用搭架子。”一边喊一边用白土在地上画样子示人,葫芦的模样特别大。
  • 于涛是唐宣宗时宰相于琮的侄儿。于琮南迁,途经平望驿站就停下休息。拴好船,进了驿馆,正准备吃饭时,有一个老叟自门而进,迳直走到厅侧小阁子,来到于涛呆的地方。老叟的到来,让驿站的官吏认为他是跟随相国而来的,就没有询问他;而相国认为他是驿站中的人,也没有询问他。
  • (shown)醒来后,他只记得书中的一句话:“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
  • (shown)世间上的大事,冥冥之中皆有定数。历史上的大事也只是按照事先的安排发生进行的。唐末的“黄巢之乱”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 (shown)房考官张某读不懂周力堂的文章,大怒,就把它放到不能录取的卷子堆里......
评论